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恰逢明媚时

第22章 你这是侵犯人权

发表时间:2020-10-18 09:12:12

“你说什么?”云耀庭闻言,登时吃惊的从沙发上坐了出,看的出,他对这块玉佩,是何等在乎。云洛终于等到看见了不满意的结局,急忙站出扶住身子微颤的爷爷,轻声对他地说:云洛终于见到了满意的结局,连忙站起来扶住身子微颤的爷爷,低声对他说道:“爷爷,你先别生气,听听明心怎么说?”。


推荐指数:★★★★★
>>《恰逢明媚时》在线阅读>>

《第22章 你这是侵犯人权》精选:

“你说什么?”云耀庭闻言,顿时惊讶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的出来,他对这块玉佩,是何其在意。

云洛终于见到了满意的结局,连忙站起来扶住身子微颤的爷爷,低声对他说道:“爷爷,你先别生气,听听明心怎么说?”

说罢,他便对明心暗暗的使了个眼色,明心见状,便也无所顾忌的将全部事实说了出来:‘那块玉佩,其实一直在我妹妹的身上,但她藏的很深,我没办法弄到手,后来我父亲没办法,就用一块假玉佩,暂时交给了您。’

“没办法?就可以用假玉佩骗我?”云耀庭千算万算,并没有算到小小的一个明皓城,居然敢拿假玉佩糊弄他,当即气的要叫人惩罚明心。

“来人,把这女人给我拖到后院,还有,把明皓城也给我叫来,我要让他知道欺骗我的下场!”

明心一听,顿时吓坏了,连忙跟云耀庭苦苦哀求道:“爷爷,我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太爱云琛了,我真的很想嫁给他啊。”

云洛见云耀庭要惩罚明心,连忙劝他道:“爷爷,明心的做法是不对,但好歹把真玉佩的事交代了出来,咱们现在是不是先问问明媚,这玉佩的事情?”

经过云洛的提醒,云耀庭这才想起大事,他连忙抬头看了明媚一眼,声音寒厉的质问她道:“明媚,玉佩在不在你的身上?”

明媚慌忙看了云琛一眼,却见他不动声色的稳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没说。

玉佩已经给了云琛,如果这时候说出来,她肯定能自保,但如果被云耀庭要去了玉佩,会否比在云琛的身上更加安全呢?

结果很明显是不可能的。

云琛要玉佩,只是出于好奇,但云耀庭要玉佩,绝对是另有目的,而且,明媚绝对有理由相信,他是知道那块玉佩里面藏着的那个天大的秘密。

“爷爷,玉佩,玉佩被我弄丢了。”犹豫片刻,明媚连忙低下头去,小声敷衍云耀庭。

“丢了?什么时候的事?”云耀庭是不可能轻易放过明媚的,所以这玉佩,他志在必得。

明媚觉得手心都有些冒汗了,云耀庭是什么人物,那是连云琛都要忌惮三分的人,她撒谎,会不会被他当场打死?

“前,前段时间去外地游玩的时候,我不小心把玉佩弄丢了。”明媚暗暗的出了一身的冷汗,逼着自己和云耀庭较量。

“在哪弄丢的?我派人去找!”云耀庭一双锐利如鹰的眸子,始终在明媚的脸上盯着,直看得明媚身子发颤,很快就要坚持不下去了。

“爷爷,明媚把玉佩弄丢,身为她的丈夫,这件事我有一定的责任,你给我几天时间,我负责把玉佩找回来。”

知道明媚已经快坚持不下去了,云琛连忙开口,替明媚挡了一道。

云耀庭目光深沉的看了云琛一眼,沉吟片刻,最终选择了妥协:“那好,我给你五天的时间,五天之后,你负责把那块真正的玉佩交到我的手上。”

“好。”没有多余的话,云琛点头后,拉了明媚的手,便要离开:“没什么事,我先带着明媚走了。”

经过明心身边时,云琛目光凌厉的看了她一眼,直把明心看的腿脚发软,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远。

跟了云琛这么久,她自然是知道他的脾气,要不是有云洛给她撑腰,她怎么敢来云耀庭这里找他的麻烦?

只是,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她不甘心!

从云宅离开后,明媚一脸不安的望着云琛:“五天之后,你真的会把玉佩还给爷爷吗?”

“不会。”没有丝毫犹豫,云琛果断说道。

“那你怎么给爷爷交代?”明媚望着云琛的侧颜,忍不住又追问道。

“我自有办法。”明皓城既然能骗过爷爷,就足以说明,他也没有真正验证玉佩真假的方法,既然如此,重新找一块新的赝品,分分钟的事。

明媚知道,对玉佩的事,他似乎并不想和自己多谈,犹豫了片刻,明媚便也闭上了嘴,转头看向窗外的景色,不再同云琛说话。

二人回到云顶别墅后不多久,江晟突然拿着一摞资料过来找明媚:“明媚小姐,麻烦你在这上面签个字。”

明媚疑惑的拿过那一摞资料看了一眼,顿时气的要炸毛:“这是什么意思?谁说我要休学了?”

江晟一脸平静的同她解释道:“是大少爷的意思,他说你在外面不安全,干脆先帮你办了休学。”

“开玩笑,我怎么就不安全了?就算不安全,那也不用休学吧?”

云琛的擅自做主让明媚感到无比愤怒,这个大学她上的有多么吃力,只有她自己清楚。

为了能交上学费,她要听尽大妈白落梅和姐姐明心的奚落和嘲讽,为了能顺利毕业,她甚至已经耗光了所有的精力,也丢尽了所有的尊严,可他云琛就一句话,就想将她全部的坚持都丢弃?

他凭什么?

想到这些,明媚甩手将那些资料扔到地上,转身去书房找云琛算账。

“你凭什么帮我办理休学?”明媚怒极而吼,直接拍着桌子冲云琛吼道。

望着她拍在桌子上的手,云琛不悦的颦眉道:“不过是办理了一年的休学,又不是退学,你紧张什么?”

是,休学不是退学,可她这一休学,以后还能干什么?躲在云顶别墅跟他云琛大眼瞪小眼?

“我还有一年就到了实习期,如果现在休学,我会很被动。”

明媚自知资历不是很高,虽然她很刻苦,但那些学科也就勉强及格,如果休学一年,她怕自己再也捡不起来那些知识了。

见她委屈的要哭,云琛心里一软,说话也就没那么硬气了:“婚礼马上就要举行,我不想被旁枝末节的事情耽搁。”

你妹的,婚礼重要还是我的学业重要?你这人要不要这么自私?

“我……我不需要婚礼。”

“需不需要,是你说了算的?”云琛挑眉,一脸霸道的看着她。

“那,那也不需要休学吧?”

“还有蜜月,该给你的,我一样不会少。”

明媚无语的翻翻白眼,心说我就没想过要你的好吧?

恰逢明媚时
恰逢明媚时
姐姐婚礼前夕,明媚阳光和姐夫一同赏了一出姐姐的大戏。姐夫却一脸淡漠的将目光看向她:“带这女人去我房间。”纳尼?封口处?凭什么姐姐甩的锅,要她来背?她又也不是专业背锅侠!她不安的朝后退了两步,想尽快逃离这个龌龊的地方,却不想一下子撞到一具健硕结实的男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