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恰逢明媚时

第21章 这女人还真是毁三观

发表时间:2020-10-18 09:12:12

云傲卿敢找云琛算帐,他什么脾气大家都明白,没办法,云傲卿只得找父亲给她作主。从进屋的一刹那,云琛便不刻意与明媚阳光十指相扣,看出来十分亲密无间的样子。明媚阳光是会觉得十分尬尴从进门的一瞬间,云琛便刻意与明媚十指相扣,看起来十分亲密的样子。。


推荐指数:★★★★★
>>《恰逢明媚时》在线阅读>>

《第21章 这女人还真是毁三观》精选:

云傲卿不敢找云琛算账,他什么脾气大家都知道,没办法,云傲卿只好找父亲给她做主。

从进门的一瞬间,云琛便刻意与明媚十指相扣,看起来十分亲密的样子。

明媚是觉得非常尴尬的,毕竟对面就是欧亚的后妈云傲卿,但当她想把手从他宽大的手掌中抽出来时,却换来对方警告的眼神。

好,好吧,她是斗不过这男人的。

“明媚,叫姑姑。”领着明媚坐到云傲卿对面后,云琛刻意提醒明媚道。

之前,明媚是跟着欧亚那辈,叫云傲卿阿姨的,结果现在突然改口叫姑姑,这其中的含义,不说也明白。

明媚望着云傲卿那张铁青色的脸,张了张嘴,愣是叫不出来。

云傲卿厉眸瞪了云琛一眼,不无埋怨的说道:‘云琛,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欧亚?’

云琛勾唇,声音淡淡:“他轻薄我的女人,我警告他一下,有什么不妥吗?”

“你,你的女人?”云傲卿满脸狐疑的看向明媚,却见明媚低着头,很明显不敢面对她的脸。

“我和明媚结婚了,这是结婚证。”云琛不慌不忙的将两本鲜红的结婚证放到茶几上,示意云傲卿看。

云傲卿的下巴险些惊掉,真的结婚了?怎么这么快?

“明媚,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云傲卿知道明媚和欧亚谈了五年的朋友,本来这女孩乖巧懂事,欧家也没太大的意见,就等着明媚毕业后,二人举办婚礼了,没想到这女人却突然攀上了云琛?那叫他们欧家情何以堪?

明媚尴尬的低垂着头,始终一言不发,云傲卿平时对她不错,这时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

说是被云琛逼的?可她明明只是着了他的道,人家压根就没说欧亚在他的手里啊。

“我和明媚两情相悦,姑姑还想要什么样的说法?”见明媚低头,云琛开口。

云傲卿气不过的冷笑,刚要说话,这时候,云洛突然扶着爷爷云耀庭从二楼走了下来。

“既然你和明媚是两情相悦,那又置明心于何地?毕竟你们是有过婚约的。”云耀庭冷冷的看了云琛一眼,呵斥道。

“明心与人偷情,被我抓了现行,这样的女人,我不会要。”云琛抬眼对上爷爷那双如矩的眼睛,漫不经心的开口。

旁边云洛淡淡一笑,一边扶着爷爷在沙发上坐好,一边反问云琛道:‘你说明心偷情?可她却不承认有这回事,是与非,总要找她来问个清楚再说吧?’

云琛眸色一深,刚要开口说话,云洛连忙趁机又对爷爷说道:“爷爷,早上明心找过我,说她妹妹陷害她与人有染,还故意让云琛看到,她现在很想过来和你解释一下,您看要不要让她进来?”

云耀庭望着云琛和明媚的脸,沉吟道:“咱们云家是最讲道理和规矩的,既然她说是被冤枉的,那就让她进来说个明白。”

云洛闻言,连忙对旁边的佣人吩咐道:‘去把明心叫过来。’

原来云洛早就把明心叫了过来,一直按兵不动,就等着云琛出场,云琛眸色幽深的看了云洛一眼,没有说话。

被云洛将了一军,他感到有些被动,明心一来,很可能玉佩的事就会暴露。

但即使如此,他也必须按兵不动,等着看云洛如何出棋。

明心很快就被佣人带了进来,在见到明心的那一刻,云琛不动声色的捏了捏明媚的手指,示意她小心自己的言行。

明媚低头看了一眼他握紧自己的手,没有说话。

“明心,你说自己是被冤枉的,可云琛却是亲眼看到你和人有染,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云耀庭一脸威严的望着面前的明心,厉声质问她道。

明心眼珠一转,连忙将早就想好的台词全部说了出来:“爷爷,昨晚我只是在酒吧和人谈事情,不是云琛看到的那样,我,我什么都没做,我是清白的。”

她厚颜无耻的狡辩,直接听得明媚三观尽毁,是没做,可你跪在那个男人的身下的时候,又是干什么?

一想到昨晚在包间看到的那个画面,明媚胃里就忍不住一阵翻腾。

她就纳闷了,明心怎么做的出来?

“你当我是瞎的吗?”云琛眉峰一凛,厉声呵斥道。

明心被他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跟他解释道:‘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我昨晚喝多了……都是她,要不是她故意引你过来,你怎么会误会我和那个男人有一腿?云琛,你要相信我啊,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明心说道动情处,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云琛的面前,苦苦哀求他道:‘云琛,你不要被明媚这个女人给骗了,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滚!”云琛厌恶的瞪了明心一眼,直接一脚将她踹了出去。

那一刻,所以人都看到了云琛眼底的绝情。

云耀庭见状,知道云琛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要明心这个女人,只好干咳一声,对明心说道:‘明心,虽然我们云家不会无缘无故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一个坏人,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云洛见状,也缓缓开口道:‘明心,我劝你还是算了,我哥这摆明了不会再娶你,你解释也没用了。’

明心闻言,最终绝望的跪在地上,不知所措,她不想失去云琛这个金主,因为他不但有钱有势,长的还好看,这样的男人,她上哪里去找?关键是,她就是让,也绝对不能让给这个贱人。

既然云琛对她已经没了旧情,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爷爷,之前送给你的那块玉佩,其实是仿品,真正的玉佩,在明媚的身上。”

知道自己复婚无望,明心嘴角划过一抹阴冷的笑,她毫不客气的将玉佩的事,给云耀庭交代了出来。

明媚闻言,不觉瞪大双眼,她没想到明心会在这时候把玉佩的事说出来的,毕竟一旦说出假玉佩的事,明心也难辞其咎。

恰逢明媚时
恰逢明媚时
姐姐婚礼前夕,明媚阳光和姐夫一同赏了一出姐姐的大戏。姐夫却一脸淡漠的将目光看向她:“带这女人去我房间。”纳尼?封口处?凭什么姐姐甩的锅,要她来背?她又也不是专业背锅侠!她不安的朝后退了两步,想尽快逃离这个龌龊的地方,却不想一下子撞到一具健硕结实的男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