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恰逢明媚时

第23章 不听话,皮带伺候

发表时间:2020-10-18 09:12:12

“我们是个形婚,没必要性搞得那么不夸张,我切记那些东西,你不需费神准备。”明媚阳光咬了咬嘴唇,尽量避免一直坚持的地说。她不知好歹的话,让云琛彻底地的丧失了足够的耐心,这女人执拗的就她不识好歹的话,让云琛彻底的失去了耐心,这女人固执的就跟钢筋水泥似的,怎么嫁给她,就那么委屈?。


推荐指数:★★★★★
>>《恰逢明媚时》在线阅读>>

《第23章 不听话,皮带伺候》精选:

“我们就是个形婚,没必要搞得那么夸张,我不要那些东西,你不需要费心准备。”明媚咬了咬嘴唇,尽量坚持的说道。

她不识好歹的话,让云琛彻底的失去了耐心,这女人固执的就跟钢筋水泥似的,怎么嫁给她,就那么委屈?

“谁跟你说,我们只是形婚了,嗯?”云琛拧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边伸手扯开胸前的领带,一边作势要扑过来尽尽做丈夫的义务。

“你……你干什么?大变态,别过来!”眼见着对方已经解开了胸前的领带,正解衬衣扣子要扑过来,明媚顿时大惊失色,连连阻止他道。

大变态,说好的只是做做样子,他居然玩真的?

“怎么,你喜欢变态点的玩法?那也行,现在试试。”

故意曲解对方的意思,云琛邪肆一笑,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将她的人推倒在他那张大的可以当床的办公桌上。

“你干什么?放我下去。”被人强制着按在了桌子上,明媚当然知道这混蛋又要干什么,吓得她连忙手脚并用的想要挣脱开。

“看来你还真是喜欢变态一点的玩法,好吧,我成全你。”

云琛一手捏住她不断挣扎的两个手腕,另外一只手,抓过桌上的领带,然后快速缠绕在她的手腕中间,将她捆了个结实。

“混蛋,你干什么?放开我。”

他绑自己手腕的时候,明媚是真的被他的动作吓坏了,不免挣扎的更加用力。

绑好后,云琛一把拎起她的两条手臂,将她的人推到一边,快速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内线。

“江晟,到我书房来。”

明媚一愣,随即更加崩溃的冲他吼道:‘云琛,你变态吗?’

那,那种事,他,他居然还要找人围观?

云琛充耳不闻的将她的人直接翻转了个身子,逼着她趴在办公桌上,江晟过来的很快,推门的一瞬间,就看到明媚趴在桌子上的画面,吓的他当即别过脸去。

“少,少爷,我是不是接错电话了?”

“没有,进来吧。”云琛居然淡定的笑了一下,示意江晟开门进来。

江晟那个尴尬啊,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才好了,好不容易挪着步子走进来,他连忙将脑袋低到不能再低,生怕看到不该看的画面。

“云琛,你这个大变态,你放开我。”明媚被云琛压在桌子上,挣扎不开,只能哇哇的大吼大叫。

云琛也不搭理她,扭头看了一眼江晟,声音邪恶的仿若恶魔:“你们家少夫人喜欢玩点不一样的,帮个忙。”

“帮……帮忙?”江晟无语的看了云琛一眼,不知所措。

这明媚是云琛的老婆啊,他,他就不该进来的。

“叫人把地下室收拾一下,最近一段时间,少夫人可能要住在那里。”

知道明媚天生怕黑,云琛故意吩咐江晟道。

江晟一听说要把明媚关进小黑屋,有些心疼的说道:‘少爷,地下室的灯好像坏了,还没修。’

“嗯,那正好,告诉佣人不用修了,少夫人不怕黑。”

“云琛,你是混蛋,我,我不去地下室。”

听到云琛要把自己扔到地下室,还是没灯的地下室,明媚骨子里的傲气顿时就没了一大半,说话也没之前那么硬气了。

每当她身处黑暗的时候,总会有恐怖的东西出来侵袭她,弄的她生不如死,比起被云琛扔进地下室,她宁可选择屈服。

“你说不去就不去?”见这丫头气势见软,云琛笑的玩味。

‘我,我错了,我,我不骂你了还不行吗?’

“别,我还是挺欣赏你不畏强权,拍着我桌子骂我变态的辣劲儿,再接再厉。”

云琛冷笑着一把拎起趴在桌子上的明媚,直接朝江晟身边丢去,江晟不敢真的接,只是轻轻的扶了明媚的胳膊一把。

江晟将明媚抚稳后,忍不住低声劝明媚道:‘明小姐,您怎么能在云少爷面前拍桌子呢?这不是找死吗?’

长这么大,好像就俩人敢在云琛的面前拍桌子,不过一个已经死了,另外一个,手也报废了,依着云琛那暴戾的脾气,明媚这又是拍桌子,又是骂人的,只把她关进小黑屋,已经算是便宜她了。

“我,我都道歉了,他还想怎么样?”明媚也很委屈,不就是拍了拍桌子吗?又没怎么样,可他擅自为她办休学,事先一点招呼都不打,不是更加过分吗?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云琛转身看了仍旧一脸不服气的明媚一眼,语气变冷:“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给我老老实实住地下室一周,要么,接受我第二个惩罚。”

地下室一周?这不是要她老命吗?别说地下室没灯,就算是有灯,那也够恐怖的啊。

想起那东西狠狠掐住自己脖子的恐怖,明媚艰难的咽了口吐沫。

“我……我接受第二个惩罚。”没有办法,明媚无奈的选择了第二种。

“好,这是你说的。”云琛大手一挥,直接让江晟又关门出去了。

他一走,云琛用眼神扫了一眼办公桌的桌角,示意明媚给她滚过去。

“自己趴好!”他用眼睛扫了桌子上的空余位置一眼,示意明媚道。

明媚心里一慌,连忙朝后躲了几步远,丫的所谓的第二个惩罚,不是要把她在办公室办了吧?

变……变态啊!

“你来不来?”云琛冷了脸子,语气非常不好的问道。

明媚一脸艰难的望了望那张恐怖的办公桌,身子向后缩的更加厉害:‘你,你不会是想把我那啥吧?’

“想的美!”

“……”

明媚一脸无语的瞪了他一眼,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好吧,既然他不是要把自己那啥了,那就好办多了。

她犹豫了几秒钟,最终还是很没出息的乖乖走到他的身边,用很屈辱的姿势在他面前趴好。

然而,她才趴上去,就猛然听到身后有手指解开皮带的声音。

“你,你干什么?不是说不碰我吗?”明媚脸色一煞,连忙要站起来跑路。

“啪!”

皮带重重的抽打在红木桌子上的声音,着实吓了明媚一跳,让她刚要站起来的身体,迅速又爬了回去。

恰逢明媚时
恰逢明媚时
姐姐婚礼前夕,明媚阳光和姐夫一同赏了一出姐姐的大戏。姐夫却一脸淡漠的将目光看向她:“带这女人去我房间。”纳尼?封口处?凭什么姐姐甩的锅,要她来背?她又也不是专业背锅侠!她不安的朝后退了两步,想尽快逃离这个龌龊的地方,却不想一下子撞到一具健硕结实的男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