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命如龙

第27章 魏虎

发表时间:2020-10-08 15:39:12

此话一出,不在场的所有人基本上把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刘游龙那里,他们想明白刘游龙到底要说出来什么样的话。“妹夫,你是也不是变化主意了,不想让他们被打断我的腿?”梁平一脸的希“妹夫,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不想让他们打断我的腿?”。


推荐指数:★★★★★
>>《天命如龙》在线阅读>>

《第27章 魏虎》精选: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几乎把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刘如龙那里,他们想知道刘如龙究竟要说出什么样的话。

“妹夫,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不想让他们打断我的腿?”

梁平一脸的希冀,他还以为刘如龙善心大发了,要放过他们两个了呢!

只是看到刘如龙那一脸严肃的表情,他发现自己错了。

“刘如龙,我劝你最好还是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再想一想要不要对我们两个动手。”

魏江山的态度依旧很强硬。

他自然听说过李明月的名字,也知道金都国际在唐海有什么样的分量。

可是却不害怕刘如龙,在他看来就算是刘如龙就和李明月搞到了一起,自己也不怕这个废物。

李家的实力,终究是李家的实力,而刘如龙本身没什么势力,自己想要收拾他还是轻而易举,他相信刘如龙也是一个聪明人,所以才没让那些保安对自己动手。

“你是魏家的人?”

刘如龙眯着眼睛笑呵呵的走到魏江山面前,蹲下身子看了一眼魏江山问道。

“对,我爸是魏虎!”

看到刘如龙这样子,魏江山更得意了,他以为刘如龙被自己吓到了。“我劝你识相点,赶紧把我放了,我要是少一根寒毛,我爸肯定会让你偿命的!”

“现在给你爸打电话,让他过来救你。”

面对着魏江山的威胁,刘如龙不屑的笑了笑,捡起了刚才掉在一旁的手机递给了魏江山。

“难道你不害怕我爸?”

魏江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怕,我当然怕了!”

刘如龙笑了笑,起身走到躺椅上,翘着二郎腿,拿起了桌边的一杯红酒,浅浅的抿了一口,随后便闭上了眼睛。

看到刘如龙这副样子,魏江山有些慌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刘如龙在虚张声势,可是看到他那镇定自若,没有丝毫害怕,甚至脸上还带着笑意的样子,他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准。

不过他还是打开了手机,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毕竟自己是家里的独子,父亲和爷爷最宠自己了,父亲来,肯定会保下自己的。

看到魏江山能够打电话求救,梁平也挣扎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

“你这家伙还真是的!”

李明月自然知道刘如龙要干什么,无奈的摇了摇头,优雅的坐在了另一张躺椅上。

薛丽丽好像傻子一样站在原地,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好。

时间一点一滴的在过去,很快门外便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一个穿着高档西装踩着皮鞋,两鬓有些斑白的中年男人,在一种保镖的簇拥之下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

当他看到自家儿子还有几个年轻人被金都国际的保安摁的跪在地上的时候,一下子眉头就拧到了一起。

虽然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一股久居上位的威严。

“爸,你可来了,快来救我!”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魏江山心中泛起了希望,挣扎着转过头去,对着自己的父亲喊道。

“你给我老实一点!”

这时候控制住魏江山的那个保安,一把又将他的头拧了过去,疼的魏江山呲牙咧嘴的。

“李总,您这是什么意思?犬子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您可以和我说,让他跪在你面前,恐怕不合适吧!”

看到这一幕,魏虎脸色阴沉的看了一眼李明月。

“魏虎,你还是先问一问你儿子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吧!”

李明月面对着魏虎的质问,脸上没有丝毫的害怕,冷着脸回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魏虎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今,今天……”

魏江山被自己父亲这么一瞪,吓得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原原本本的将事情说了出来,到最后将李明月要打断两个人的腿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听得魏虎直皱眉头。

“李总,算是小儿无知,我在这里替他给您赔礼道歉,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您看成吗?”

魏虎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

知道这件事情是自己儿子办的不对,所以他将姿态放的很低,希望李明月能够饶了他这一次,也不伤两家的和气。

“不行!”

可是李明月却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回了一句。

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绝了面子,魏虎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铁青。

那一双虎目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李明月,语气阴沉的问道。“难道李总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魏某人吗?”

李明月还是摇了摇头。

“李明月,我告诉你,你不要太过分了,别人可能害怕你们李家的势力,但是我魏虎不怕,大不了咱们就鱼死网破!”

魏虎气得整张脸都扭曲了,大喊了一声,然后对自己的保镖挥了挥手,一时之间,那些穿着西装的黑衣保镖,直接向着李明月和天南集团的保安围了上来。

场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了。

“早就听说魏家的魏虎脾气火爆,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啊!”

这时候刘如龙笑呵呵的从躺椅上站了起来。

“你知道为什么明月姐不放过你儿子还有梁平吗?因为他们不仅冲撞了明月姐,而且还冲撞了我!”

刘如龙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把高脚杯放在了桌子上,走到魏江山面前,一脚踩在了他的脑袋上。

本来魏江山就挣扎的没有什么力气了,被刘如龙的一脚直接踩得脸蛋儿和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人脸毕竟是肉做的,怎么可能是地板的对手?

魏江山鼻血直流,疼的他不停的惨叫。

“臭小子,我不管你是谁,你居然敢这样不给我魏虎面子,你完了,今天我一定和你不死不休!”

魏虎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如此的嚣张,当着自己的面将自己儿子的头踩在地上,这和当着众人的面踩自己的脸有什么区别?

“好一个不死不休!”

刘龙笑了笑。“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有什么本事和我不死不休!”

“你到底是谁?”

看到刘如龙这嚣张的样子,魏虎心中泛起了嘀咕,忍不住问了一句。

“爸,这个废物就是梁家的那个上门女婿,你根本就不用怕他!”

被刘如龙踩在脚底下的魏江山,对着自己的父亲喊道。

天命如龙
天命如龙
丈母娘:“龙与舍不同居生活,你更本配不上我女儿!”刘如龙:“昨天我就给你明白谁是蛇,谁是龙!”“刘如龙,你做个饭能不能快一些,整天磨磨唧唧的和一个老娘们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