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制霸狂妻

第26章 可笑疤痕,念及往事

发表时间:2020-10-18 06:06:01

看得出来,霍子杭不愿提问,更不愿提到此事,见霍子杭这般,周忆愈发的对这件事不上心,她突然会觉得,这也许是她始终走不进他心里的关键。“你再说我是会走的,左阿姨了支“你不说我是不会走的,左阿姨已经支走了外边所有的人,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周忆逼迫着霍子杭。。


推荐指数:★★★★★
>>《重生之制霸狂妻》在线阅读>>

《第26章 可笑疤痕,念及往事》精选:

看得出,霍子杭不愿回答,更不愿提及此事,

见霍子杭这般,周忆越发的对这件事上心,她突然觉得,这或许就是她一直走不进他心里的关键。

“你不说我是不会走的,左阿姨已经支走了外边所有的人,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的。”周忆逼迫着霍子杭。

霍子杭凌厉的视线望去,这女人胆子可真大,谁不知道他霍子杭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就在他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周忆直接扑了过去,两只手紧紧的抓住了霍子杭握着手机的手。

“当时若不是因为你,我也不可能被爸爸送到乡下,一送就是十几年,霍子杭,你有什么资格埋怨我?”

周忆眸中的严肃与认真让霍子杭有些诧异,他根本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虚假,不知道是她的演技太好,还是当时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资格?”霍子杭扔掉了手中的手机,一把抓住了周忆的手,目光冷的让周忆心头一凉。

“当年你不过五岁,你因为嫉妒支开彤彤,因为是山路,你崴了脚身子不稳,却不小心把我推到了山下,那么高的山坡,我摔下去临近昏迷,亲眼看到你因为害怕,因为恐惧,转身离去!而昏迷中的我被绑匪劫走,若不是周彤在,我可能一辈子都回不来了。”霍子杭抓着周忆的手越来越近,一点点的逼近她的脸。

“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你的本性就是如此,自私又自利,只不过长大了,你的身上又多了几分算计与狠毒,当时把你送到乡下,真是便宜你了。”

他眸中的戾气越来越重,周忆的脸色越来越白。

不是的。

周忆摇头,手腕被霍子杭抓的青紫,卯足全力一把甩开霍子杭的手。

“原来从那个时候起,你对我的印象就已经根深蒂固。”周忆冷笑:“世人都说,霍少理性,聪明,办事从不会出差错,可我怎么觉得,你就像一个智商为零的傻子!”

霍子杭望着周忆那讽刺的笑,脸色阴沉。

“当年我五岁,周彤才三岁,一个三岁的孩子帮你脱离的绑匪之手,你当绑匪都是一群傻子吗?”

而霍子杭听着周忆的话却不以为意,毕竟当时周彤只是提取信息,在关键时刻替她挡了一击,对付绑匪都是大人们的事。

周忆深吸口气,转上拉上窗帘,站在霍子杭面前,直接褪去了身上的衣服。

一下子只露出那薄的几乎透明的内衣。

望着周忆那白皙的身体,霍子杭面上的厌恶不言而喻,不愧是姐妹俩,妹妹不行姐姐上?

只见周忆渐渐的转过身去,在她的后背,从左肩到肋骨,一道很长很长的疤痕,那疤痕看起来有些年数了,狰狞又残忍。

霍子杭的心一下顿了住,不等他细看,周忆便捡起衣服穿在了身上。

看着身姿挺拔的周忆,谁能想到在那柔软的棉质布料下会有那么触目惊心的伤疤。

“看到了吗,这便是当时周彤救你时留下的伤疤。”周忆的话格外讽刺,声音不大却几乎要把霍子杭的耳膜给刺透。

“有机会了,你好好问一问,你的救命恩人当时是怎么救的你,看她能不能回答的上来!”周忆说完苦涩的笑了笑,抵眸收回自己的银针,写下了几个穴位,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你的伤势我已经看过了,这是几个治疗的关键穴位,你找个水平高些的中医替你治疗吧,不出一个月,你的伤便会痊愈。

霍子杭,我欠你的人情,我还了,而你欠我的,一辈子也还不清!”

这话让霍子杭心头越发堵得慌,周忆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

病房门重重关上的那一刻,周忆的身子重重的靠在了门上,顿了整整一分钟才抬脚离去。

刚到家,便看到苏雁,苏胜和宿筠三人整整齐齐的站在门口,似是在迎接谁似的。

周忆一下车,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苏雁和宿筠哭得稀里哗啦的便拽住了周忆的衣服,一口一个忆儿叫的亲热。

“忆儿,这件事说到底你也没有损失,我和彤彤也受到了惩罚,在医院难受了好几天不说还差点送了命,你就放过我们吧,你看咱们一家人,这样传出去多让人笑话啊。”

“是啊是啊,你就可怜可怜我们老两口吧,我们就锐儿这一个孩子啊。”

周忆冷眼望着他们。

“可怜?一家人?你们计划着如何弄死我的时候怎么不说一家人?”

苏雁没想到周忆出来竟是这么一句,心头里的愤恨当下便涌了上来,她都如此低声下气的求她了,她竟如此不知好歹?

就知道这周忆不会原谅她们,若不是梁川走了,霍子杭那边无望,她也不会来求周忆这个贱人。

“不过要我原谅你们也不是不可以。”周忆画风一转,这句话让愤怒到发疯的三人顿时压下了心头的怒火。

“有什么要求你说,只要能把锐儿救出来,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宿筠爱子心切,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周了,不知道锐儿在里边过的怎么样,能不能吃饱睡好?她真恨不得替苏锐去受罪。

宿筠态度爽快,可苏雁却下意识的忐忑起来。

谁不了解周忆她苏雁能不了解?这一次周忆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周忆瞥了眼脸色并不好的苏雁,上前拉起了跪着的宿筠:“我的要求很简单,你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苏姨和彤彤交出她们在周家名下所有的产权股份,我就无条件放了苏锐。”

整个周氏,所有的财产都是她外公留下的,这周氏的最大股东本就应该是她妈妈的,自从妈妈去世后,所有的一切,被周临海,被这个阴险的女人一点点全部私吞!

这一世她定要一件一件全部拿回!

这话听在苏雁耳里犹如晴天霹雳,她激动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怒瞪周忆。

“你说什么?!”

“怎么?不愿意吗?”周忆回视苏雁那愤怒的眸子,坐在沙发上的她此时就像个审判者一样,根本不允许有人质疑。

重生之制霸狂妻
重生之制霸狂妻
一场阴谋,她活生生的被破腹取子。一夕复活,当她一步步把仇人逼上绝路痛下死手时。霍子杭说:“我从来没有没见过你这样心思狠毒的女人。”周忆而已笑而沉默不语,那模样像极了一个厉她叫周忆,此时还挺着一个六个月大的肚子,除了一旁医疗仪器上的线条还在小幅度的波动着,其他与死人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