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神洲志异

第七章 奇怪的乞丐

发表时间:2020-10-18 08:28:53

不足,萧潇在书院中的努力有目共睹,在别的孩子都抓紧时间时间玩耍嬉戏的时候,他都用在了修炼上,就连卢匡义多次来发出邀请他去玩耍嬉戏也被表示拒绝了。貌似文文静静的薛雪儿能你的陪伴着他一同通过枯燥乏味的法诀修习。  正简言之欲速则不达,萧潇越是想要更快入门,在这最讲求筑基的如此一月有余,萧潇在书院中的努力有目共睹,在别的孩子都抓紧时间玩耍的时候,他都用在了修炼上,就连卢匡义多次来邀请他去玩耍也被拒绝了。倒是文静的薛小羽能够陪伴着他一起进行枯燥的法诀习练。。


推荐指数:★★★★★
>>《神洲志异》在线阅读>>

《第七章 奇怪的乞丐》精选:

  如此一来,萧潇便进入了洛阳书院学习修仙之术,原来他所居住那间破落房子本是邻居见其可怜借他容身的,如今在洛阳书院内有住所,萧潇当然不用再回那破落的屋子。洛阳书院既为儒家修仙门派,招收的又是幼童,在教授修仙之术的同时,当然不能落下读书认字这些基本的知识。萧潇本来对医药颇有兴趣,以前就经常找些医书学习,所以这读书认字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便把下午的时间都用来修习上午教官所教授的法诀。

  如此一月有余,萧潇在书院中的努力有目共睹,在别的孩子都抓紧时间玩耍的时候,他都用在了修炼上,就连卢匡义多次来邀请他去玩耍也被拒绝了。倒是文静的薛小羽能够陪伴着他一起进行枯燥的法诀习练。

  正所谓欲速则不达,萧潇越是想要更快入门,在这最为讲究筑基的修仙之道而言,越是要不得。这一个月来他虽然每天都在勤奋地练习口诀,可是练气期入门应有的征兆却始终没有出现,倒是薛小羽在几天前感应到体内的一丝精血化为真气,这几天便没有与萧潇一同修习,而是独自感悟去了。

  看着一个个在外边玩耍的小伙伴,萧潇心中想到:“教官说欲速则不达,既然一直以来都没有进步,倒不如出去玩一下,说不定就会有感悟了。”他从心里说服了自己之后,终究是孩子心性,马上从房间里面出来,向院门外走去。每天傍晚,洛阳书院的弟子都可以出院门,有的是不在书院之内居住,如四大世家的子弟,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有马车接送。

  今天是萧潇进入书院一个月来第一次走出院门,书院之内其他弟子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在眼前发生一样。萧潇并没有理会那些投向自己的眼神,而是在放松心情之后,蹦蹦跳跳地到大街上玩耍去。

  以往因为他有一个要进入洛阳书院学习修仙之术的目标,迫使自己努力地挣钱,所以没办法好好地玩耍。如今实现了这个梦想,虽然这一个月的进境并不如意,可毕竟少了一大包袱,所以脚步也轻松以来,街上很多的玩意儿似乎以前都没有见过的,从街头左看看又瞧瞧,一路走到街尾。街上的行人看到萧潇穿着洛阳书院的院服,心里面均是羡慕不已。这名小孩虽然年纪还小,可是走上修仙之路,以后可都是能飞天入地斩妖除魔的了不得的人物。再加上萧潇模样清秀,为人谦逊,更是一路赢得不少大叔大婶的称赞。

  不知不觉间,萧潇走到了回春堂药店前,这便是他以往采药售卖的地方,这里的掌柜也认识他。当他正准备上前打个招呼时,却发现药店旁边的一条小巷中躺着一个污头垢脸的男子,身上衣服破烂不堪,正弯着身子簌簌发抖,似乎颇为痛苦的模样。在他身前放着个破饭钵和一根细竹竿,原来是一名乞丐。

  路过的行人看到乞丐躺在地上,散发出奇臭的气味,纷纷捂着鼻子远远地绕开。萧潇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便走上前去,果然一阵腥臭从乞丐身上传来,让萧潇眉头一皱。可是他马上发现乞丐的膝盖上一片乌黑,而且隐隐发紫,那腥臭之气便是从那发脓的创口传出来的。

  萧潇既认得药草,也懂药理,一眼便看出这乞丐是中毒了,虽然症状还不至于马上致死,可若是拖下去的话,这条腿就没治了。

  “大叔,你的脚要赶紧医治,旁边就是药店,我扶你去找郎中吧。”萧潇忍住腥臭,伸手便要去扶着乞丐。不料这乞丐却是一把打开他的手,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不要看郎中,我不要看郎中……”说话间语无伦次,似乎与郎中有着莫大的仇恨。萧潇一连劝了几次,乞丐都拒绝了,而且语气很坚决,无论如何都不看郎中。

  萧潇心想:“若是就这样置之不理,他的腿肯定要废掉的,既然他不肯去找郎中,那我便带郎中来看他,他的脚伤成这样,想逃也没有办法。”随即他便向药店走去,谁知道掌柜说郎中今天出诊了,而且要三天后才能回来。萧潇又想道:“郎中要几天后才能回来,到时候他的腿可能都费了,我懂得一些药理,这乞丐的膝盖也不过是无名肿毒,只要一些用一些祛毒的药草敷上去,再熬两剂药便可。”

  想好之后,他便亲自给乞丐治疗,又是服药草又是熬药的,还把乞丐亲自送到他落脚的破庙之中。可第二天过来一看,发现乞丐膝盖上的伤更严重的,整个人不停地发抖,而且还冒着冷汗,十分痛苦的样子。他马上知道自己用错药了,可现在回春堂的郎中又不在,其他郎中他又出不起出诊费,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硬着头皮继续给乞丐施药。可是一连几天换了好几种药材,乞丐的伤痛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急的萧潇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在破庙里面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

  “小兄弟,我看老家伙是不行的了,这是天命,谁也没办法改变,你也不用自责。”乞丐忍着伤痛,喘着大气安慰萧潇。萧潇不过是一名八岁的孩童,听他这样一说,心里面更是不安,看到乞丐痛苦的模样,他甚至内疚得快要哭出来了。

  就在这时,破庙外一名背着药箱长须男子走了过来,手执一副竖旗,旗上正面写着“妙手回春”,背面写着“悬壶济世”。萧潇看到这个人,犹如落水之人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连忙上前拦住那郎中,倒头拜倒道:“大夫,这里有病人,求你救救他。”说完之后不停地磕头,只把地面磕得作响。

  那大夫面如冠玉,唇红齿白,颌下三缕长须,竟是一个翩翩美男子,微笑地看着身前的萧潇,单手一托,便把萧潇托了起来。

  萧潇一向心性自立而有傲骨,从来没有如此低声下气过,可刚才不知为何,情急之下便拜倒在地,如今起来之后额头磕得通红,倒是有些尴尬。

神洲志异
神洲志异
修真之途,降生入世修行,千百年修练,只为长生;  何为修真?何为侠肝义胆?  一人一剑一红颜,纵揽神洲愤懑事! 神洲志异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神州大地,人杰地灵,洛阳城北面的一道山脉之下,一名粗衣布鞋的七八岁孩童,背上负了一个竹篓,手中拿着个短锄头,佝着身子在山脚下寻觅,口中念念有词:“上次明明在这里看见八仙草,怎么会不见踪影了呢?”孩童清秀的眉头紧皱着,露出与年龄大不相符的愁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