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葬恋万世流芳

第十四章 恩惠葬恋万世流芳

发表时间:2020-10-18 11:38:19

第十四章恩惠“你这死丫头,本娘娘命你去买上好的胭脂水粉,你这狗奴才即然用这低等的货色搪塞本娘娘,你是看不见棺材不潸然泪下,要你明白本娘娘的很厉害!”然后传来丫鬟娇弱的祈祷声。这淑妃又唱着哪一出戏!刘盈把被子拉上遮住了头,她不爱听外面走廊的争吵声。虽


推荐指数:★★★★★
>>《葬恋万世流芳》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恩惠葬恋万世流芳》精选:

第十四章恩惠“你这死丫头,本娘娘命你去买上好的胭脂水粉,你这狗奴才即然用这低等的货色搪塞本娘娘,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要你知道本娘娘的厉害!”接着传来丫鬟柔弱的祈求声。这淑妃又唱着哪一出戏!刘盈把被子拉上盖住了头,她不想听外面走廊的吵闹声。虽然这些天来她起的在晚,季管家也没有来崔促过要她起来干活,就连每天的工作量也大大的减少,弄的她好不习惯,干脆睡她个日上三竿。“娘娘,求你放过奴婢吧,奴婢眼拙,分不清哪些是上等品哪些是下等品,求娘娘开恩,求娘娘开恩!”秋兰泪流满面的说完,然后便劲的磕头请求淑妃发发善心。淑妃瞧都没瞧跪在地上的秋兰一眼,只是抬手揽了揽袖裳。淑妃的贴身侍女若玲傲慢的瞟了一眼低头跪着的秋兰一眼。“淑妃娘娘可是金身之躯,高贵雍华,哪里会用你们这等奴婢所用之物,”她用不屑的眼神环绕了四周的丫鬟们,得意的扬了扬嘴角大声说道:“这等水粉只配你们这些丫鬟!”“这下秋兰可惨了,谁不知淑妃这些天来发脾气发的比以往的更加厉害,”“是呀,我昨天还被淑妃打了两巴掌,现在还疼着呢!”说完嘟着小嘴委屈的摸了摸脸颊。“秋兰若是被杖责了,恐怕要几天也下不了床了,哎!”“你们看那个若玲,不就是跟了一个出生好的主子嘛!她还不是跟我们一样是个奴婢命!”一群丫鬟们同情的远远望着走廊哭的泪如泉涌的秋兰,都在但心她这般弱不禁风的身子能不能挺的住那三十大板,可谁也不敢去淑妃面前求情只怕会殃及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秋兰被家丁拉着去杖房。‘吱呀’门开了。刘盈漫不经心的走了出来,打了一个哈哈,伸了一个懒腰。这时淑妃正好走过,差一点刘盈那个懒腰伸到了她脸上。“珠儿,快看,那不是新来的丫鬟刘盈吗!”盈盈你还真出来得不是时候呀!珠儿和一群丫鬟眼睛齐刷刷的望向了刘盈,希望她不要殃及在内。淑妃一看是刘盈,心里更是火冒三丈,想想前些天王爷根她说的那些话,说是不要去难为下面那些丫鬟,还说她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季管家会安排好下人们的工作,这些不用她这个淑妃*心,表面上她是应了,可心里早已想到王爷嘴里说的是谁,就是眼前长得让她牙痒痒的刘盈。“哟,哟你这丫鬟还真好命,竟然睡到这般的时辰。”前面拉着秋兰的家丁听到后面淑妃的声音停了下来。刘盈望着家丁手里的秋兰。约莫和珠儿关不多大吧,一身丫鬟衣裳膝盖处已有些污渍,脸上已哭得是以泪洗面,额头已是又红又紫。刘盈望了望眼前的泼辣淑妃,脸靠着她脸更近,端祥了一会儿。淑妃让她看着很不自在。“你想干嘛?”淑妃往后退了一步,搂了搂披纱。“我看娘娘这几天估莫着是没有睡好吧,怎么脸色这么差呀!”淑妃瞟了刘盈一眼,抬手摸了摸脸。这几天她确实是没有睡好,心神不宁,可让她伤神的就是眼前这个刘盈,长得这副勾魂相,万一王爷被她迷住了,那王妃这个正宫之位启不是让这个贱人得了去。若玲当然知道自家的小姐为什么会有这般的脸色,她也很气刘盈这般的相貌把自家的主子比了去。若玲走到刘盈面前,趾高气扬的把脸凑了过来:“我家小姐日夜为府里的事*心,当然是寝不能安,食不能咽!”说完还冲刘盈‘哼’了一声。这个若玲倒是好,一心护着主子,可跟了一个这样的主子,哎,可惜呀。“哦,原来淑妃忙着‘这些事’呀,这当然会使这娇好容颜尽失了!”说完望着前面不抱任何希望的秋兰。淑妃听着她那句容颜尽失,命若玲赶快拿镜子给她瞧。只见若玲刚从袖子里掏出铜镜就被淑妃抢了去,猛对着镜子目不转睛的瞧着。刘盈在心里偷笑了几声,呵呵,看来这个淑妃真是爱美的不得了。淑妃望着镜中憔悴的自己,一气之下把那面精美的铜镜摔在了地上,恶狠狠的瞪着还在呜呜咽咽的秋兰。