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葬恋万世流芳

第六章 心悸葬恋万世流芳

发表时间:2020-10-18 11:38:16

第六章心慌这帧王府果真气派非凡非凡,刘盈被这眼前这府中之气象所慑的魂了,富丽堂皇,再也没有找将近别的词语来润饰这帧王府的气派非凡,雕栏玉砌的花园,小桥,什么都有,金碧辉煌,再看周围摆设,无一也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珠儿在前面走着莲步领着路,刘盈拉了拉他的衣


推荐指数:★★★★★
>>《葬恋万世流芳》在线阅读>>

《第六章 心悸葬恋万世流芳》精选:

第六章心悸这帧王府果然气派非凡,刘盈被这眼前这府中之气象所慑的魂了,富丽堂皇,再也找不到别的词语来修饰这帧王府的气派,雕栏玉砌的花园,小桥,什么都有,金碧辉煌,再看周围摆设,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珠儿在前面走着莲步领着路,刘盈拉了拉他的衣袖,跟在她身边说道:“这帧王府还真大,这夜晚的景致就这样的夺目,到了白天不就更耀眼,你家王爷还真阔绰!”珠儿朱唇轻启笑吟吟瞟了她一眼莺声燕语道:“燕帧国当今圣上最宠的就是我家王爷,先前我家王爷是被封为太子的,后来不知怎的,又被封做王爷了。”刘盈知道自已被穿越了,可没想到还是被‘架空’。摇了摇头,想到,自来之则安之。刘盈很有兴致的接着问道:“那当今的太子是谁呀?”她跟着珠儿转过一个门庭,珠儿回答道:“当今圣上还没有封谁为太子,至于为什么,圣上的心思我们做奴婢的不敢揣摩。”正又想张嘴问问,珠儿已将她带入了一个房里。房中间放着一个莲花浴盆,里面放满了花瓣,犹如彩虹闪过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花香四溢,热气随着她们开门之际散了开来。刘盈明澈的眼睛环绕了四周,房间乃能只用古色古香来形容,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软榻上放着一件白色绸缎衣裳。看到这样阔绰的房间摆设她心里直感叹。珠儿看着她那付模样,她在心里呵呵的笑了几声,走到她身旁说道:“小姐,请淋浴更衣”说着就要来扒刘盈的衣服,刘盈赶紧护着领口,“我自个来就是,不用劳烦珠儿姑娘。”她朝珠儿’呵呵‘的笑了笑接着说道:“珠儿姑娘,还是叫我盈盈吧,叫小姐听的我挺别扭的。”珠儿明眸的眼望着她,露出她的两棵虎牙笑着说:“那盈盈姑娘,赶快淋浴完上点药吧,不要王爷在书房等急了。”说完,从袖裳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放在了桌上,一个转身走了。她看着珠儿离开的身影心里呵呵的笑了几声,不要让她叫小姐,她却改叫姑娘,这古代的女子还真是有趣,她心里对这位珠儿已生好感。因为手和脚上有伤口,她也只能慢慢的擦浴完上了药,好不容易将那件白衣缎裳一件一件的穿上,她坐在铜镜理了理头发,镜中的自已未施粉黛穿着那件白衣缎裳显的皮肤更加的如雪,风轻轻一吹,袖裳轻轻的摆动着,晃如仙子般清纯脱俗,她望着镜中的自已,好像镜中的人儿不是自已般。两个和珠儿打份差不多的丫鬟进来提桶,另一个手上正拿着她刚换洗下来的衣物,匆匆忙忙的就要出去。正想唤住她们俩,问问珠儿何时来。正想开口,门外传来了珠儿的声音。“盈盈姑娘是否已梳洗好,时辰不早了,别让王爷等急了”刘盈看见珠儿,走到她跟前微笑着说道:“你看,这件衣裳是这样穿的么?”说着在她面前转了一圈。珠儿看着面前美的像刚下凡的仙子的她,经她在眼前一转,回过神来,浅浅笑道:“姑娘穿着这身正美!”她摸了摸她的黑发,“我来帮你梳一个发髻,”说着就要推着她往铜镜那边坐。刘盈拉着她的手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这个样子可以了,不用梳那个麻烦的发髻。”说完拉着珠儿就出去。其实她也不想这么快去见那个帧王爷,第一,不想让珠儿受那个王爷的责罚,第二,不想她看见额间的那枚胎印。这么多年来,不知什么原因,就是不想让人看见额间的那枚印红。珠儿还是走着莲步领着路,终于在一间房门口停住。珠儿福了福身在门外说道“王爷,奴婢已将盈盈姑娘领来”“嗯,你下去吧”珠儿应了一声,瞟了我一眼转身走了。