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葬恋万世流芳

第五章 大牢葬恋万世流芳

发表时间:2020-10-18 11:38:16

第五章大牢天空已是满满夜色,帧府大牢里。“你们超级变态呀,把我关在这,快放我回去!”刘盈那双莹白如玉的手早以是脏的很,也没血色的脸,抓着牢门冲着黑脸吼道。“我劝姑娘但是省省力气,好好的的待着!”黑脸边用锁链锁牢门边对我说:“即然进了这门,就别


推荐指数:★★★★★
>>《葬恋万世流芳》在线阅读>>

《第五章 大牢葬恋万世流芳》精选:

第五章大牢天空已是满满夜色,帧府大牢里。“你们变态呀,把我关在这,快放我出去!”刘盈那双皓白如玉的手早已是脏的很,没有血色的脸,抓着牢门冲着黑脸吼道。“我劝姑娘还是省省力气,好好的待着!”黑脸一边用锁链锁牢门一边对我说:“即然进了这门,就别想着要出去!”她张了张嘴正又要说,可黑脸已拔开腿就要走,她顿时惊慌失措一把抓住他的衣袖,换了种口气,开始苦苦衷求。“高大哥,高大哥,求你放了我吧!放了我!”一边说一边用眼睛开始不停的环绕着四周,墙上一把火正‘兹兹'烧着,“要不,你换一个地方关我!换一个!你看这里乌起码黑的,地上又湿!你叫我一个女子怎么待的下!”黑脸皱着眉头转过身来,抽回了他的衣袖,“这里还算是好的牢房了,如果换成后面的几间,我看你更是待不得”黑脸抬手指了指她左边的几间牢房,“放你出去,除非是王爷的命令!”说着带着他的人一个转身,走了!刚刚被黑脸甩开的手悬在空中,只能眼巴巴的望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刘盈皱着脸收回手握着牢门,眼睛疑望牢房四周,失落的喃喃自语道:“难道我在古代就这么惨,要在这个肮脏的牢里呆上一辈子!想必那个神经病王爷不会放过我甩他那一巴掌,想想在营中忍忍就算了,初吻嘛,有什么了不起的,现代还有几个女孩把初吻献给老公的!现在可好,赔上我在这儿蹲牢,21世纪没蹲过,古代蹲个够!”‘哎!’她深深的为自已以后在古代的日子悲衷起来!帧王俯书房,烛光闪烁着两个人影。李帧坐在红木雕椅上,深色的眼眸皱着眉看着案上的一堆东西,拿起一个黑色的盒子放在眼前,仔细的看了一会,抬眼望着高皓。“你认为这是何物?”李帧用他那威严的声音一边说一边把那盒子放在了案上。高皓走到案前,两手恭敬的拿过盒子,放在眼前翻看着。这盒子比巴掌大不了多少,成椭圆型,上面有几个图案他看不懂。看到有一个拉扣时,用手使劲的掰弄着,掰了一会,然后一双浓眉大眼的望着刘帧,毕恭毕敬的说道:“属下无能,不知这是何物!双手已将那黑色的盒子放回了案上。李帧皱了皱剑眉,又望着案前的其它东西。“王爷,这女子不知是何方人,我们已在猎场围猎了几日,都没有发现这名女子,而且猎场已围的水泄不通,她一个女子怎么会在禁地呢!”“本王每次狩完猎都会去那,这几日来在禁地也没有发现可疑之处!”他两手放入腰后,跺步到了窗前望着空中的夜色。“那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突然会在那呢?”高皓也移了几步到了李帧跟前,接着说道:“这女子很有可疑!”李帧依然看着天空的夜色,今晚月色撩人,夜色阑珊,月光如水!高皓见他的主子依然望着那一轮月夜,说道:“要不,属下把她带来审问一番。”他膘了他一眼,望着窗前的一株菊花,捏了一片花瓣,它飘飘然然的落在了地上。高皓退了出去。几年前,当李帧发现他头发凌乱,衣裳鲜血淋淋的躺在一个荒无的路边,伤的已是奄奄一息,是他把他带回了帧王府,从此他就一直跟在他的身边。高皓甚知他的心思,不要太多的语言,他便明白他所想。刘盈在大牢里呆的很不是滋味,空气中到处飘着一股刺鼻的臭味。几只老鼠悉悉索索的在她面前大摇大摆的走来走去,想必,她才是不该来的客。她往旁靠了靠,拿着茅草‘走开点,走开点’撮着老鼠。刘盈搭拉着脑袋蹲在牢房的一角,她也不想呆这个鬼地方,可是现在自已有什么办法呢!想想自已现在的处境和现代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在现代自已在艺人圈里也算是混的活灵活现,怎么一到这个鬼地方就要受这等罪!她忽然抬起那张大惊失色的脸,像是想到了什么,正了正身,手缓缓的捥起右脚染了血的牛仔裤,看见那只手镯正安然无恙的呆在脚脘处,镯中的绿石在黑夜里发出幽幽绿光。