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锦此一生

第三十七章 赴宴

发表时间:2021-11-02 15:29:35

“那是自然!正好杰哥儿现在的是一个人读书学习,江先生的公子只比他小两岁,以后一同读大学是了!”陆亦铎答应下来得痛痛快快,又然后问着:“江先生他们现在的居住哪儿?”“占时居住通州的一个客栈里。”陆亦钟作出解释道:“我本来是想直接带他们来家里的,但江先生据说你还“那你就再跑一趟吧,尽快把江先生父子二人接来,现在南小院正好空着,离京之前可以先住在那儿。”。


推荐指数:★★★★★
>>《锦此一生》在线阅读>>

《第三十七章 赴宴》精选:

“那是自然!正好杰哥儿现在也是一个人读书,江先生的公子只比他小两岁,以后一起念书就是了!”

陆亦铎答应得痛快,又接着问道:“江先生他们现在住在哪儿?”

“暂时住在通州的一个客栈里。”陆亦钟解释道:“我原本是想直接带他们来家里的,但江先生听说你还不知道这事,执意要等你同意了才过来……”

“那你就再跑一趟吧,尽快把江先生父子二人接来,现在南小院正好空着,离京之前可以先住在那儿。”

陆亦钟点头应是。

兄弟二人并肩走出了正院的垂花门。

陆亦钟却迟迟不往他所住的西院走,而是站在门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陆亦铎见状,也停住了脚步。

“还有件事,我想着得问问你的意见……”陆亦钟吞吞吐吐地开了口:“那个贺楷现在不是在我们礼部当主事吗,虽然也是个小官,却比我和陈赞的级别要高些,昨儿个他邀请了几个同僚今日去他家吃顿便饭,也叫了我和陈赞,你说我去还是不去?”

陆亦钟一口气说完,站在那里小心谨慎地等着陆亦铎的回答。

陆亦铎却丝毫没有一点为难的样子。

“既然都是同僚,你去便是了,以后还要在衙门一起共事,也不可能完全不来往。”

陆亦铎想了想,又加了句:“咱们又没做那对不起别人的事,你别一提起贺楷就遮遮掩掩的,以后在你嫂子面前也是一样!”

陆亦钟点了点头,与陆亦铎在垂花门前告辞回了西院,准备一会儿去贺府赴宴。

陆亦铎则是刚一进东院的月亮门,就看见一旁的石桌旁陆清容正和绿竹在那里不知捣鼓些什么。

今天下午耿氏又去东院找尹屏茹聊天,陆清容就有些无聊地带着绿竹在院子里闲逛。

看见地上被风吹落的海棠花,便捡起来用手帕包上,想试试看能不能做成干花。

陆亦铎见她小心翼翼包着那些花瓣的样子,觉得好笑,过去将陆清容抱了起来,往正屋走去。

待到进了正屋,耿氏一见陆亦铎回来,便起身告辞了。

尹屏茹也似松了口气般,过去把陆清容接到自己怀里。

“这几日每天回来都能看见她啊!”陆亦铎没想到尹屏茹跟耿氏居然能聊到一起。

“是啊,每天都过来跟我说话呢。”尹屏茹倒是很少能插上话,“一直在给我讲河南的风光,中岳嵩山、少林寺之类的,刚刚正说着开封的北边有个地方,是远眺黄河风光的好去处……”

陆亦铎听着不禁有些诧异,这耿氏从出生就没离开过京城,怎么对河南的风光如数家珍起来……却也没有深究。

他今天最高兴的事莫过于给陆呈杰请到个好西席,赶忙把这好消息告诉了尹屏茹。

“江先生还同意其他几个孩子可以去旁听,我看清容也能去!”陆亦铎望向陆清容,“清容虽然还小,但却从不哭闹,而且上次我见她把自己名字写得就挺有样子。”

“她才多大啊!哪能听懂江先生讲些什么……”尹屏茹笑他这也太拔苗助长了些,心里却是十分欢喜。

“这倒无妨,也不指望她现在就能听懂,就当是去玩,先看看她有没有兴趣再说。”陆亦铎笑道。

与尹屏茹和陆清容一同用晚饭的时候,他把这位江先生的来历以及能请到他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

原本对跟着一起去读书没有太大兴趣的陆清容,也逐渐对这位江先生有些好奇起来。

尹屏茹更是觉得陆亦钟真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

“你说我这个做母亲的要不要过去向二叔道声谢?”

“今儿个都这么晚了,明天再说吧!”

陆亦铎赶紧阻止了尹屏茹的想法。

因为他知道陆亦钟现在根本不在家,而是出去赴宴了……

此时的陆亦钟,正与礼部的同僚一起在贺家的厅堂里用饭。

说是宴请,其实也就一桌不到十人上下,大都是才进入礼部不久的新人。

贺楷这个主事,在今天的桌上就算品级较高的了。

但为了在同僚面前更有面子些,他还把邱沐云的大哥邱永安也请了来。

这个邱永安,陆亦钟在恩荣宴上是见过的,印象中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斯文公子模样。

今日一见,似乎与记忆中相差甚远。

只见如今的驸马都尉邱永安,一袭宝蓝色绣金云纹团花直裰,头冠上插着一支碧玉簪,举手投足间,居高临下之意尽显,竟是与那日在恩荣宴上判若两人。

邱永安并未打算与他们一同用饭,只是开席的时候举杯说了几句场面话,就以“有事在身”为由先行离去了。

倒是邱沐云,虽说是女眷,又身怀六甲,还是出来和大家寒暄了几句。

今日邱沐云穿了一件青绿色竹纹圆领对襟褙子,湖色的综裙,头发挽了凌云髻,只插了支赤金镶绿石的簪子,倒是并不张扬。

刚刚邱永安说话的时候,她就一直站在一旁。

陆亦钟见了,下意识地还以为那是贺楷的小妾。

直到贺楷给大家介绍了,方才知道原来这就是邱沐云!

陆亦钟不禁心中十分惊讶。

先是与贺楷私相授受,后又把尹屏茹逼得和离,陆亦钟一直觉得这个女人定然是长得有几分颜色的。

尤其是她逼走的可是尹屏茹啊!那肯定得是个绝色美人吧?

没想到眼前这个顶多能称得上清秀佳人的女人,就是邱沐云。

陆亦钟不免有些诧异,真是人不可貌相……

陆亦钟不太擅长隐藏情绪,向来是心里有什么都摆在了脸上,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见陆亦钟如此眼神复杂地望着自己,邱沐云心中大为不快。

当时听说尹屏茹这么快就带着陆清容再嫁,而且陆亦铎的官职又比贺楷高了那么多,她心中就已经开始愤愤不平。

凭什么好事都让尹屏茹一个人占了,处处坐享其成,而她却还要靠着娘家的关系帮贺楷捐官、搏前程……

而且贺楷最后居然去了礼部,为了这事儿她还与哥哥闹了好久的脾气。

礼部的主事原本是个不错的职位,但也要看在谁手底下当差啊,如今的礼部尚书好死不死正是那与她和离过的孙一鸣的堂叔!

锦此一生
锦此一生
“清容,要不然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随谁?”再次穿越而至的陆清容刚满7周岁,就正面临这么个难办的问题。陆清容会觉得,娘亲太轻率了……此时最让她慌神的,便是陆清容在刑部大堂上那些只说了一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