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若成忆

第二十一章 疑云重重若成忆

发表时间:2020-10-18 11:38:21

第二十一章疑云重重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容湘楚会觉得困了,她合上眼,准备好小歇一会儿。“卡拉卡拉”一阵开锁的声音。她忙睁开眼睛眼睛,却教眼前的人惊了惊,欧阳西辰?他怎么会突然来这里?欧阳西辰的脸色较之早先并也没明显好转,仍是一片铁青,看得慕容湘楚难免有些心慌


推荐指数:★★★★★
>>《若成忆》在线阅读>>

《第二十一章 疑云重重若成忆》精选:

第二十一章疑云重重不知过了多久,慕容湘楚觉得困了,她合上眼,准备小憩一会儿。“卡拉卡拉”一阵开锁的声音。她忙睁开眼睛,却教眼前的人惊了惊,欧阳西辰?他怎么会突然来这里?欧阳西辰的脸色较之先前并没有好转,仍是一片铁青,看得慕容湘楚不免有些心悸,这个男人平时看起来风流倜傥,无害的很,但是……直觉告诉她,他没那么好惹。“慕容湘楚,头抬起来。”欧阳西辰的声音冷得不带一丝温度。连称呼都改了?慕容湘楚在心中无力的苦笑。看来是真的怀疑她了!也难怪,朝廷对慕容家一向忌惮,这次来了个刺客,怎能掉以轻心?换做她,说不定态度比欧阳西辰还恶劣。但她还是乖乖得抬起头来:“臣妾在。”“那个刺客你认识吗?”“不认识。”慕容湘楚很镇定的回答。因为她确实不认识那个人,如果是慕容家的人,她倒有可能认识,问题是,仅仅一个会使那套剑法的人,她就不一定了。“真的吗?”欧阳西辰声调上扬,他不怎么相信。“臣妾的确不认识。”慕容湘楚仍是那个回答。“那么……他所使的‘逍遥剑法’你也不认识了?”欧阳西辰这回声音倒是不再冰冷了,却更令慕容湘楚不安。“这……”她低下头,想了想,决定还是说实话,“臣妾认识。那是慕容家的绝学。”“慕容家的绝学?哼……这么说,别人不会使才对喽?”“应该是……”欧阳西辰的嘴角弯出一个弧度,却看得人心里直发毛:“一派胡言!”慕容湘楚被他突如其来的怒吼吓了一跳,头低得更低了。只听欧阳西辰的声音怒气更盛:“慕容湘楚,你当朕傻子是不是?你以为这样说就能让朕相信你是无辜的?门儿都没有!既然是慕容家的绝学,外人怎么可能使得那么精熟?少胡说了!朕一个字都不信!”这个女人,算他看错她了!“皇上……”慕容湘楚柔弱的声音响起,毕竟,任何一个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被吓到,她也不例外,但是她的声音仍然很坚定,“无论皇上相不相信……臣妾没有骗你,臣妾真的不知道,那个刺客为什么会使‘逍遥剑法’,就连臣妾的哥哥也极少使它……”说着,她抬起头来,望进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无所畏惧:“皇上,臣妾可以发誓。”欧阳西辰凝视着她那双坚定的眸子,有片刻的愣怔,他口气也稍稍软了下来:“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慕容家,你有什么话说?”“皇上,有时候……眼睛也并不可信。”********************************************************************************翔龙殿。欧阳西辰靠在椅子上,回想着慕容湘楚的话,眼睛……有时……并不可信……他虽并没有将慕容湘楚从大牢里放出来,但是心中却因这句话起了动摇,的确,能将‘逍遥剑法’练得炉火纯青的,不见得就一定是慕容家的传人……也许,朕错怪慕容家了……“皇兄?”一个男子的声音将欧阳西辰从深思中拉回现实,他抬起头:“云寒。”“皇兄有心事?”欧阳云寒盯着兄长不太一般的的脸色,促狭得问。“没什么。”欧阳西辰轻描淡写的带过,“说吧,事查的怎么样了?”欧阳云寒面色一正,放低声音道:“我今天去各个宫门问了,守卫都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人进来过,不仅如此,最近几天都没有什么人进出宫门,所以……”“有内贼是吧?”欧阳西辰接口道。“是的,而且这个内贼很可能还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他估计早在之前就将这名刺客化装成太监之类的人带进宫了,然后这名刺客就一直躲在暗处,伺机出手。”欧阳西辰嘴角再度勾起一抹冷酷的笑:“继续查,一定要把这个内贼揪出来!对了……另外一件事呢?”欧阳西辰挣扎了许久,还是开口问了。“这……皇兄。”欧阳云寒将声音放得更低,“我这两天主要就在查这件事,逍遥宫十分神秘,很难查到些什么,不过……”欧阳云寒面露难色。欧阳西辰心一紧,他点点头,示意欧阳云寒继续说下去。欧阳云寒这才说:“据我了解,就算逍遥宫,也不是所有人都会使‘逍遥剑法’,只有少数会使,而且,逍遥宫大都是些祖祖辈辈效忠慕容家的死士,怕不会有什么叛徒……”他越说,欧阳西辰脸色就越难看。“不过,皇兄。”欧阳云寒忙接着说,“也许当年除了慕容晔外就有其他人会使也说不定,也有可能是逍遥宫的人将剑法传给别人……反正有一点,我认为,慕容湘枫不会笨到派人用‘逍遥剑法’行刺。”欧阳西辰皱眉:“此话怎讲?”“你想啊,慕容湘楚现在还在宫里,如果行刺的招数别人看不出来也就罢了,一旦被看出是‘逍遥剑法’,慕容湘楚肯定要倒霉,慕容湘枫是出了名的疼妹妹,他怎么会让妹妹冒这么大的风险?”“或者他是抱侥幸心理?认为哪个刺客一定杀得了朕,或者根本没有人看得出来他的‘逍遥剑法’呢?”欧阳云寒摇摇头:“不,慕容湘枫不是这种人。以他年纪轻轻就将慕容家发展成如此壮大来看,他绝不是个喜欢赌这种一不小心就掉脑袋的事的人。”欧阳西辰低下头,像在沉思些什么,许久,他缓缓抬头:“云寒,那你说,我该不该把慕容湘楚先放出来?”欧阳云寒点点头:“应该。如果慕容湘楚被下狱的事传到慕容湘枫耳中,难免会有不利的影响,况且,我想,单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应该构不成什么威胁,但是,要派人在潇湘阁周围监视。”“好,就这么办。”
若成忆
若成忆
她曾我以为,那场浪漫邂逅,是幸福和快乐的就,却忘了了何为天妒红颜;一场恩怨,一次爆炸,她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复活后,曾经的恋人竟成亲生哥哥,就在她打定主意忘了一切,再次就时,又被卷进一场爱恨纠葛中……当繁华热闹落尽,一切归入最初的波澜不惊,她才明白了,人生,注定一生其中包含太多无可奈何,她所能做的,是惜取眼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