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制霸狂妻

第30章 你我之间,只有交易

发表时间:2020-10-18 06:06:02

可是这样,霍子杭也而已迟疑了一刹,并也没要松绑周忆的意思。从吻上她的那一刻,他内心被压抑着的欲望一触即发,他之后会觉得自己会想她但是是所以想要弄很清楚现在的旧事罢了从吻上她的那一刻,他内心压抑着的欲望一触即发,他之前觉得自己会想她不过是因为想要弄清楚以前的旧事罢了,可现在他突然发现,他对这个女人有欲望,尤其是身体,竟让他有些欲罢不能。。


推荐指数:★★★★★
>>《重生之制霸狂妻》在线阅读>>

《第30章 你我之间,只有交易》精选:

可就是这样,霍子杭也只是停顿了一瞬,并没有要放开周忆的意思。

从吻上她的那一刻,他内心压抑着的欲望一触即发,他之前觉得自己会想她不过是因为想要弄清楚以前的旧事罢了,可现在他突然发现,他对这个女人有欲望,尤其是身体,竟让他有些欲罢不能。

顾不得这里是办公室,霍子杭的动作进一步放肆起来,双手已经抽开了她的衣服,不顾唇畔的疼痛,吻着她的脖颈,肩膀……

感受到霍子杭越发放肆的动作,周忆的心头有些焦急了,本来反抗的动作也停了住,整个人一动不动,木讷的就像一块毫无感情的木头。

“既然霍少这么想要我的身体,那麻烦动作轻点,别伤到孩子,不过我建议您去找个小姐,会比在我这儿舒服多了。”

既然咬都不管用,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让霍子杭停下来。

周忆这种反应无非是在侮辱霍子杭,霍子杭眸光中的火焰一下子被浇灭了大半,他松开她的唇,清冽的眸中带着怒气又掺杂着欲望。

“周忆,你成功了,你很成功我的引起了我的兴趣,欲擒故纵的戏码到此为止吧,只要你现在承认你喜欢我,我就让你做我的女人。”

霍子杭语气带着细微的喘息,他望着眼前被自己亲的红肿的女人,竟越看越顺眼。

周忆却讽刺一笑,抬眼望着眼前这个令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

做他的女人,这句话,她等了一辈子!

可如今等到了,心头只剩下了酸涩。

“我是很喜欢你,不,应该是很爱很爱你。”周忆这话轻轻的,淡淡的,像是对霍子杭说的,又像是对自己说的。

这话让霍子杭心中欣喜,可他来不及开口,周忆便接了下句。

“不过,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周忆的目光突然变得尖锐,重生一次,她发誓绝对不重蹈覆辙,绝对不!

霍子杭根本不信,自从周忆回来,她处处对自己示好,胆怯有懦弱,总是偷偷地跟着自己,他当时觉得烦,他看不起这个蠢女人,心思恶毒,还懦弱胆小,一事无成,她每次看到自己那眼里的光是骗不了人的,虽然自从怀了孩子一来,她转变了不少,变聪明了,开始玩欲擒故纵,但她依旧骗不了他!

“我不信。”

“不信?那你听好了,我周忆早就不喜欢你了,这辈子不会,下辈子也不会,我和你之间只有交易,希望你别忘了。”周忆淡漠的说着,低头看了眼身上凌乱的衣服:“霍少还要吗?”

霍子杭望着周忆冷漠的样子,胸腔里的怒火不停的翻涌,这绝对是他这辈子受过最大的侮辱了。

他一把捏住周忆那裸露的双肩:“机会只有一次,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真的不喜欢我,不做我的女人?哪怕我和别人在一起,你也不后悔?”

“绝不后悔。”

呵!

霍子杭突然笑了,那眼底的冰冷几乎要冻僵整个办公室。

他慢慢地松开了她,再不多看她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只不过那巨大的关门声响彻了整个办公楼。

周忆攥紧了自己的拳头,过了好久才松掉一口气,她坐在办公椅上,望着刚刚自己签下的那份文件,她本来想安排一下工作的,却发现这合同她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叹了口气,收拾了一下离开了公司。

回到家想好好休息一番,却发现周临海在家正喝着补身子的鸡汤,尤其是他的咳嗽越来越厉害了,脸色都变得苍白了不少。

她犹豫了一下,坐到了周临海的面前。

周忆主动亲近他,周临海也有些意外。

“最近在公司怎么样?还不错吧。”周临海想了想,问了这么一句,话说完便有咳嗽了一阵。

“是还不错。”周忆清淡的回了句,自己这是个闲职,周临海故意安排的,她这会与他反映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不过今天的重点不是公司。

“我之前给您的药,您有按时吃吗?”

周临海抬头看了眼周忆:“有的。”

他说着,苏雁正巧从厨房便端出来一碗熬好的中药,那苦味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

看到周忆的时候,苏雁顿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把药递给了周临海。

“临海,药熬好了,赶紧趁热喝了吧。”她说的一脸心疼。

周临海接过药看向周忆:“看,我每天都有喝。”

他说着就准备去喝,难得自己这大女儿关心自己,他也找人看过药了,是对症的良药,不,可以说是奇药。

“等一下。”

周忆起身一把抓住了药汤。

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周临海和苏雁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周临海问。

而周忆故意留意了一下他们两个的神色,见苏雁除了惊讶之外,那眼神还有一秒钟的闪躲,

“没什么,就是太烫了,这药啊,要温热的时候喝下去,药效才好,来,我帮您吹吹吧。”周忆笑着,端过药汤便用勺子轻轻搅拌着吹了起来。

这药几天喝下去,只会药到病除,周临海刚刚说每天都有喝,为什么病情不但不减轻反倒加重了?

想来就只有一种可能,这药被人动了手脚。

一边搅拌着,一边问着药汤散发出来的气味,周忆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不这样仔细闻,还真闻不出来,这药里多了一味药。

“真苦啊。”周忆装作无意识的开口:“苏姨,你熬药的时候都怎么熬的,这么呛鼻的苦味也忍得住?这么苦怎么不让佣人熬呢?”

周忆问着,有意无意的观察着苏雁的神色。

只见苏雁脸色一僵,眸子开始闪躲,但很快便稳定下来,目光落在周临海的身上,一脸愁容:“佣人熬药我怎么能放心呢,你爸爸这两天啊,病是越来越重了,我这不也跟着担心嘛,我亲自熬,就是希望你爸爸能早点好起来。”

重生之制霸狂妻
重生之制霸狂妻
一场阴谋,她活生生的被破腹取子。一夕复活,当她一步步把仇人逼上绝路痛下死手时。霍子杭说:“我从来没有没见过你这样心思狠毒的女人。”周忆而已笑而沉默不语,那模样像极了一个厉她叫周忆,此时还挺着一个六个月大的肚子,除了一旁医疗仪器上的线条还在小幅度的波动着,其他与死人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