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恰逢明媚时

第24章 我不跑了

发表时间:2020-10-18 09:12:12

“你敢跑一个给我试试?”身后传来云琛那恐怖如魔鬼般的威胁。“你……你要干什么?”明媚快要吓哭了。“你觉得我要干什么?你不是喜欢变态一点的玩法?今天我成全你。”“混蛋,变态


推荐指数:★★★★★
>>《恰逢明媚时》在线阅读>>

《第24章 我不跑了》精选:

“你敢跑一个给我试试?”身后传来云琛那恐怖如魔鬼般的威胁。

“你……你要干什么?”明媚快要吓哭了。

“你觉得我要干什么?你不是喜欢变态一点的玩法?今天我成全你。”

“混蛋,变态,你,你敢打我,我就报警,我要告你,告你家暴!”明媚终于忍不住崩溃的哭了出来。

云琛拧眉望着她哭的稀里哗啦的一张小脸,心里的怒气终于消下大半。

“没出息!”

他从桌子上抽了几张纸巾,递到她的面前,明媚接过去,一边擦眼泪,一边继续骂他混蛋:“你是不是男人?怎么能打女人?”

“我是不是男人,要不要现在给你验验货?”

“你,你混蛋,你是个大坏蛋,你家暴,我,我要去法院告诉,我要离婚!”

明媚一边继续趴在桌子上大哭,一边信誓旦旦的要去法院揭发云琛的暴行。

云琛扔了手里的皮带,抱肩看着她,笑的特别的邪恶:“我警告你,你这个姿势,很容易让男人引起冲动!”

“变态……”明媚老脸一红,也顾不得哭了,连忙从桌子上爬起来站直。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喊变态,还喊了这么多句,云琛明显有些不爽了起来:“你再敢喊我一句变态,信不信我用更变态的方法对付你?”

“流氓!”怕被皮带抽,明媚连忙换了称呼给他。

“……”

“看来你真是不打不长记性!”云琛干脆抓了桌子上的皮带,恶意的放在手心里试了试硬度。

明媚看到他手里的皮带,吓都要吓死了,不等他靠近自己,连忙伸手推了他一把,然后趁他不备,快速的从书房溜了出去。

太,太恐怖了,这么变态的男人,明心怎么会千方百计的想要嫁过来?这不是找虐吗?

不行,她早晚有一天,要想办法和这混蛋离婚,彻底撇清关系。

吃晚饭的时候,云琛看似心情不错,故意夹了一些菜送到只敢闷头吃白米饭的明媚碗里:“吃点菜,不然晚上哪有力气应付我?”

“……”

明媚无语的抬头瞪了他一眼,张嘴刚要喊他变态,突然又想起皮带抽打在桌子上的声音,连忙闭了嘴。

“怎么不说话?”云琛等了她一会儿,她却跟没听到一样,继续埋头扒拉白米饭,一个屁都不敢放,他不觉无趣的问道。

明媚在心里翻翻白眼,心说跟你个污妖王有什么好说的,满脑子淫秽思想,我们都不在一个交流层次好吧?

不过腹诽归腹诽,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明媚就怕他不痛快了又拿皮带抽自己,连忙支支吾吾的回答道:“食不言寝不语。”

这话一说出来,明媚顿时有种要将自己舌头吞进去的后悔,妈呀,这人超级爱生气的,会不会以为自己又在嘲讽他废话多?

果然,此话一出口,云琛原本不错的脸色,顿时又拉的老长:“你又欠收拾了?”

“没没没,我,我不说了还不行吗?”说的多,错的多,她老人家闭嘴装哑巴行了吧?

“不行。”

看来云琛这次是和她杠上了,她不说也不行,说也说不好,崩溃了呀。

想了想,明媚干脆放下碗筷,一脸无奈的问他道:“那你想我怎么办?”

我已经很委曲求全的在你的魔爪下小心翼翼的生存了,你居然还不满足?

云琛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这才缓缓开口道:“我要你说心里话,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说实话?说实话就是我想把你也关小黑屋行不行,说实话就是我想把你也脱光了吊起来打行不行?

开玩笑,说实话你还不把我生吞活剥了?

“我心里没想法,不知道和你怎么说。”低低的叹了口气,明媚连忙低头无奈的说道。

云琛默默的看她一会儿,这才又开口说道:“我知道你在明家过的并不好。”

明媚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回想这些年在明家的点点滴滴,她最终苦涩的笑了出来:“好不好,那也就是个临时的住所,无所谓的。”

最爱她的亲妈都死了,渣爹天天为了讨好那个女人,恨不能打死她,这样的家庭,别说温情,就连温度也谈不上。

所幸她后来搬了出去,住在学校,平时也就不怎么和这一家子冷血见面,无所谓的吧?

“你父亲为什么会对你这样差?”云琛适时的又追问了一句。

明媚不防备他在探她的底细,便吐了口气,然后说道:“有后妈就有后爹,这个道理你不懂?”

一句话,说的云琛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她刚才一句无心的话,似乎刺痛了他内心一些隐晦的东西,那原本放在餐桌上的手,也不由得紧了紧。

“算了,先吃饭吧。”云琛微微叹了口气,自行结束了这段对话。

明媚似乎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气场变化,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但见他眼底突然闪过一抹伤感的光,心下不觉微微一震。

这光,也就在他眼底稍微一闪,若不是她抬头快,都不可能轻易捕捉道。

还没吃完晚饭,江晟突然带着笔记本走了过来,将上面的页面展示给云琛看:‘少爷,新闻都已经发布出去了。’

云琛扭头看了几眼,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老爷子那边盯着点,有电话随时接过来。”

“是!”江晟闻言,抱着笔记本刚要离开,明媚顺眼看了看他本子上打开的页面,吓得筷子差一点都掉在地上。

“这,是谁公布的?”

只见江晟给云琛看的那些绯闻里,全是关于她和云琛的,当然,这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上面说她和云琛的婚期,是在三天之后。

三天?为什么会这么快?不是说好了是下个月的么?虽然早死晚死都是个死,可这么快就死,她有点接受无能啊?

“我公布的,有问题?”云琛抱肩看着她,一脸的淡定:“婚纱我已经让人日夜赶工做了出来,婚戒明天带你去买,你还需要什么,今晚写个清单出来,我让江晟尽快帮你办了。”

恰逢明媚时
恰逢明媚时
姐姐婚礼前夕,明媚阳光和姐夫一同赏了一出姐姐的大戏。姐夫却一脸淡漠的将目光看向她:“带这女人去我房间。”纳尼?封口处?凭什么姐姐甩的锅,要她来背?她又也不是专业背锅侠!她不安的朝后退了两步,想尽快逃离这个龌龊的地方,却不想一下子撞到一具健硕结实的男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