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魅花纪

做手术

发表时间:2021-10-14 18:13:57

郭灵凌站站起身,地说:“不需要谢,你们是为国家奋勇杀敌,我们应向你去学习。”郭灵凌随即找到了伤兵营主要负责人,伤兵营主要负责人是一名年迈的郎中,他在军营当郎中当了很几年,药物治疗各种创伤十分有方法,郭灵凌也在他那儿学到什么一些药物治疗伤口的方法。郭灵凌明白那个郎中姓黄,那郭灵凌随后找到伤兵营负责人,伤兵营负责人是一名年老的郎中,他在军营当郎中当了很几年,治疗各种创伤非常有方法,郭灵凌也在他那儿学到一些治疗伤口的方法。。


推荐指数:★★★★★
>>《魅花纪》在线阅读>>

《做手术》精选:

郭灵凌站起身,说道:“不用谢,你们是为国家杀敌,我们应向你学习。”

郭灵凌随后找到伤兵营负责人,伤兵营负责人是一名年老的郎中,他在军营当郎中当了很几年,治疗各种创伤非常有方法,郭灵凌也在他那儿学到一些治疗伤口的方法。

郭灵凌知道那个郎中姓黄,那个姓黄的郎中穿着黄色长袍,正在用开水泡着手术用的刀,姓黄的郎中看到郭离上来了,满脸堆笑说道:“你是过来帮忙的,这儿正缺人。现在伤患太多,忙都忙不过来,我每天都要工作十七八小时才忙完,真累。”

郭灵凌说:“现在是打仗时期,不同于以往。”

郭灵凌接着说道:“我带了一批儒生过来帮忙。请问怎么安排。”

那个姓黄的郎中看了身后的儒生一眼,说:“你按排几个人去厨房工作,帮忙清洗和煮棉布,棉布煮好,帮忙烘干,准备下次用。”

“做好消毒工作是重中之重。你带着他们去吧。”

郭灵凌于是挑选了几个人到了厨房,来到厨房一看,厨房很大,里面有灶台,厨房中间很多棉布,棉布上全是血液,一个大木盆里也全是血水,灶堂里只有一个阿姨在生火,锅里烧着水。

郭灵凌对阿姨说:“阿姨,你好,我带人来帮你忙来了。”

那个阿姨姓张,看到郭灵凌来了,说:“没有想到是灵凌过来了,我这二天骨头忙散了,晚上也是睡三个钟,你们来正好,我教你们怎么做。学会了,我去休息一会儿,真的太累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我这身老骨头便要累死。”

郭灵凌留了几个人在那儿,几个男儒生,一个女儒生安娜也留在那儿。

张阿姨打开厨房的后门,把一桶血水,倒在外面,血腥味扑鼻,很多人受不了,安娜简直又要吐了,郭灵凌咐咐一个强壮的男儒生,到灶堂生火,本来是想叫安娜去洗沾染了鲜血的棉布,怕她受不了,便吩咐她在一旁看着那个男儒生生火,防止火熄灭。

郭灵凌又吩咐三个男儒生洗棉布,那些男儒生看到棉布上全是浓浓的血液受不了。

郭灵凌看到那些男儒生这么小胆,便挽起袖子,露出雪白的手臂,她把满是鲜血的棉布丢在木盆里。

郭灵凌又用葫芦做的瓢,舀了二三瓢温热的水倒进木盆里,又是一盆血水,血腥味扑鼻,郭灵凌把一双雪白的手伸进血水里,拿起棉布,认真搓洗起来,郭灵凌说道:“这个你们不要怕,是那些战士的热血,他们在前线热血,我们在这儿却这么小胆,还怕他们身上流的鲜血。对得起他们吗?”

