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制霸狂妻

第22章 性子阴险,巧舌如簧

发表时间:2020-10-18 06:06:00

刚梁川了找过她了,虽然梁川说了这些证据了给警察了,虽然她但是要了一个简单的的备份,是为了让周宁海看很清楚周忆的真面目,前段时间她周宁海对周忆的看法和态度越发好了周临海不敢相信苏雁的话,激动的接过收据和视频,看完以后整个人都气的颤抖,怒气冲冲的把票据给仍了,就连放着视频的手机也摔在了地上:“这个逆女!”。


推荐指数:★★★★★
>>《重生之制霸狂妻》在线阅读>>

《第22章 性子阴险,巧舌如簧》精选:

刚梁川已经找过她了,虽然梁川说了这些证据已经给警察了,但是她还是要了一个简单的备份,就是为了让周临海看清楚周忆的真面目,最近她周临海对周忆的看法和态度越来越好了,她必须得好好参周忆一本才行。

周临海不敢相信苏雁的话,激动的接过收据和视频,看完以后整个人都气的颤抖,怒气冲冲的把票据给仍了,就连放着视频的手机也摔在了地上:“这个逆女!”

周忆被带进来的时候,周临海看着面无表情的周忆,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说,周家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亏我还以为你受委屈了,冷落了你苏姨好几天。”

听着周临海的话,在看着一旁假装哭泣的苏雁,就明白了事情的缘由,这是恶人先告状啊。

“这事不是我做的,信不信由您。”周忆不想去辩解,周临海和苏雁人家两个相处多少年了?而且周彤又是从小在他膝下长大,他们之间的感情她周忆哪里比的起?她解释十句都敌不过她们多说一句。

“都这会了,你还不知悔改,你苏姨因此差点丧了命,你说,她会用自己和女儿的性命来诬陷你吗?”周临海越想事情越不对劲,回想起当日的订婚宴,周忆处理这些事情过于冷静,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她不是策划人还能是谁?

“呵!”周忆冷笑。

“爸爸,你想过没有,如果我没有替换掉那杯下了药的饮料,我现在是个什么结果?我的孩子还能保住吗?我的名声会败成什么样子?是霍家会放过我,还是您回给我谋条生路?

不会,你们都不会!到那个时候,您只会抛弃那个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我,而霍家的人对我更是不会手下留情,我还能活命吗?!”

周忆说着说着,语气悲怆而决绝,这些人本来的面目就是这样,无情,冷血!

“你还嘴硬!”周临海气极,这下好了,周忆干出这样的事,警察一旦下出结论,不知道周家和霍家的婚事还能不能成。

“安静!”

终审的警察来了目光警告性的扫视了众人,这才坐了下来,他的身后押着的是几天不见的苏锐。

苏锐那张脸消瘦了,看到周忆的那一刻,眼神变得更加锋利,苏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他从小也算是位公子爷,吃得好睡得好,医术更是精湛,哪里吃过这种亏?!今天一定要让周忆那女人吃到苦头!

她们并排坐着,警官的手中除了刚刚的笔录便是这件事的有效证据。

警官是个中年男人,他眉头深锁,望着眼前的周忆等人,脸上犹豫不定,一边想开口说什么,一边用眼神偷瞄着窗外。

本来这件事霍老爷让他查,他都差得差不多了,事实就是周忆被苏雁三人联手陷害,但今天不知怎地,梁川竟然来了,还带来了重要性的证据,他想反驳甚至都想不起理由。

周忆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发现窗外站着的,正是梁川。

此刻他身上多了件黑色大衣,把他整个人衬的更加阴鸷,他就这么站着,用凌厉的眼神注视着里边的一举一动。

梁川办事,果然是天衣无缝啊。

“周忆小姐,我这里有人证物证,都指向了在宴会上策划一切的人就是你,你有什么需要辩解的吗?”警官看着周忆,这个案子有蹊跷,但是目前为止,物证人证都说指向周忆。

最重要的是,谁让这女人惹了梁家人呢?!

“辩解?偌大的天中警局竟然会被一个外人给掌控,警官,你说说,我现在辩解还有用吗?”周忆的话太直了,那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警官的双眼,似是要把他看透。

警官被这一眼看的后背汗毛直立,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都如此危险?

“什么叫被外人掌控!”警官一下子便站了起来,小小的商人之女怎么会知道梁川的存在?还这么口无遮拦的诋毁警局?这要是传出去,像什么话。

“你放心法律是公正的,只要你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自然会判你无罪。”警官再次悄悄看了眼窗外的梁川,发现梁川的眼中戾气变得更重,显然是不耐烦了。

可他也得为警局考虑,证据确凿,给周忆辩解的机会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但这是程序,走一走而已,只要结果不出岔子,想来梁川不会怎么着。

“警官,姐姐性子阴险,巧舌如簧,你可不能信啊。”一旁的周彤脸上开始担忧,她太明白了,对付周忆只能快很准,不给她一丝一毫辩解的机会。

而她的话却让众人我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我和姐姐的感情很好,我也不想把姐姐推入火坑,但是是姐姐先不顾情谊害我和妈妈的呀!”周彤自然知道众人眼中疑惑什么,当下便打感情牌,今天不把周忆拿下,恐怕日后就更难了。

警官暗暗叹气,想想也是,这罪名不是落在周忆身上,就是落在周彤苏雁和苏锐的身上。

“性子阴险?巧舌如簧?”周忆冷冷的重复着,一步步靠近周彤,那气势逼的周彤几乎要喘不过来气,下意识一步步向后退去,知道退到了墙角,周忆这才转身望向警官。

“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你们都说是我往苏姨的杯子里下的药,但是据我所知,你们手中的证据视频里,是我倒掉了苏姨杯中原有的果汁,然后用我自己杯子里的果汁倒进了苏姨的杯中,那么请问,我为什么不直接下药,要先把药下进我的杯中,在倒进苏姨的杯中呢?”

面对周忆突如其来的问题,警官一时之间也没想到怎么回答,皱了皱眉,给手下使了个眼色,然后大屏幕上便开始播放着宴会当时周忆动手脚时的视频。

可当视频播放出来,审讯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视频中的声音。

“时间不多,动作快点。”周彤的声音。

只见视频中周彤守在门口,苏锐左顾右盼我的走进了酒水区,然后掏出一包药粉,快速的倒进了周忆的杯子里,然后冲周彤摆了个OK的手势,他们两个便一前一后离开了。

重生之制霸狂妻
重生之制霸狂妻
一场阴谋,她活生生的被破腹取子。一夕复活,当她一步步把仇人逼上绝路痛下死手时。霍子杭说:“我从来没有没见过你这样心思狠毒的女人。”周忆而已笑而沉默不语,那模样像极了一个厉她叫周忆,此时还挺着一个六个月大的肚子,除了一旁医疗仪器上的线条还在小幅度的波动着,其他与死人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