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锦此一生

第三十八章 玩伴

发表时间:2021-11-02 15:29:35

邱沐云是真的不想再跟孙家扯上任何关系,只好盼着贺楷以后有机会能换个差事。可这捐的官与那些科举出身贫寒之人是没办法比的,升官或调离都是难上加难……邱沐云越想越不高兴。上一次在祥宝斋还自指出挖苦了尹屏茹一番,没忆起现在的事情竟变为了这个样子!最后但是忆起贺可这捐的官与那些科举出身之人是没法比的,升迁或调职都是难上加难……。


推荐指数:★★★★★
>>《锦此一生》在线阅读>>

《第三十八章 玩伴》精选:

邱沐云是真的不想再跟孙家扯上任何关系,只得盼着贺楷以后有机会能换个差事。

可这捐的官与那些科举出身之人是没法比的,升迁或调职都是难上加难……

邱沐云越想越生气。

上次在祥宝斋还自认为奚落了尹屏茹一番,没想到现在事情竟变成了这个样子!

最后还是想起贺楷听到尹屏茹成亲时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心里才稍稍释然了些。

见邱沐云与大家寒暄几句之后便离开厅堂,陆亦钟也将刚才的思绪收回,专心与大家吃起酒来。

虽然桌上众人都不算太熟悉,但在推杯换盏*之间,这顿饭吃得也是有说有笑。

待到散了席,陆亦钟扶着已经喝得有些面红耳赤的陈赞一起从贺府出来,上了自己的马车。

在送他回去的路上,陈赞竟是和他议论起邱沐云来。

“你听说了吗?刚刚那位贺家的**奶,以前的夫君正是咱们礼部尚书孙大人的堂侄儿……”

陆亦钟有些尴尬,并没有接他的话,心里想着陈赞居然在他面前议论起邱沐云的过往,看来他的消息也不怎么灵通……

先送了陈赞回家,陆亦钟随后也回了静林胡同。

第二天一早,他就连忙赶去通州,将江慎之他们请回了陆府。

原来江慎之身边除了四岁的儿子江凌,还有一个略小一些的女儿江云佩。

想着上次没有跟陆亦铎交代清楚,回去又要被大哥念叨办事不牢靠了……

陆亦铎却并没在意这些,十分恭敬地招待了江慎之,二人在书房关起门谈了一个多时辰,方才安排江慎之一行三人住在了东院的南小院。

陆清容听说江先生到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带着绿竹一起轻车熟路地跑去了南小院。

江慎之此时正在收拾他带来的那几箱子书,想着在这里也住不了几天,只是挑了常用的几本拿出来。

见陆清容走进来,听到屋外的丫鬟喊着“四小姐”,才知道原来她是陆府的小姐。

陆清容很是礼貌地喊了“江先生”。

江慎之点了点头,面带微笑地站在那里望着她。

眼前的江慎之和陆清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身穿深蓝色素面交领直裰,发间一支黄杨木簪,江慎之竟是一副虎背熊腰、身材魁梧的样子。

江慎之见陆清容还这么小,自己又一向不太会哄小孩,便喊了正在院子里玩的江凌和江云佩,想让他们同陆清容一起玩。

顺着江慎之的视线望过去,陆清容才看见在院子东面抄手游廊下趴着的两个小人儿。

江凌应该就是那个略高一些的男孩,约有四岁上下,穿了件天青色绫缎袍子,陆清容只能看到他的侧面,此刻他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眼下的什么东西看着,一动不动,对江慎之刚才的呼喊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

在他对面的江云佩则是很快就抬起头,向陆清容这边跑了过来。

一袭水粉色衣裙的江云佩看着有三岁左右的样子,比陆芊玉和陆蔓玉稍稍大了一点,给人的感觉也和她们截然不同。

只见她跑到陆清容面前,一边冲着她笑,一边伸出小手拉着她,与她一起走回了东面的抄手游廊。

走到近前,陆清容才发现原来江凌一直盯着看的是一个围棋棋盘,此刻正有个残局摆在那里。

陆清容顿时心中很是佩服。

人人都说江慎之是状元之才,看来他这一双儿女也十分了得,两个三四岁的小孩居然就下起围棋了。

陆清容对围棋是一窍不通的,故而看向二人的眼神愈加崇拜。

江云佩一看便知陆清容误会了,连忙给她指了指江凌身旁放着的一本《古谱残局》,显然是想说“我也没有那么高深”。

陆清容恍然大悟,原来他这是在跟古谱上的残局较劲,看来自己刚才还是低估了人家……

与江云佩一起趴在旁边看了会儿,陆清容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江云佩也发现了陆清容盯着棋盘一直皱着眉头,便主动拉了她去别处玩。

陆清容跟着江云佩去了她住的屋子,还不忘回头望了江凌一眼,只见他从头到尾并未曾抬眼看她,始终都是那副旁若无人的模样。

江云佩则是十分热情,一进屋就把自己收集的小宝贝都拿出来给陆清容看。

“这个是垂了玉珠的拨浪鼓。”

“这个是爹爹帮我做的喜鹊风筝。”

“这个是不倒翁。”

……

陆清容对这些兴趣不大,却是被桌上一摞图文并茂的字画吸引了视线。

每张纸上都是一个小故事,右边是苍劲俊雅的蝇头小楷,左边是画,虽然皆是极为通俗的“孔融让梨”、“刻舟求剑”一类的典故,但配图却是惟妙惟肖,只有单一的墨色,却让每个故事都活灵活现地跃然纸上。

“江先生画的吗?”陆清容歪着小脑袋好奇地问道。

“旁边的字是爹爹写的,画是哥哥画的!”江云佩很是自豪地回答。

陆清容闻言,不禁对江凌的佩服又强烈了几分。

今日的陆清容心中非常开心,只因她终于找到了江云佩这个玩伴。

平日里陆亦铎的几个孩子都住在正院,只有早晨随尹屏茹去给陆夫人请安时才能偶尔碰到。

而且陆芳玉比她大太多,似乎也不太喜欢与她亲近;陆芊玉则更多的时候都跟陆蔓玉闹在一团……

江云佩就不一样了,虽然年纪也不大,却格外谦和稳重,又不失活泼。

这几日,陆清容一有空就往南小院跑,和江云佩一起练写字、画画。

她还把自己前些天收集的已经晾干的海棠花也拿了来,二人找了一些棉布和丝绸,费了好大劲缝制出两个香包,把那些风干的花瓣塞了进去。

虽然香包有些歪歪扭扭的,也没什么香气,但二人都十分欢喜地戴在了身上。

而江凌一连几日仍旧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而琢磨棋谱,时而提笔作画,从来就没搭理过陆清容。

陆清容则是完全不在意,始终与江云佩玩得不亦乐乎。

转眼间,就到了陆亦铎即将启程离京的日子。

锦此一生
锦此一生
“清容,要不然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随谁?”再次穿越而至的陆清容刚满7周岁,就正面临这么个难办的问题。陆清容会觉得,娘亲太轻率了……此时最让她慌神的,便是陆清容在刑部大堂上那些只说了一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