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葬恋万世流芳

第三章 誓可杀,不可辱葬恋万世流芳

发表时间:2020-10-18 11:38:15

第三章誓可杀,不可以辱他是帧燕国的王爷——李帧,他有一双剑眉入鬓的凤眼,刀刻精致优雅般的轮廓,高挺的鼻子,厚薄大小适中的红唇,纤细的外表。俊美的脸上不带一丝笑容,他冷若冰霜,无情地。这足已让各国的名媛佳丽们主动献身,就算胭消玉损,只愿他能投她一笑,已足已


推荐指数:★★★★★
>>《葬恋万世流芳》在线阅读>>

《第三章 誓可杀,不可辱葬恋万世流芳》精选:

第三章誓可杀,不可辱他是帧燕国的王爷——李帧,他有一双剑眉入鬓的凤眼,刀刻精致般的轮廓,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修长的外表。英俊的脸上不带一丝笑容,他冷傲,无情。这足已让各国的名媛佳丽们投怀送抱,就算是胭消玉损,只愿他能投她一笑,已足矣!他初见她时,他便在她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她贴身的衣物,更加显的她身材妖娆。静静的站在离湖不远处,双瞳剪水放着异彩,望着眼前的湖光山色。一阵风吹过,风拂过她的黑发,乌发缠鬓的发丝随着风轻轻的在摆弄着。蒲公英在她眼前翩翩起舞,飘落在一双纤手皓肤如玉的手上,有些轻轻的沾在了她秀发上。她那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倾城倾国的容颜,正静静的笑着,听着她发出天籁般婉转悠扬的声音‘好美!’。李帧摇了摇头,女人对他来说,微不足道,女人是玩物。是他随手可丢弃的一种物件,他是帧王,他是未来的储君,怎能让那些玩物来*纵自己呢!如果一旦让她们捉住了身心,一个女人就能让你变的微不足道!一个女人已让他心身疲惫,现在怎么让另外的女人有机可乘呢!李帧骑着马慢慢的走着,马”哼”了声,摆了摆头。他望了望四周,仔细聆听着,抬手摸了摸‘汗锥’的头,它感到了主人的安抚,抬了抬头,继续慢慢的走着。忽然从左边串出一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野猪。‘汗锥’两只前腿一个腾空,重重往野猪身上重重的踩去。野猪被踩的“嗷,嗷”叫了两声,正要翻身起来时,李帧一剑刺了过去,拔出,一气呵成。血顺这剑身缓缓的往下滴,只听它又“嗷,嗷”的叫了两声,就没了动静,就这样,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干净利落的死在了他的剑下。‘汗锥’在原地跺了几步,李帧瞧了一眼那头野猪,拍了拍汗锥的头。它会意了的“哼”了一声,又开始慢慢的往前面走着。腿实在是麻痹的厉害,刘盈任由这样的驮着,马不紧不慢的走着,腹部被压在马背上,很是不舒服,手也只能死抱着马侧不放。万一跌了下来,还不摔个四脚朝天,要是让后面的四个大男人见到了,还不糗大了。那在他们心目中,还不大大的跌了自已的淑女形像。刘盈抬抬头,转向后面抬眼望了望,他们四个正悠闲的坐在马背,四下里望着。又抬了抬眼望了那位把她扔向马背的仁兄。还是黑拉个脸,拉着他的缰绳坐在前面。她朝他”哼“了声,他连一个反应也不给。她没趣的又望向后面的四个人,看了看。哎,还是老老实实的抱着马背。本来想问问这儿是什么地方,又是哪个朝代,当今的天子是谁。可眼前这群人,连她开口问的机会也没有,一个个当她不存在!感觉马停了下来,正在原处跺着脚步。待她想是怎么回事时,马背上的那个黑脸已经下了马,蹲在了路的草丛边,好像在看着什么般。后面的几个也轰着他们的马“驾,驾”的凑到了马头,正从自个的马下来。几个键步,到了黑脸旁,一会,其中一个说道:“从这伤口看,这好像是王爷的麒麟剑所伤……。”