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若成忆

第二十章 冰冷回忆若成忆

发表时间:2020-10-18 11:38:20

第二十章冰冷回忆“娘娘,得罪了。”两个侍卫将慕容湘楚推进牢房后,利落的上了锁,便离开了。好疼!不知是不是侍卫手劲太大,慕容湘楚一个不留神,跌倒在地上,脚崴了一下,疼得她皱起眉头


推荐指数:★★★★★
>>《若成忆》在线阅读>>

《第二十章 冰冷回忆若成忆》精选:

第二十章冰冷回忆“娘娘,得罪了。”两个侍卫将慕容湘楚推进牢房后,利落的上了锁,便离开了。好疼!不知是不是侍卫手劲太大,慕容湘楚一个不留神,跌倒在地上,脚崴了一下,疼得她皱起眉头直吸气。不过现在这时候,自怜自艾也没有用不是吗?她咬咬牙,挣扎着爬了起来,缓步走到那张简陋的床边,坐了下来,褪下鞋袜,轻轻揉着脚踝处。脑海中又浮现出刚刚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她垂下美眸,心中五味杂陈。她其实已经大概猜到欧阳云寒对欧阳西辰说了什么了……姑且不论那黑衣人是如何潜入皇宫的,光他所使的那套剑法,就能让她百口莫辩。不然,她也不会呆在这大牢之中了。可是……真的会是他吗?那黑衣人的剑法……慕容湘楚靠在墙上,往事如一潭春水在心湖中悠悠荡开……*********************************************************************************慕容山庄。“老爷……少爷……不……不好了……小……小姐……”慕容家的副总管从望雪轩一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闯入清风阁。“什么事?小姐怎么了?”慕容湘枫面露不悦之色。“小姐不见了!”副总管面色惨白。“什么?!”慕容桦、慕容湘枫吃了一惊,同时问。还是慕容桦冷静些,他沉声道:“怎么回事,说清楚!”“是。小姐昨儿个早上除了山庄,说是去玩一天,可是……直到今天早上,也没见她从大门回来,小人起初以为小姐从别的地方偷偷进来了,于是和下人们去小姐房里看了看,没发现。然后就在山庄里到处寻找,可找遍了山庄,也没看见小姐……”“等等。”慕容湘枫脸色逐渐转青,“小姐出山庄,我和庄主怎么不知道?”“这……”副总管脸色煞白,嗫嚅了半天,说道,“小姐……让小人不要说……她说……反正一天不到就回来……”“混账!”慕容桦一拍桌子,“小姐出庄这么大的事都不禀告,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庄主吗?!”“庄主饶命!”副总管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跌倒在地,拼命求饶。“爹,您先平静平静,别气坏身子,我这就去找楚楚。”慕容湘枫安抚着父亲。“好吧……多带些人……”慕容桦吩咐道。“禀庄主,有人送来一封信,请庄主过目。“信?拿过来看看。”慕容桦接过信,打开,看了几眼,霎时脸色大变。“怎么了,爹?”慕容湘枫拿过信,只见信上写着:慕容大小姐现在凤城西郊二十里处一茅屋中,速带一千万两银票前来换人。只许一个人来!“兹兹”几声,这张纸已在慕容湘枫手中成了碎末。慕容湘枫俊美的脸变得铁青,敢绑架他的妹妹,是谁活腻了不成?他当下转身,对慕容桦说:“爹,没事,我现在就去西郊救妹妹,您放心。”慕容桦点了点头:“去吧。”慕容湘枫等了等在地上发抖的副总管:“如果楚楚出了事,我第一个拿你开刀!”语毕,旋即出门,留下即将昏倒的副总管和担忧爱女的慕容桦。风城西郊。慕容湘枫策马狂奔,来到西郊信上所指的茅屋跟前。他刚下马,就有数十个黑衣人蜂拥而出,将他团团围住。慕容湘枫扫了一眼,淡淡的开口:“我看,各位将我约至这里,怕不是为了钱吧!”其中一黑衣人冷笑一声:“慕容少庄主果然聪明,可惜……如此聪慧的人,就要从世界上消失了。”慕容湘枫不跟他们争辩,他只是问:“我妹妹呢?”那黑衣人依旧是狂妄的口气:“令妹在这儿。少庄主放心,你们兄妹很快就会‘团聚’了。”说着,一个黑衣人从小茅屋出来了,还押着一个少女。“哥哥!”慕容湘楚看见慕容湘枫,毫无喜悦之色,“哥哥快走,他们要杀你!”慕容湘枫笑了:“别担心,楚楚,他们……还没有那个本事。”那为首的黑衣人恼了:“哼!死到临头还夸海口!上!”说着,数十把剑向慕容湘枫刺去!寒光一闪,慕容湘枫手中已多了一把长剑,那长剑泛着青光,寒气逼人。只见慕容湘枫一个转身,白色长袍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还没等众人看清楚,离他最近的一名黑衣人头颅已然飞了出去!“上!”为首黑衣人一声令下,一场搏杀开始了。慕容湘楚在一旁观战,一开始心惊胆战,可没过多久,心就放下来了,三十多个黑衣人大部分都已倒下,看来哥哥对付他们没什么问题……牢中的寒气将慕容湘楚拉回了现实。那是她第一次看见慕容湘枫杀人,令她惊讶的是,慕容湘枫所使的那套剑法很是优美,居然能在瞬息间置人于死地,而且,当那些人全部倒下后,慕容湘枫的身上竟然没有沾上一滴血!她问慕容湘枫,慕容湘枫只说是那套剑法是慕容家代代相传的,只有慕容家的嫡系子孙掌握。而刚刚在御花园,那黑衣人所使分明就是这套剑法,虽然他使得没有慕容湘枫那么优雅,但招数却是如出一辙!欧阳云寒想是看出了这一点,他常年在外,知道这套剑法的一两招也不足为奇,恐怕也就是因为这一点,他和欧阳西辰才都会认为是他们慕容家派刺客来行刺的吧!可是……哥哥怎么会做这种事?慕容湘楚看着牢房的墙壁心中泛起了疑惑……
若成忆
若成忆
她曾我以为,那场浪漫邂逅,是幸福和快乐的就,却忘了了何为天妒红颜;一场恩怨,一次爆炸,她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复活后,曾经的恋人竟成亲生哥哥,就在她打定主意忘了一切,再次就时,又被卷进一场爱恨纠葛中……当繁华热闹落尽,一切归入最初的波澜不惊,她才明白了,人生,注定一生其中包含太多无可奈何,她所能做的,是惜取眼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