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魅花纪

郭灵凌照顾伤兵

发表时间:2021-10-14 18:13:58

郭灵凌意外发现那个人半张脸脸皮掉下一边,半边脸起着浓泡,眼睛更突出,另一半脸是好的,虽然是黑的,被染了炭灰。那个伤员奄奄一息,口里说着含糊不清的话,郭灵凌心说那个伤员缺水严重。郭灵凌明白现在的也不是自己未知的恐惧的时候,生命低于一切。郭灵凌对在另外一个病床闲聊那个伤员奄奄一息,口里说着含糊不清的话,郭灵凌心想那个伤员缺水。。


推荐指数:★★★★★
>>《魅花纪》在线阅读>>

《郭灵凌照顾伤兵》精选:

郭灵凌发现那个人半张脸脸皮掉落一边,半边脸起着浓泡,眼睛突出,另一半脸是好的,但是是黑的,染上了炭灰。

那个伤员奄奄一息,口里说着含糊不清的话,郭灵凌心想那个伤员缺水。

郭灵凌知道现在不是自己恐惧的时候,生命高于一切。

郭灵凌对在另外一个病床聊天的两个女儒生说:“欣欣、秀兰你们在这儿聊天,那儿有病人为什么不喂水给他喝。”

一个长得白净的女儒生是欣欣,她有点恐惧说:“那个人伤成这个样子,我哪儿敢喂水。”

一个穿着浅蓝色薄纱,里面淡蓝色绣着小花的裙子垂到脚跟,那个姑娘叫秀兰,秀兰说道:“如果喂水给他喝,我晚上会吃不下去饭。”

郭灵凌说:“你们俩照顾其他病员,我来喂他水喝。”

“是,尊命。”两人同时说道。

两人笑了出来,郭灵凌不能笑,因为这是伤兵营,士兵正在承受伤痛的折磨之中。

郭灵凌步伐很快,因为对于伤兵来说时间等于生命。

很快,郭灵凌从伤员营里头一个桌子上,拿着水壶,找来一个干干净净的碗和一个干干净净的汤匙。

郭灵凌急匆匆走到那个伤兵床跟前,伤兵那儿有一股难闻的血腥味,床上还有其他一些难闻的气味。

气味扑鼻,郭灵凌忍不住要吐了出来。郭灵凌心想受到重伤的伤兵真的很可怜,没有人照顾。就任他们自生自灭。

郭灵凌强忍难闻的气味,坐在伤兵床边,郭灵凌用枕头把那个伤兵头垫高一些。伤兵脸皮掉在枕头上,一半连接在脸上。

郭灵凌拿着水壶,把水倒入碗里,用嘴吹了吹。因为水壶里的水温度很高。

郭灵凌强行扳开伤兵的嘴,用汤匙舀了点水送入伤兵的口。

那个伤兵吞下水,干渴之感有所好转。郭灵凌又喂了一口水给伤兵。郭灵凌发觉照顾伤兵和严重的病人需要有耐心。

喂了三四口水,伤兵竟悠悠醒来。他睁开眼,用了很大力气说道:“郭灵凌是你。”

郭灵凌很奇怪他怎么认识自己,于是问道:“你认识我。”

“是,你以前经常来兵营玩,我就经常看到你,我是你父亲手下的卫士,所以经常看到你。”那个伤兵说话的时候很吃力。

“那请问你叫什么名字。”郭灵凌把耳朵凑近伤兵的嘴巴。

“单阳。”那个士兵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其实你经常来玩,我已经很喜欢你,并且暗恋你很久。”单阳显得很激动,说话咳嗽起来。

“只是你是将军之女,高高在上,而我只是个小兵,我不敢说。我的生命不多了,所以我便勇敢说出来。”

“你休息一下,不要说,一切都会好起来。”郭灵凌安慰道。

“不可能了,我知道我时日不多了,在死前能遇到你我十分开心。”单阳说完,瞳孔发散。

郭灵凌掀开被子一角,发现里面全是血,郭灵凌连忙去叫黄郎中过来。

黄郎中和郭灵凌一起过来了,黄郎中摇了摇头,说道:“像这种重伤的病人不是你和我能救得活的。”

