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恰逢明媚时

第25章 婚期好紧

发表时间:2020-10-18 09:12:12

“也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三天之内结婚了,那我们玉佩还找不找了?”“你脑袋里是也不是有浆糊?玉佩在哪儿你不明白?”云琛为明媚阳光的蠢倍感有心无力,无可奈何的跟明媚阳光解释道:“三如果不是今天云洛突然摆他一道,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甚至可以将玉佩的事一直瞒下去,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他就会想办法应对。。


推荐指数:★★★★★
>>《恰逢明媚时》在线阅读>>

《第25章 婚期好紧》精选:

“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三天之内结婚,那我们玉佩还找不找了?”

“你脑袋里是不是有浆糊?玉佩在哪儿你不知道?”

云琛为明媚的蠢感到无力,无奈的跟明媚解释道:“三天后结婚,不正好可以顺势拖住老爷子那边?”

明媚有些茫然的挠了挠头,虽然他说的有一定道理,但她怎么总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呢?

“那……三天后,玉佩不还是要去找回来?”

这样一直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吧?玉佩的事总得给老爷子一个交代吧?

“这个你不用管,我有办法。”

如果不是今天云洛突然摆他一道,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甚至可以将玉佩的事一直瞒下去,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他就会想办法应对。

至于如何应对,面前这个蠢女人就不需要知道的太多了,省的到时候给他添乱。

晚上在浴室洗澡的时候,明媚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她已经和云琛领证了,那就意味着,他们现在是合法夫妻。

而没有是夫妻关系的时候,云琛都和她睡在了一张床上,现在是合法夫妻了,那这床,她是上还是不上?

磨磨唧唧的在浴室洗了一个多钟头,明媚这才硬着头皮从浴室出来,开门的一瞬间,她赫然看到云琛正躺在床上,抱着笔记本在看东西。

宽大的浴衣若隐若现的露出他性感结实的胸肌,看的明媚脸红心跳,走路都有些别扭了。

如果不是接触过,也许她会被这混蛋的外相所迷惑,直可惜,她是亲眼见证了什么叫做衣冠禽兽。

听到浴室门响了,云琛抬头睨了她一眼,顺眼扫了一眼身边空余的位置:‘过来睡!’

明媚捻着手指,很没底气的对云琛抗议道:“我们有过婚前协议的,你不能碰我。”

“我有说过要碰你吗?”云琛头也不抬的哼了一声,吐糟她的身材道:‘胸平的跟小馒头似的,你让我一手抓两个都嫌小。’

“……”我有让你抓了吗?嫌小你去抓明心的啊,她的大,奶牛一个。

突然想起柜子里那套性感的睡衣,明媚的心里突然沉了沉:“明心的胸大,手感超好的吧?”

云琛抬头看了她一眼,很明显对她刚才的话感到不悦:‘我没有碰过她。’

没碰过?没碰过你卧室柜子里会有她的睡衣?骗鬼呢啊?

“那件真丝镂空睡衣,别说是你给自己准备的……”

“啪!”云琛一把合上笔记本电脑,语气不悦的瞪了明媚一眼:“你又欠收拾了是不是?”

他生起气来的样子是真的可怕,明媚被他吓得连忙缩了缩脖子,愣是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可能觉得今晚是他们两个的“新婚之夜”,云琛不想总是闹别扭,见到明媚老实了,便微微吐出一口气出来,开口命令:‘睡过来!’

明媚将身子缩成一个球型,躺在大床的边缘,尽量离身边这只野兽远一点,再远一点。

“你想掉下去吗?”眼见女人的身子已经缩到了床的边缘,就差一步就会掉到地上,云琛语气不爽的开口问道。

明媚不敢应声,连忙抱紧被子,动也不动。

身后猛然传来一声叹息,一只大手突然抓住她的腰,将她连人带被子一起抓回了大床的中间。

就在明媚尴尬的想要出声的时候,云琛却一把按灭了床头的台灯:“睡觉。”

一只结实而有力的大手突然伸了过来,一把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明媚身子微微一颤,本能的想要抗拒,然而她才动了一下,身后的男人,却刻意将炽热的胸膛,紧紧的贴合了上来。

明媚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

“你,你能不能离我远点,我,我好难受。”明媚不安的动了动,殊不知,这样的动作,却是勾的身后男人身体一僵。

“难受?哪里难受?要我帮忙么?云琛的下巴轻轻抵上女人小巧细致的肩膀上,在她耳边开口。

“不,不需要,总之,你离我远点,我就没事了。”屋子里过于安静,以至于彼此的呼吸都听的一清二楚,明媚从没有和异性接触的如此亲密,有些抗拒。

“床就一张,我还能离你多远?”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身后缓缓响起,那炽热的呼吸轻轻的喷洒在明媚的脖子后面,满室暧昧。

明媚简直要哭了,他能不能离自己远点啊?再这样下去,就不是他把自己吃了,而是自己会忍不住吃了他啊?

“那你能别抱着我睡吗?我没有被人抱着睡的习惯。”明媚不安的扭动了几下身子,想让自己从云琛的禁锢中挣脱出来,奈何他的手臂,却是越砸越紧,根本挣脱不开。

“那就从今天开始,慢慢习惯。”男人不但没有要放过明媚的意思,反而霸道的要求她道。

这种事……怎么习惯?

大手轻轻一抓,明媚的脑袋突然被人一把抬了起来,紧接着,明媚就瞬间掉进了一只强而有力的臂弯里躺好。

“睡吧。”云琛稍微调整了一下两人的姿势,不再说话,旋即闭上了眼睛休息。

明媚呆呆的扬起头,望着头顶男人的脸,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云琛那英俊的下巴,可即便如此,身边这个男人也是帅的天怒人怨,令人发指。

听着男人那轻缓的呼吸声,明媚知道,他这次是真的睡着了。

也是真的困了,没一会儿,明媚便也缓缓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这个夜晚,她居然睡的出奇的安稳。

翌日醒来,明媚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位置,发觉云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她伸手摸了一把那边床的温度,凉的,看来他起的还是蛮早的。

望望外面才升起来的太阳,明媚暗暗感叹,这男人生活还是挺自律的,起码比她起的要早。

起床去浴室洗漱的时候,明媚明显看到浴室里多了一套新买的洗具,应该是云琛叫人买给她的,而令她感到意外的是,那新买的牙刷上,居然有新挤好的牙膏。

这……是那个暴君帮她弄的?不可能吧?

恰逢明媚时
恰逢明媚时
姐姐婚礼前夕,明媚阳光和姐夫一同赏了一出姐姐的大戏。姐夫却一脸淡漠的将目光看向她:“带这女人去我房间。”纳尼?封口处?凭什么姐姐甩的锅,要她来背?她又也不是专业背锅侠!她不安的朝后退了两步,想尽快逃离这个龌龊的地方,却不想一下子撞到一具健硕结实的男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