糟糕,人倒是没有救到,还惹毛了淑妃。“给本娘娘拖到杖房里打五十大板,看她还敢不敢在拿这等胭脂水粉给本娘娘用!”胭脂水粉,难倒就是为了这个眼前这个丫鬟就要挨板子,这个淑妃也不瞧瞧她的妆容,以她的化妆技巧用在好的化妆品也好不了那里去,还不是化成一个五颜六色的大花脸。秋兰一听屁股上又加了二十板子,吓得全身打哆嗦,脸上更是惊恐万分,分不出是汗水还是泪水,一双盈盈秋水的黑眸望着刘盈。家丁得了淑妃的令,心中满是惋惜的拉着秋兰往杖房方向走去。“等等,不就是一盒胭脂水粉,用不着要打的人家皮开肉绽吧!”家丁们听着刘盈的话脚步停了下来,他们倒是很希望秋兰不用受这般的打。“把那盒水粉拿来让我看看。”淑妃瞟了若玲一眼,若玲又从袖袋里拿出一盒水粉来,她‘喏’了一声重重的递给了刘盈,转身又回到了主子跟前。她们倒想看看刘盈耍什么把戏。“嗯,这个香味很好闻,粉质也不错很细腻,最主要的是它还是天然的,没有添加一点化学成份,”刘盈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沾了沾胭脂。两主仆看着她仔细的观察那盒水粉,听着她说些莫明奇妙的话,什么叫化学成份,俩人面面相觑。“这粉没有问题呀,还是上好的水粉,那你们为什么还要责罚那位丫鬟。”淑妃看着刘盈既然用审问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因为王爷叫她不要去惹眼前这个刘盈,刘盈才可以安安稳稳的呆在王爷里这么多天,她倒好来惹起她来了,自个是看的清清楚楚王爷对这个刘盈很是不一般。“刘盈,你别忘了你也只是个丫头,本娘娘的事你少管,不然连你也打,”说完就从她身边走过。“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家丁在心里感叹了一声,拉着秋兰就走。最近倒是手痒,有些天没有动动手帮人化化妆了,可眼前这个淑妃可不是她想化的对象,可是为了救眼前哭得已泪洗面的丫头,也只能委屈一下自己的一双巧手了。“如果我能把你的脸化成出水芙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你是否愿意放了她。”淑妃停住了脚步。果然这招奏效,女人哪个不要美。丫鬟们像是看到了希望般,脸上露出了笑容。秋兰更是泪汪汪的望着她。淑妃转过身走到刘盈面前,一双丹凤眼瞅着刘盈。“你若是不令本娘娘满意,那你也跟着挨上个五十板子!”“娘娘只管放心,刘盈是吃这碗饭的,就算是张丑脸也会把它化成张美人脸。”“你!”淑妃听着她的话语中之意像是在骂自己,她忍了忍吐下一口气,围着刘盈审视了一番。“好,那就别怪娘娘我没把话说在前头,挨板子可是你自个讨得!”“回房”若玲幸灾乐祸嘴角扬了扬,经过刘盈身边瞟了她一眼,跟着淑妃后面走着。珠儿跑了过来愁着一张脸拉着刘盈,刘盈笑了笑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朝那主仆俩方向去了。家丁看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被淑妃整成这个样,不忍心就放了她。“秋兰,秋兰怎么样,疼吗?”“你看,额头磕成这样哪有不疼的。”一群丫头看淑妃已走远,一下子全跑到了秋兰面前,虽然当时没能出来说上什么,可心里还真是替她着急。秋兰望着刘盈的背影,嘴里自语道:“刘盈,我会记住你这份恩情的!”
葬恋万世流芳
葬恋万世流芳
她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到了架空的中国古代。 百千年的传承之物,为什么传向她这一代就无缘无故地被带进了这里?当他抱着她时,像是,像是这个紧紧拥抱让她等了百千年,觉得好陌生! 身临其境的梦境帮她找到了了答案。 皆因前...[更多] 书籍简介:她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到了架空的中国古代。 百千年的传承之物,为什么传向她这一代就无缘无故地被带进了这里?当他抱着她时,像是,像是这个紧紧拥抱让她等了百千年,觉得好陌生! 身临其境的梦境帮她找到了了答案。 皆因前生的一句万世之约:“千秋万世,至死不渝!” 望着手拿麒麟剑刺入她胸内,另一端的他,她婉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