还没等他说完,另一个接着道:“王爷惜汗锥,怕这血沾在汗锥身上,让它不舒坦”。听他这么一说,她抬了抬头,想看他们所说的那个是什么东西。使劲的抬高了头,这时马儿动了动,走到了它主人旁边,她一乐呵,我正在心里夸“好马儿,好马儿”。可一到黑脸旁,她脸,刷的,一个子白了。一只黑黑的野猪嘴里,正趟出一淌血来,正缓缓的流在早已被它血染红的草地上。胸口还被利器来了个通心凉,血早已不在从胸口流出。她干呕了一下,不忍看下去,别过了脸,胃部开始隐隐作痛。黑脸一把跨上马,他忍着疼痛还是抱着马背这样躺着,马开始又慢慢的往前面走。不知他们是怎样处理那头野猪的,甩了甩头,哎!还是不要在想了,她吞了吞口水,胃呀!又开始疼了!脚慢慢的回复了知觉,胃也没有先前那么痛了。她望了望黑脸,又望了望后面的几位。一望,其中一位身后的马背上,不就正驮着那只不大不小的野猪吗!那野猪嘴里的血还在一滴滴的往下掉,一看它那情形,不正和自已一样,以这样的姿势躺在马背上。刘盈一怒,说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一边说还一边使劲的摇动着马背。黑脸终于看了刘盈一眼,又把脸别了过去。她看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更加使劲的吼道:“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黑脸拉了拉马,马在原地跺了几步,正‘哼哼’的摆着头。“你想干什么?”黑脸眼望着前方,冷冷说道:“你给我乖乖的待在马背上,不许乱动!”刘盈一听,一使劲,双脚着了地,住后沧澜了几步,终是安全着陆,没有她想像的那种四脚朝天的情景。后面的几个见她下了来,赶紧到了跟前,像逮猎物般,把她围了起来。一个个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不说话,像是在审视猎物般。刘盈挺了挺胸,逝可杀不可辱,指着那马背上的野猪说道:“我不想和它那样被扛在马背上,凭什么你们就悠哉悠哉的坐在马背上,而我要受这种罪”。她舒了口气,两手抱胸接着得意的又说道:“你家王爷是要你们带我回去,可没说是用扛的”。几个人顿了顿,面面相觑。他们的马跺了跺脚,终于他们散开了,眼睛齐刷刷的望着黑脸。刘盈大叫一声‘啊’,人早已被黑脸抓着衣领提了起来,扔到了他身后的马背上。只是这次是坐在马背上,而不是像野猪那样杠着了,忽然感觉胸口凉凉的,低头一看,胸口处的扭扣不知几时掉了,露出了一片真光。她拉了拉拢胸口的衣领,正对上他那双眼,生气的说道:“你变态呀,你请别人上马都是用提的吗!”黑脸脸一红,别过去脸望着前方,不作声的骑着马走着。后面的几个也慢慢的跟在后面。这个姿势可比刚才那个姿势好多了,腿已经不麻了,胃也不疼了,她乖乖的就这样坐着。
葬恋万世流芳
葬恋万世流芳
她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到了架空的中国古代。 百千年的传承之物,为什么传向她这一代就无缘无故地被带进了这里?当他抱着她时,像是,像是这个紧紧拥抱让她等了百千年,觉得好陌生! 身临其境的梦境帮她找到了了答案。 皆因前...[更多] 书籍简介:她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到了架空的中国古代。 百千年的传承之物,为什么传向她这一代就无缘无故地被带进了这里?当他抱着她时,像是,像是这个紧紧拥抱让她等了百千年,觉得好陌生! 身临其境的梦境帮她找到了了答案。 皆因前生的一句万世之约:“千秋万世,至死不渝!” 望着手拿麒麟剑刺入她胸内,另一端的他,她婉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