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神洲志异

第八章 药方

发表时间:2020-10-18 08:28:53

听之下大惊,心说:“莫也不是我用错药了,让那乞丐的伤势更非常严重了?”一急之下,他再度跪下在地,连磕几个头后地说:“小子愚昧无知,给这位老人家地乱用了几种药,希望能大夫能帮我治好他,帮帮我您了!”说着砰砰砰又是磕了三个头。从郎中会出现迄今,萧潇了磕了——————————————————————————————————————。


推荐指数:★★★★★
>>《神洲志异》在线阅读>>

《第八章 药方》精选:

  八仙草,长尺许,花为五瓣,味辛苦,性微寒。常见于山坡、草地或沟边。——《神州誌·草木》

  ——————————————————————————————————————

  那白面郎中不以为然,脸上依然挂着如和煦春风般的微笑,慢步走入破庙之内。萧潇见状心下大喜,连忙跟着进去。郎中进庙之后也不说话,蹲下来便去检查乞丐的膝盖,眉头紧皱,轻叹一声摇头说道:“错,错,都错了!迟,迟,太迟了……”

  萧潇一听之下大惊,心想:“莫不是我用错药了,让那乞丐的伤势更严重了?”情急之下,他再次跪倒在地,连磕几个头后说道:“小子无知,给这位老人家胡乱用了几种药,希望大夫能够帮我治好他,求求您了!”说完砰砰砰又是磕了三个头。从郎中出现至今,萧潇已经磕了十几个响头,只磕得他头昏眼花。可他认为是自己害得乞丐变成这样的,哪里还顾得着自己?

  “你啊,懂得三分药理就以为自己能够起死回生,胡乱用药!”白面郎中板起脸孔对萧潇呵斥一番:“若不是我正好路过此地,他好好的一条腿就葬送在你的手上了!”

  “是,大夫教训的是,这都是小子的错,求大夫您帮帮这老人家治好他的腿吧。”萧潇一听,知道老乞丐这条腿保住了,连连应诺,脸上尽是喜色,哪里还有受训的样子?

  “这老家伙的病我能治。”白面郎中转过头去,从药箱里面拿出笔墨,挥毫一番,把药方递给萧潇,严肃地说:“这是药方,你要在明天日出前把药材购齐送到这里,迟了就不必来。”

  萧潇接过药方扫了一眼,都是些极为普通的药材,在洛阳城中要多少有多少,不用说明天日出,就是半个时辰的时间也足够了。得到了救治老乞丐的方法之后,他欢呼一声,也顾不得身上一片狼狈,便往破庙之外奔去。

  萧潇离开破庙之后,本来躺在地上簌簌发抖的老乞丐突然站了起来,拿起手上的竹竿往郎中头上轻轻一敲,骂道:“小兔崽子,竟然趁机骂我是老家伙是吧?”乞丐脸上虽是依旧蓬头垢面,可双眼却是炯炯有神,丝毫不像有重伤在身的人。

  “师傅,我哪里敢骂你老人家嘛。”那郎中被乞丐打了一下,竟是毫不生气,反是上前抱着乞丐脏兮兮的手,脸上竟然显出一丝娇态。若是萧潇在此,肯定被两人的行为给吓坏了。乞丐哼了一声,并没有答话,显然对刚才自己被占了便宜仍然耿耿于怀。

  “师傅,为什么你千方百计要引那小孩到北边密林,我看他的资质也不过一般。”郎中见乞丐并不理会自己,连忙扯开话题,只是话语间免不得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这你就不知道了,在这小孩身上有着一场大机缘,我与他也是有旧。再说城北那东西对你来说并无用处,何不让他得到这场造化?”老乞丐看着远去的萧潇,又看看旁边的白面郎中,心里面却是想道:“其实他不仅与我有有旧,与你也是有一场机缘,只是你刚才骂我是老家伙,我偏不说与你知道。”随后老乞丐似乎又想起什么事情,便转头问道:“你确定今晚他会去城北密林?错过了时间那就不好了。”

  “师傅,我办事你放心,在药方之中有一味是八仙草,整个洛阳城的八仙草都让我收了,他若是想要救你,就须得到城北密林寻找。”郎中说话间昂首挺胸,颇为得意。

  “你哪来这么多钱银去收八仙草?”老乞丐疑惑地问道。

  “师傅,我只是略施小术,让他们在明天之前都看不见八仙草而已。”白面郎中的神态更为得意了。

  “你这小娃儿……”老乞丐看着郎中,摇头笑而不语。

  萧潇从破庙出来之后,便马上到回春堂购买药材,可正如白面郎中所言,整个洛阳城的八仙草都让他给收了,萧潇把洛阳城所有的药店跑个遍,就是买不到八仙草。这时天色已经入夜,一直没办法买到八仙草的萧潇心中焦急万分,却是无可奈何。他走在回书院的路上,身上脏兮兮,额头一片通红,脸上沮丧的神情显露无疑。

  “怎么办?没有了八仙草,那老人家腿治不好,都是我害的。”想到这里,萧潇鼻子禁不住有点酸了,其实这不仅仅是因为内疚,更重要的是他在这几天与老乞丐的相处当中,找到了一丝往日难以体验的亲情的感觉,照顾老乞丐就好像是照顾自己的家人一样。如今这个被他视为家人的老人家,却因为自己的“误诊”而导致废了一条腿,甚至还可能有生命危险。

  边走边掉泪的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脸上满是兴奋,立刻书院飞奔而去:“洛阳城中的药店都没有八仙草,那书院的药房应该会有,去找教官他们要一些八仙草,那不就可以救到那老人家了吗?”他还来不及抹干眼泪,就冲入院门,向药房跑去。

  书院之内的学生这几天看到平日从不出门的萧潇频频出去,又是晚上才回来,纷纷在讨论他去干嘛了。今天更是看到萧潇身上一片狼藉,又哭又笑地向药房跑去,纷纷想道:“这小子莫不是修炼走火入魔,疯了?”

  萧潇可没有理会别人的想法,只想着到药房取了八仙草之后,连夜给郎中送过去,赶紧治好老乞丐的伤。可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当萧潇被告知洛阳书院药房中的八仙草也突然消失不见之后,他的心就好像掉落到冰窖一样。

  萧潇躺在**上,旁边的同伴正呼呼大睡,可他却一点也睡不着。“郎中说明天之前要把药材送到他的手上,可我到现在却还差一味八仙草,怎么整个洛阳城的八仙草**之间都没有了呢?”萧潇摸着怀中那独缺一味的药包,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整个洛阳城都没有八仙草了,难道要亲自上山去采?”萧潇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很危险的想法。

神洲志异
神洲志异
修真之途,降生入世修行,千百年修练,只为长生;  何为修真?何为侠肝义胆?  一人一剑一红颜,纵揽神洲愤懑事! 神洲志异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神州大地,人杰地灵,洛阳城北面的一道山脉之下,一名粗衣布鞋的七八岁孩童,背上负了一个竹篓,手中拿着个短锄头,佝着身子在山脚下寻觅,口中念念有词:“上次明明在这里看见八仙草,怎么会不见踪影了呢?”孩童清秀的眉头紧皱着,露出与年龄大不相符的愁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