黄郎中说完就走了,郭灵凌趴在单阳的尸体上哭道:“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给我活过来,活过来我给你机会。”

郭灵凌感到单阳的身体越来越冷,手也垂下去了。郭灵凌握住他的手。哭道:“为什么爱我疼我的人会死掉,为什么?苍天不公呀。”

郭灵凌的哭声也不能挽回死神的脚步,死神已经把单阳带走了,永远也不能活过来。

这时,来二三个抬尸体的人,把郭灵凌扶到一边。把尸体抬走。

郭灵凌眼泪一直在掉。很多伤兵也很感动,想到自己的命运,也掉下了眼泪。

郭灵凌又接着照顾伤员,郭灵凌发觉进来的伤员越来越少。

郭灵凌清楚战争越来越激烈,从战场上抬伤员到伤兵营的人根本不敢靠近战场。所以伤员越来越少。

郭灵凌担心他父亲危险,所以她要上战场看一下父亲。

郭灵凌叫来所有儒生来到伤兵营外边,郭灵凌说道:“谢谢大家帮忙,再过一个小时太阳下山了。你们回去吧。”

很多儒生忙了一个下午,感到很累,乔飞雨说道:“灵凌,你不回去吗?”

“我要等我的父亲,你们先回吧。”

柳雪走过来,握住郭灵凌雪白的双手,说道:“灵凌保重,那我们走了。”

郭灵凌摆了摆手,说:“保重,明天记得早点起来等我。”

“一定。”说着柳雪和众儒生走了。

郭灵凌看到乔飞雨没有走,郭灵凌说道:“你怎么还不走。”

“我要跟你一起。”乔飞雨说道。

“可是你跟我一起太危险,你还是回去了。”

“只要有你在身边,便不觉得危险。”

“我要到战场上,找我父亲,很危险的。”郭灵凌是要乔飞雨留下来,毕竟上城楼是很危险的。

“灵凌,你一个人上战场,我不放心,还是让我保护你吧。”乔飞雨说道。

郭灵凌感到一股暖流传到脑袋去了,她也非常感激乔飞雨这个时候帮助她。

郭灵凌知道城楼位置。就带着乔飞雨一路奔走,乔飞雨在路上,闻到郭灵凌身上传过来的香气,觉得非常好闻。

乔飞雨恨不得一辈子就和郭灵凌这样走下去,一辈子就这样走下去。但这也是不可能的事。因为现实太无情了。

郭灵凌和乔飞雨累得气喘吁吁,走到离城楼还有二百米距离的时候,遇到二个军士拿着长矛拦着。

那两个军士不认识郭灵凌,毕竟郭离手下也有数十万人之多。

两个军士穿着盔甲拿着长矛,一个军士问道:“你们两个是干吗的?”

郭灵凌灵机一动,说道:“我是来帮忙抬伤兵的。”

那个军士看了一眼郭灵凌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家,也能抬得动伤员。”

郭灵凌:“刚才我说错了,我是帮伤员包扎伤口的。看这是包扎伤口用的棉布。”郭灵凌没有脱下黄色马大褂,从马大褂中拿出白色棉布出来。

“这个你相信了吗?”郭灵凌把白色棉布拿给那个军士看。

那个军士问乔飞雨说道:“那么你是做什么的。”

乔飞雨露出结实的手臂出来说道:“我是来抬伤员的,看我的手臂多结实的。”

那个军士说道:“说道好样的,走吧!是个当兵的料。”

乔飞雨和郭灵凌看见有六个人抬着伤员从城楼中出来。

魅花纪
魅花纪
本文男主出身贫寒于名门,不愿当皇妃,手拿花神剑,会花属性武功,牵头正道,彻底消灭魔神,妖神,瘟神,其中迂回着父女的爱,母女的爱。很值得一看,谢谢您。人族在上古苍天大帝带领下,把妖魔赶到很远的荒凉地方,苍天大帝赶走了妖魔,然后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