这是只由青铜制造,铜纹是以龙凤缠绕,栩栩如生,凤鸣龙闭的手镯,镯中镶有一棵绿石,绿石中有朵花儿若隐若现。想想在她13年前8岁生日那天,她的父母交给他一只手镯,说是代代相传下来的,母亲还说她戴着这个手镯给考古学家研究过也研究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说这不是一只普通的手镯。母亲嘱咐她要一直戴着,说这个手镯只能摘举一次,为什么只能摘举一次,外婆交给她时也说不知道,还千叮万嘱咐说了她那时非懂似懂的的话‘欠的,总是要还的’。之后,父母带着她在去枫林的途中出车祸身亡,那一天是她的生日,也是他们的忌日。她摸了摸脚脘处的手镯,抬手又摸了摸额间的胎印,“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把我带到这个鬼地方”刘盈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她一张怒脸望着脚脘处的那个罪头祸首,皱着眉头说道:“你呀,你也不带我穿一个好地方,偏偏穿到那个阴晴不定王爷的禁地,想我这么多年戴着你,虽然是戴在脚上,我也是不想,你知道吗,你这个样子根本就不像只手镯,也不知是谁把你做的那么大,这么大怎么戴在手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她自言自语说完,用力的拍了一下脚脘处的手镯。她‘哎’叹了口气,一双明眸闭着无力的靠在了墙上。忽然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她猛的睁开她那双闪烁如星的眼,站起身来抓着牢门,脑袋瓜子一个劲的往门里挤,望眼愈穿的盯着将要来的人。心里在鼓在猛敲着,她真希望那个阴睛不定的王爷发发善心把她从这个鬼域般的牢里放出去。当她看到他时,她对他露出一个欣喜若狂的笑容,激动地说道:“你家王爷肯放我出去了!“姑娘跟着走就是”说着高皓已打开了牢门,面无表情的望了她一眼,接着道:“过多的事姑娘不必多问”她哪里还敢多问,跟着他默默地走出了大牢。一出大牢,站着约莫一个十七八岁穿着一身淡绿长彬,一张瓜子脸面容清秀,眼波盈盈的小姑娘,红着两腮一付少女怀春样对着高皓轻柔的福了福身。高皓点了头说道:“珠儿姑娘,有劳你带她下去梳洗梳洗,”转过身膘了刘盈一眼,接着说道:“梳洗完后将她带到王爷书房。”刘盈往前走了两步来到珠儿前,珠儿一看,傻眼了。前面的女子,发如墨,肤如雪,双眉修长,眼如点漆,朱红樱唇,清秀绝俗。看着她这身古怪的打份,衬脱出她阿罗妖娆的身姿,她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见她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瞅着刘盈。刘盈看她直瞅着自已,自个打量了一番,看到她衣领口已是血迹斑斑,身上有好几处污渍,又弯腰看了一眼身上这条牛仔裤,也是不成样,上面还沾了少许茅草。她冲珠儿笑了笑,抬手捏去了身上的茅草。胡珠儿转了转身,眼含秋水的望着高皓轻柔的福了福身,转过来甜如浸蜜的对刘盈说道:“我们走吧。”刘盈点了点头,望了高皓一眼,没说什么,跟着珠儿走了。高皓望着在夜色消失的倩影,心里想到,希望你不是听命于崔穆白,否则难逃在劫!
葬恋万世流芳
葬恋万世流芳
她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到了架空的中国古代。 百千年的传承之物,为什么传向她这一代就无缘无故地被带进了这里?当他抱着她时,像是,像是这个紧紧拥抱让她等了百千年,觉得好陌生! 身临其境的梦境帮她找到了了答案。 皆因前...[更多] 书籍简介:她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到了架空的中国古代。 百千年的传承之物,为什么传向她这一代就无缘无故地被带进了这里?当他抱着她时,像是,像是这个紧紧拥抱让她等了百千年,觉得好陌生! 身临其境的梦境帮她找到了了答案。 皆因前生的一句万世之约:“千秋万世,至死不渝!” 望着手拿麒麟剑刺入她胸内,另一端的他,她婉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