首页 > 资讯 >

嫡女无双惹火弃妃太抢手

第20章 能不能保得住

发表时间:2020-06-02 11:40:31

果不其然,一听二妹妹这三个字,顾烨的神色立刻就略有和缓了。啧啧,朱砂痣果真是好用。“殿下,妾身饿了,还没有用晚膳呢,昨日殿下陪妾身用晚膳好吗,您看皇叔也在呢。”沈艺彤挽上顾烨的手,一副要借着顾明渊的名义非要留在一同用饭的样子。当着顾明渊的面啧啧,朱砂痣果然是好用。。


推荐指数:★★★★★
>>《嫡女无双惹火弃妃太抢手》在线阅读>>

《第20章 能不能保得住》精选:

果不其然,一听二妹妹这三个字,顾烨的神色立即就有所缓和了。

啧啧,朱砂痣果然是好用。

“殿下,妾身饿了,还没用晚膳呢,今日殿下陪妾身用晚膳好吗,您看皇叔也在呢。”沈艺彤挽上顾烨的手,一副要借着顾明渊的名义硬要留下来一起用膳的样子。

当着顾明渊的面被她缠住手臂,顾烨的脸色当即一黑。

顾明渊看着倒是觉得有趣,从沈艺彤之前他看到的种种来看,她对顾烨并没有什么情谊,也不似外面说的和调查出来的那般对顾烨满心满眼,更不是一个刁蛮草包,相反,聪明的很。

她更相似故意利用这一切,利用自己的草包身份,利用外界的传言,利用顾烨的厌恶,她这般做究竟为了什么,顾明渊很好奇。

明明一个如此鬼灵精的人为何甘心这么多年做草包?

“行了,莫在皇叔面前丢人。”顾烨可不知道那么多,见沈艺彤越缠越紧,恶心至极的甩开她的手。“本殿已经用过膳了,皇叔来是要与本殿谈事的,你且回你院子里去。”

“殿下,我……”沈艺彤怕不真实的故作不甘的要继续,还没抬起手顾烨就眸色一冷,低沉怒道:“本殿的话你听不明白吗?”

“知晓了,妾身回院就是了!”沈艺彤负气的转身愤愤的往里院走。

不必看,顾明渊都知道,她在笑,而且笑得高兴,似乎她很喜欢恶心顾烨。

“皇叔这样盯着我的皇子妃怕是不好吧?”看着顾明渊的视线一直看着沈艺彤,顾烨顿时不悦来。

“怎么?老四你认她是你的皇子妃?本王以为她不过就是一个摆设罢了。”顾明渊露出好奇之色,但眼里却都是耻笑和挑衅。

顾明渊这明显是在刺他的痛处,可话却又是无错的,只能是一双手紧握,咬了咬牙咽下去道:“到底是父皇御赐的,哪里能只是摆设,何况皇叔今日来也不会只是为了同我说这一句话吧。”

“怎么会呢,毕竟和老四你三年不见了,本王想念你,所以今日来找你叙叙旧。”顾明渊把叙叙旧三个字说得绵长而颇具深意,原本温暖的眸色骤然变冷,迈步就往主堂走。

“殿下。”顾烨身边的人担忧的轻唤一声。

顾烨的眉头紧蹙,但随后又放开了来,冷笑道:“他这才回来,又敢将我如何。”

冷哼一声,顾烨转身就跟着走入主堂。

一瞬间,天彻底黑了下来。

……

前院里气氛紧张,后院里沈艺彤却是吃饱喝足后舒心畅快。

靠在软塌的酥软枕头上,懒懒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自己撑得滚圆的肚子,感受活着真好的深刻真理。

“小姐,一会厨房的人要来收餐盘,您看要不要把碎银子打发点出去,或者奴婢去一趟厨房通通那总管和厨娘的关系,日后好有事通知小姐您。”绿荷给沈艺彤端上一杯热茶,思虑着询问。

“为何要花冤枉钱,你家小姐我的钱也不是风吹来的。”

“可是小姐不是说要用这些银子打通府里的关系,日后才好……”

不等绿荷说完,沈艺彤就哭笑不得的打断:“你这傻丫头,那鬼话你也信啊,不过是找个借口拿回我的钱罢了,打通这府里的人,别说是五千两了,就是五万他们都吞下去不给你办事,这府是四皇子府,可不是丞相府。”

沈艺彤可不是傻子,虽然这人脉是很重要的东西,但是明知道肉包子打狗还去打不是脑子有坑嘛,顾烨厌恶她至极,这府上的人哪一个不知道,钱和命比起来,命更加重要,谁会为了她这点钱得罪顾烨。

“可是小姐,您不这般做的话,夫人和二小姐那边能交代过去吗?”

