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恰逢明媚时

第26章 贱人,去死吧

发表时间:2020-10-18 09:12:13

望着牙刷上面安安静静的躺着的那一坨淡绿色牙膏,明媚阳光的心里,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前天欧亚被云琛搞得住了院,姑姑说起现在的都还在低烧,但是之后欧亚有点儿真的对不起她,但昨天欧亚被云琛搞得住了院,姑姑说到现在都还在发烧,虽然之前欧亚有点对不起她,但明媚寻思着,还是应该去医院看看他。。


推荐指数:★★★★★
>>《恰逢明媚时》在线阅读>>

《第26章 贱人,去死吧》精选:

望着牙刷上面安安静静的躺着的那一坨淡绿色牙膏,明媚的心里,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昨天欧亚被云琛搞得住了院,姑姑说到现在都还在发烧,虽然之前欧亚有点对不起她,但明媚寻思着,还是应该去医院看看他。

只是,如果这个想法告诉云琛,他肯定会无严词拒绝。

所以,得悄悄的去,悄悄的回。

明媚拿了自己的手机,趁着屋内没人,她连忙给欧亚发了条短信过去:‘欧亚,你还在医院吗?我想过去看看你,可以吗?’

过了一会儿,欧亚那边回了消息过来:“我已经出院了,我听姑姑说,你和云琛结婚了是吗?明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见我一面吗?我想亲口听你说。”

这件事,明媚一时间也没办法和欧亚解释,可他们在一起五年了,这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我们见一面吧,我解释给你听。”

“那好,我们在阳光宾馆见面,我把房间号发给你,你过来找我。”欧亚那边,很快就把约定的详细地址发给了明媚。

明媚望着上面的那个地址,稍作犹豫,这才回道“好,我一会儿就到。”

想出去见欧亚,就得先过了云琛这一关,明媚只能硬着头皮,去给他撒谎。

云琛正在书房做事,她试着在外面敲了敲门,里面立刻传来云琛沉稳内敛的声音:“进来。”

推开门的一瞬间,她看到他正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专心致志的低头批阅着如山的文件,一双修长的双腿,此时优雅的交叠在一起,阳光逆过他宽阔的肩膀,宛若神祗。

他是真的好看,好看到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那种,或坐或站,举手投足,皆是瞩目。

即便对这人的品质很有看法,但他俊美无匹的容颜,也仍旧可以让明媚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有事?”见明媚只顾盯着自己看,也不说话,云琛不觉放下手中的笔,笑意深藏的问道。

他眼底那一抹玩味的光,直看得明媚尴尬的很,她干咳一声,连忙进入正题道:“那个,我有点东西忘在学校宿舍了,想回去取一下。”

似乎对她的话有些怀疑,云琛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这才沉声问道:“你丢了什么,我叫江晟帮你去取。”

“不,不用,都是女人用的东西,江晟一个大男人去了多尴尬?”明媚连忙摆手示意道。

云琛抱肩看向她的脸,很明显对她的话表示不信:“女人用的东西?卫生巾?那些东西不要也罢,我叫人重新买给你。”

卫生巾?

明媚满头黑线的望着云琛,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算,算了,你要是不愿意,我,我就不出去了。”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明媚赶忙以退为进的又说道。

“嗯,没事就出去吧。”

云琛满意的拿起笔,目光重新盯在桌子上的文件,结束了彼此的谈话。

纳尼?

明媚瞪大双眼,险些被他气死,这混蛋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她都以退为进了,难道他不该善解人意的点头同意吗?

“那个,那个……”明媚不死心啊,她都答应了待会儿去见欧亚了,这会子不出门,那就是放了欧亚的鸽子,再说,她和云琛只是协议结婚,将来她还是要回复自由之身的,万一欧亚误会她,她以后可就洗不清了。

“还有事?”云琛见她站在那里支支吾吾的,也不走,也不说话,便又故意睨了她一眼,问道。

“我……我爸爸好像身体不舒服,我,我想过去看看他。”

实在是找不到更合适的理由,明媚只好把那个渣爹搬出来做挡箭牌。

这次,云琛直接放下手里的笔,一脸严肃的抱肩看着她。

“你……确定?”

他双眼一眯,一双穿透力极强的眸子,直接盯的明媚不知所措。

“那个,他再怎么说,也是我爸爸不是?”明媚有些紧张的撵着手,拼命找理由道。

云琛低头看了看她撵在一起的手指,这是她撒谎时的标配动作,他太清楚不过了。

不过,既然这妮子死活要出门,就一定有古怪。

“去吧。”云琛拿起笔,头也不抬的随口说道。

“真的?”明媚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瞪大眼睛看着他。

“假的。”他颇为不悦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在为她质疑自己的话而感到生气。

“谢谢。”明媚反应快,不等他再说话,连忙丢下一句谢谢,快速的关上门出去了。

望着她火速离开的身影,云琛脸色一沉,伸手按了一下旁边的按钮:“江晟,派人跟着明媚。”

阳光宾馆位于郊区,地市比较偏僻,环境也不是太好,明媚不明白欧亚为什么要挑这样一个地方跟她见面,但她现在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既然来了,那说什么,也要和他见一面。

见面后,如果他对她和云琛的事还是介怀,她会选择放弃这段坚持了五年的感情。

但如果他选择相信她,那她也会想尽办法和云琛分手,重新回到欧亚的身边。

她快速的来到欧亚要的那间宾馆,满脸期待的敲了敲房门。

然而,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明媚并没有见到欧亚,却看到满脸冷笑的明心。

那一瞬间,明媚直觉上当了,连忙转身要逃,可她人还没跑出去,就被门口的一个男人一把给推了进去。

“妹妹,来的很快啊。”

明媚被人推进房间里后,明心一脸得意的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捏着她那张另她嫉妒的小脸,使劲的拧着。

明媚忍着被她折磨的痛苦,咬牙质问她道:“欧亚呢?”

“啪!”明心一巴掌打在明媚的脸上,笑的更加猖狂:“蠢货,这时候了还有心思关心别人。”

“你为什么要骗我?”知道自己被骗了,明媚忍不住问她道。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我被你陷害的时候,你就该想到,自己早晚也会有这么一天!”

陷害?明明是她偷人被抓,自己不检点,怎么能怪在她的头上?

恰逢明媚时
恰逢明媚时
姐姐婚礼前夕,明媚阳光和姐夫一同赏了一出姐姐的大戏。姐夫却一脸淡漠的将目光看向她:“带这女人去我房间。”纳尼?封口处?凭什么姐姐甩的锅,要她来背?她又也不是专业背锅侠!她不安的朝后退了两步,想尽快逃离这个龌龊的地方,却不想一下子撞到一具健硕结实的男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