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锦此一生

第三十九章 侯府

发表时间:2021-11-02 15:29:35

原本吏部的文书上写着让陆亦铎一个月内到任,后来因为他成亲一事,又给宽限了十天。眼看五月快要过半,陆亦铎决定三日之后就启程前往河南,争取在月底前赶到。以往每次回京,临走之前


推荐指数:★★★★★
>>《锦此一生》在线阅读>>

《第三十九章 侯府》精选:

原本吏部的文书上写着让陆亦铎一个月内到任,后来因为他成亲一事,又给宽限了十天。

眼看五月快要过半,陆亦铎决定三日之后就启程前往河南,争取在月底前赶到。

以往每次回京,临走之前都要去靖远侯府辞行的。如今明知道靖远侯蒋成化还在闭门养病,去了十有八/九也是见不到,但该去还是要去。

一大早陆亦铎先是与尹屏茹一同去给母亲问安,顺便把离京的时间安排禀了陆夫人,回来用过早饭后,就往直奔荣恩街而去。

陆亦铎从靖远侯府回来的时候,陆清容正在和尹屏茹一起整理她过去的小衣裳,一些已经穿不下的就不再带去河南了。

虽然紫藤阁才是陆清容的住处,但这些日子她基本只有晚上睡觉才会回去,白天或是去南小院找江云佩,或是在正屋陪着尹屏茹。

陆亦铎一进来,看到屋中的情景,便对尹屏茹说道:“帮清容也找件素净的衣裳吧,明日你们随我去一趟靖远侯府!”

“我们也要去?”尹屏茹有些诧异,“你刚刚不就是去的靖远侯府?”

“今日吴夫人请了白云观的道长给侯爷做法事,驱除病魔,说是要做上一整天,不能见客。”

陆亦铎接着道:“是吴夫人让人传的话,特地提到还没见过你和清容,让我明日带着你们一起过去!”

“只带着清容一个孩子吗?”

“对。”

“那杰哥儿和芳姐儿他们,吴夫人都见过?”尹屏茹有些犹豫地问道。

“见倒是都见过……”陆亦铎回想了片刻,“不过也是春宴之类的,人多得很,这么单独见面倒不曾有过。而且那时候有姜夫人在,吴夫人多是陪在一旁,显有说话的机会。”

其实陆亦铎心里也有点纳闷,之前自己两次拜访都没能见到正主儿,为何这次陆夫人竟如此热情还点名要见尹屏茹母女。

但由于陆家与靖远侯府素有往来,他也并未再多想,只是提醒尹屏茹靖远侯府的丧期未过,明日的穿戴装扮务必在意些。

一旁的陆清容听到明日要去见吴夫人,心里瞬间晃过两个画面,一个是济南城外清潭寺门前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另一个则是那日荣恩街银山压顶般的出殡场景……

未曾谋面,她已经对吴夫人有种莫名的抵触。

隔天一早,尹屏茹自己身着一件素色梅花暗纹对襟褙子,牙色的综裙,给陆清容穿了月白色的杭绸小袄,白色挑线裙子,二人通身的首饰也都是白玉、素银为主。

辰正时分,陆亦铎带着她们母女二人坐上陆家的黑漆平头马车驶出静林胡同,巳初便到了荣恩街。

荣恩街一共住着三家,靖远侯蒋家居中,燕国公唐家和武定侯崔家一东一西,只三个府邸便占据了一整条街。

陆家的马车由东边进入荣恩街,经过燕国公府之后,便停在了靖远侯府门前。

陆清容一下车,先是看到了门前立于两旁的石狮子,威严傲立、面目狰狞,旁边各有一名护卫把守,正中是两扇朱漆大门,上方挂着“敕造靖远侯府”的匾额。

陆亦铎他们一行人进了大门,并没等多久就有府中的人出来接。

吴夫人没打算见陆亦铎,而是直接安排了管家,带他去蒋成化所住的靖春堂探望。

陆清容则是跟着尹屏茹,在内院丫鬟婆子的服侍下上了一辆青绸小车。

坐在车中的陆清容格外安静,始终未曾窥视外面的风景。约莫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了吴夫人的住处:沁宜院。

吴夫人自打嫁入侯府,就一直住在此处,虽说如今姜夫人不在了,她也未曾搬进靖春堂。

进了沁宜院,在丫鬟的引领下经过院中的青石甬道,直接步入了沁宜院的厅堂。

厅堂正中左侧的紫檀木雕花圈椅上,端坐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妇人,身形十分消瘦,一袭霜白云纹交领褙子,同色的百褶裙,头发简单地挽了圆髻,只插了一根白玉梅花簪子。乍一看去,给人一种十分虚弱之感。

尹屏茹一进门,就先给吴夫人行了礼。

昨日陆亦铎就已经嘱咐过她,吴夫人待人看似随和没有架子,但却是极重礼数的。

“快别客气,这位就是陆夫人吧?”吴夫人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不敢当。”尹屏茹这也并非客气,陆亦铎为她请封诰命的文书礼部还没有正式批下来。

“你和陆大人成亲也有几日了,按说早就该找你来说说话的,可近日侯府里事多,实在脱不开身……眼看你们就要离京,怎么也得见上一面才好!”

吴夫人如此平易近人的态度,让尹屏茹一时有些不太适应。

“夫人言重了,自然是府里的事更重要些。”尹屏茹恭敬地回道。

吴夫人笑了笑,指了下手的位置让尹屏茹坐,转眼看着陆清容,招手示意让她过去。

陆清容有些小心地望了娘亲一眼,得到默许后才摇晃着胖胖的小身体走到吴夫人跟前。

“可真是个小美人胚子,以后定能出落成个标致的姑娘!”吴夫人异常亲热地握住她的小手,目光又转向尹屏茹,“听说姜夫人生前去济南的时候,还曾和你们有过一面之缘?”

尹屏茹心里咯噔一下,她没想到吴夫人居然也知道这件事,而且还如此突然地问了出来。

“是。”尹屏茹斟字酌句地说道:“在济南城外的清潭寺进香时,曾有幸见了姜夫人一面,当时却不知道姜夫人的身份……”

“我听说,后来姜夫人还去府上给这孩子过周岁了?”吴夫人继续追问。

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尹屏茹虽并未打算隐瞒,却也不禁有些忐忑:“是曾在我们家用过一顿便饭。”

吴夫人并没有再问下去,而是与尹屏茹随意拉起家常,并吩咐身旁的丫鬟给她上茶。

丫鬟端茶过来,没有放在桌上,而是直接向尹屏茹手中递去。

尹屏茹连忙接过,那丫鬟似是在她还没有拿稳之时便松了手,茶杯应声而落,水花四溅,沾湿了尹屏茹的裙角,让她顿时大为尴尬。

“还不快带陆夫人去换件干净的裙子!”吴夫人厉声吩咐着。

尹屏茹只好跟着丫鬟走进了东稍间更衣,有些担心地回头望了一眼仍在吴夫人身侧的陆清容。

锦此一生
锦此一生
“清容,要不然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随谁?”再次穿越而至的陆清容刚满7周岁,就正面临这么个难办的问题。陆清容会觉得,娘亲太轻率了……此时最让她慌神的,便是陆清容在刑部大堂上那些只说了一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