“有什么好交代的,钱已经在我手上了。”钱已经进了她的口袋了,还需要和那母女二人交代什么,何况那母女二人如此博贤名难道还会因为这点就和她闹开吗,只能哑巴吃黄连。

拿了原主的钱,她也替她出一口气。

看着沈艺彤这奸诈得像那些外面唯利是图的奸商的样子,绿荷觉得陌生至极,但是眼前的人却又是自家小姐。

瞧着绿荷不解,沈艺彤笑问:“怎么,觉得你家小姐我又不一样了?”

“是有点,奴婢没见过小姐这样过。”绿荷老实回答,心里有些不踏实。

“傻丫头,都跟你说过了,这人总归是要长大的,我被那一鞭子打过后,也算长大了不少,所以你要明白,这是好事,还有,不论我如何变,我都是你家小姐,也不会亏待你半分,你啊,就等着跟着你家小姐我日后吃香喝辣吧。”

沈艺彤说的都是真心话,这个绿荷虽然傻乎乎的却是真心为她好,见过了太多精明的,她更喜欢这种一根筋的。

“嗯,奴婢明白了,小姐不管如何都是小姐。”绿荷倒也是认同,在她看来,不管如何她都要效忠她家小姐,而且小姐精明了也是好事。

主仆之间对视笑得开心的时候,露芝从外面走了回来。

沈艺彤立即收敛的笑容,低声问:“怎么样了,可打听到什么了?”

“回禀小姐,明王武功太高,奴婢不敢靠得太近,何况府中还有众多侍卫,只是知晓似乎不是很愉快,明王走后殿下在书房里大发了一顿脾气,砸了不少古玩字画。”

“这么严重?”沈艺彤倒是没想到会这样,顾明渊要来还以为这叔侄二人的关系不错,但看现在的情况似乎有点偏差。“露芝,你在花影楼应该只晓得事比较多,你可知晓明王和殿下之间关系如何?”

“明王和殿下是死敌。”

露芝轻描淡写的回答,沈艺彤却好像被一道闪电迎头劈中,整个人被劈得外焦里嫩,心头暗想,她又惹上事了。

“仔细说来,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事到如今沈艺彤只能期盼着不要结果太坏。

“皇上年事已高,太子之位空悬多年,四殿下最是得宠,相比起所有皇子来最有可能被封为太子,顺理成章的登基为帝,但明王一直也是野心颇大,而是明王手握重兵,朝中权势不小,听说很多大臣都支撑明王继位,一直压制着四殿下。

四殿下和明王是敌对双方,关系一直不好,三年前,听传闻说是四殿下暗中操作,让明王不得不去镇守边境,如今明王回来,必然是要找四殿下算账的。”

听到这里,沈艺彤最后的一丝希望都落地了。

光是前面,那还好,不过就是对敌,若是顾烨心胸好点,或者懒得理她,这事也就没什么。

可后面,这事可就麻烦了。

顾烨害顾明渊一去三年,如今摆明了是回来算账的,而且既然他回来了,肯定对皇位就更加的势在必得,两个人的关系就更是针尖对麦芒,一触即发。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和顾明渊坐一辆马车,把他大摇大摆的请进了府。

权利的漩涡,一旦沾染上一点点那就是难以脱身了,而且回想起来,顾明渊那颇有深意的笑也许就在这里,故意如此做,让她和他染上关系,虽然内里没有什么,但只要用点手段,很容易就有关系。

作为顾烨的皇子妃和顾明渊有关系,而且同乘一辆马车,传言一起,她恐怕就要被推上风口浪尖了,而别说是顾烨,就是这事落到她头上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除掉引起风波的人,而且顾烨本来就想要除掉她。

这一次,那个未知的保护符也不知晓能不能保得住啊。

嫡女无双惹火弃妃太抢手
嫡女无双惹火弃妃太抢手
花了二十年时间好不容易坐到了沈氏的舵手人,位子都还没坐热就被人给谋害了。亏!巨亏!一一眨眼,成了草包嫡女,还被自己的丈夫被人嫌弃,小妾被欺负,白莲花妹妹谋算。你被人嫌弃我,我还看不上你;你被欺负我,我便十倍还你;白莲花?当演员我也会。很复杂的男女关系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