张阿姨看着灵凌勇敢在洗染过血的棉布,对那三个男儒生说:“就是,我们灵凌就是勇敢,瞧你们是不是男子汉,连点血液都怕。”

三个男儒生低下了头,想想自己读过多少圣贤书,现在感觉到耳根通红,他们三人于是蹲下来,一起洗着棉布,再也不怕血水。郭离把洗好的棉布放在开水锅里煮。

把煮好的棉衣,用一双长筷子捞起来,吩咐另外四个男生把手洗干净,拿着棉布,到厨房边已经生了一堆炭火里面把棉布烘干。

郭灵凌安排好厨房的一切,便来到外边,黄郎中拿着带血的手术刀拿在开水中,说:“灵凌厨房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吗?”

“嗯,好了。现在还有这么多人怎么安排。”

“你把带来的姑娘安排搞后勤,给病人倒倒水,喂几口饭菜给伤员,防止伤员身体缺少营养而死。剩下的人交给李师傅,他负责搬运伤员,抬出尸体。”

郭灵凌把剩下的男儒生交给李师傅,乔飞雨转过身对她说:“灵凌,我要和你在一起。”

郭灵凌说道:“如果你不想去搬运伤员,抬出尸体,别的儒生也不会干。你带好头。”郭灵凌说着,朝他笑了笑。

乔飞雨一看郭灵凌笑了笑,感觉美人一笑倾城,二笑倾国。周围的男儒生也感觉到郭灵凌美艳不可方物,有个男儒生对乔飞雨说道:“哥们,好好努力,如果你能娶到她,艳福非浅呀。”

乔飞雨说道:“嗯,我会加油的。”说着和李师傅一起去搬运伤员去了。

郭灵凌回到姓黄的郎中跟前。

姓黄的郎中对她说:“你跟我来,你帮我一起做手术,你以前也在我这儿学过一些本领。”那个姓黄的郎中说道。

“好,我帮助你,也能多救几个伤员。这儿有几个郎中?”

“十个,他们都在外面做手术。”

“这是黄色的马大褂,你穿在身上,防止伤员的血液溅到你身上。”姓黄的郎中拿着一件黄色的马大褂给了郭灵凌。

郭灵凌穿上去,拿着手术用的器材,跟穿着姓黄的郎中,来到一个伤兵那儿,那个士兵疼得呻吟起来,姓黄的郎中把他脚上的白布掀开,发现他的脚肚处有一棉布缠着,鲜血浸湿了整个棉布,郭灵凌在他膝关节处绑了一个棉带,姓黄的郎中打开棉布一看,伤口深达二寸多,里面沾着沙土,郭灵凌拿着酒,清洗伤口,那个士兵只是呻呤,没有喊痛,只是疼得掉下了眼泪。

郭灵凌轻洗完伤口,姓黄的医生已经穿好了棉线,郭灵凌用手压住士兵的脚,不让他动弹,郭灵凌对他说:“忍住痛,马上就好了。”

那个士兵感到一丝温暖传到脑袋里,发现受伤过后,还有人关心他,热泪掉了下来。

郭灵凌安慰他说:“你的伤完全能治好,只要坚持休养。”

郭灵凌说着拿了一锭银子给了那个士兵,“这个拿走,以后买点补品吃一下。”

郭灵凌把银子放在那个士兵的手里,那个士兵含泪接下。

姓黄的郎中把那个伤兵的伤口缝好了,郭灵凌帮他缠好棉布,

姓黄的郎中说道:“不要多活动,记得休息。”然后和郭灵凌离开又去给别的伤员做手术。

郭灵凌帮忙又做了几例手术,又是累得腰酸背痛,郭灵凌瞧一下自己穿的黄色马大褂面前已经变成红色了。

姓黄的医生做完手术,离开了。郭灵凌转了一圈,发现角落里有个男的嘴里迷糊不清在说些什么,郭灵凌去看了一下,吓得一跳。

魅花纪
魅花纪
本文男主出身贫寒于名门,不愿当皇妃,手拿花神剑,会花属性武功,牵头正道,彻底消灭魔神,妖神,瘟神,其中迂回着父女的爱,母女的爱。很值得一看,谢谢您。人族在上古苍天大帝带领下,把妖魔赶到很远的荒凉地方,苍天大帝赶走了妖魔,然后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