刘盈站在房门口,听着刚刚房间里传来的声音,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进呢,前面是一个阴睛不定,看不出他脑子在想些什么的家伙,不进呢,也是死路一条,蹲大牢和老鼠为伍。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不知是因为秋天夜晚已寒还是因为里面那个王爷。她握了握满是汗水的手,低着头推开了门,走了进去。李帧正坐在桌前端着酒一饮而尽,看着眼前的这个白衣人儿,低拉着头一直望着自已的鞋面,一声不发,想必是蹲牢蹲老实了。“你叫什么名字”他方才听通报叫她盈盈。“回王爷,奴婢叫刘盈”刘盈在心里思量了好久,是称我呢,还是称奴婢比较合那个帧王爷的意,免得又惹的她受罪。看来她是吃硬不吃软,在牢里关了一会,脑子到是变的灵活了。知道尊卑改自已叫奴婢了。他放下酒杯走到书案前,“这些是什么东西”指着案上那堆他不知为何物的东西问着还是低着头的她。只见她慢慢的抬起那张不施粉黛白净的脸,望了一眼他,又望向他前面案几的东西,她笑逐颜开的跑到案前拿着她那些东西。“你们,你们,把我的包带回来了呀,太好了,真是谢谢你们了”她一个一个流光异彩的在案上翻看着“太好了,太好了,一个也没有丢,这下在这里可有混饭吃的家伙了,呵呵!”当她跑到他身前时,他心里有着莫明的心悸,好像这种感觉好熟悉,有着强烈的感应,好想一把拥她入怀。看着她兴高采烈的样子,嘴角露出了一丝笑连他自已也没有察觉。“那你告诉我,这些是何物?”他望着她那双黑眸如漆的眼。不知是因为心里的悸动还是因为她的表情,他在问她话时,已把称呼改为‘我’了。“这个叫化妆盒,这是手机,这是微型笔记本,这个叫……"她一样一样拿在他眼前眉飞色舞说着。他脸阴沉了下来,她说的这些东西,怎么他一样也听不明白。“你说,这是——化妆盒?”他指着那个黑色的盒子用猜疑的语气问她。她拿着手机按了张倩的手机号放在耳边,听到他问她话,她望了一下他指着的东西,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其实她心里还是存着一点希望的,她还是想回到自已该呆的地方,而不是在这个无依无靠的古代。“该死,打不通”她焦急万分的拿着手机在打了一遍,那边还是没有回音,她拿着手机一看,怒吼道:“什么,没信号!”她翻了一个白眼,无助的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难道我真的要在这呆一辈子吗,可我不想呆在这呀,我该怎么办呀!”他看着她拿着一个东西从喜到怒在到悲的这张脸,眼神呆滞安静的坐在那儿,心里莫明的被她牵触着。忽然她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来,“我不要呆在这,我不要,无论如何也要回去,我要回去,管它什么祖训,管它什么什么那个,欠的,总是要还的,谁欠的谁还去,关我屁事呀……"她在他面前六神无主的来回走着,嘴里还是在喃喃自语着。他一把拉住她拥入怀中,他听到她不想呆到这说要回去,回去她来的地方,心里顿时慌张起来,害怕她就在眼前消失,害怕她就这样失去她。“我不准你回去,不准,你要一辈子呆在我的身边,要一辈子!”他用他那沙哑的声音宣告着他的拥有。她呆了,呆呆的被他抱着,呆呆的听着他对她的宣告。好像,好像这个拥抱让她等了千百年,感觉好熟悉。
葬恋万世流芳
葬恋万世流芳
她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到了架空的中国古代。 百千年的传承之物,为什么传向她这一代就无缘无故地被带进了这里?当他抱着她时,像是,像是这个紧紧拥抱让她等了百千年,觉得好陌生! 身临其境的梦境帮她找到了了答案。 皆因前...[更多] 书籍简介:她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到了架空的中国古代。 百千年的传承之物,为什么传向她这一代就无缘无故地被带进了这里?当他抱着她时,像是,像是这个紧紧拥抱让她等了百千年,觉得好陌生! 身临其境的梦境帮她找到了了答案。 皆因前生的一句万世之约:“千秋万世,至死不渝!” 望着手拿麒麟剑刺入她胸内,另一端的他,她婉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