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锦此一生

第四十章 礼物

发表时间:2021-11-02 15:29:36

吴夫人身边上次就只站着一个丫鬟,现在的领了尹屏茹去东稍间,厅堂之中便只余下吴夫人和陆清容。陆清容感觉吴夫人的神色比上次还得精神几分,脸上挂着格外和蔼可亲的笑容。抬头一看吴夫人松手了上次握着她的手,从袖中取出来一枚墨翠吉祥顺心玉牌,亲自动手放到了陆清容的小手陆清容感觉吴夫人的神色比刚才还要精神几分,脸上挂着分外和蔼的笑容。。


推荐指数:★★★★★
>>《锦此一生》在线阅读>>

《第四十章 礼物》精选:

吴夫人身边刚才就只站着一个丫鬟,现在领了尹屏茹去东稍间,厅堂之中便只剩下吴夫人和陆清容。

陆清容感觉吴夫人的神色比刚才还要精神几分,脸上挂着分外和蔼的笑容。

只见吴夫人松开了刚才握着她的手,从袖中取出一枚墨翠吉祥如意玉牌,亲手放在了陆清容的小手上。

“这个是给你的见面礼。”

陆清容手里攥着玉牌,按照尹屏茹之前的叮嘱,清脆地道“谢吴夫人赏!”

吴夫人看她小小年纪,说话既清楚又连贯,心中不免有些期待。

“你叫什么名字?”

“清容。”

“那时候姜夫人参加你的周岁宴,可有送什么东西给你?”

吴夫人语气十分温柔,笑眯眯地望着她,但陆清容总觉得那笑容里面有种说不清的味道。

“有贺礼,还有书!”陆清容脱口而出。

姜夫人着人准备的贺礼,吴夫人是知道的,内宅账本上事无巨细地都写着,只是不确定是否单独送了她什么。

听到只是一本书,吴夫人脸上难掩失望,却也随口问了:“是本什么书?”

陆清容抬着小脑袋,一副很努力想着的样子:“天地玄黄……”

她没有接着背下去,而是撅着小嘴有点委屈地说道:“娘亲只告诉了我这几个字。”

原来是本《千字文》。

吴夫人仍旧不太甘心,指着刚刚送给陆清容的那枚玉牌问道:“有没有和这个差不多的物件?”

陆清容眨着大大的眼睛,看了看吴夫人,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玉牌,最终还是摇头表示并无其他。

她刚刚没有提到那块玉佩只是一时没想起来,但现在却是故意不想说了。

此刻的陆清容也似乎觉察到了吴夫人叫她们来是另有目的。

难道那玉佩并不像看着那样普通,竟是价值不菲?亦或是传家之宝?

陆清容有些犹豫,若真是这样,那拿在她手里的确不太合适……

吴夫人见她有些发呆的样子,还以为她又想起了什么,但马上就看到了她更为坚定地摇头。

陆清容并非起了贪念,而是她突然想起,当初姜夫人送她玉佩时曾说过,不希望她再转赠他人……

吴夫人并未继续纠缠,一来觉得陆清容还这么小,自然是不会撒谎的;二来她也觉得自己有些多心了,姜夫人和尹屏茹母女只是萍水相逢,又怎会……

正想着,尹屏茹已经换好了衣服出来,崭新的米白色综裙,若不细看倒是发现不了与来时有什么区别。

见吴夫人依旧拉着陆清容的小手,笑容可掬,尹屏茹也放下心来。

“你们过两日就要离京了,侯爷现在精神不大好,顾不上那许多,这两百两算是我替侯爷给你们的仪程。”吴夫人语气很是平淡。

尹屏茹却是连忙道谢。

之后吴夫人又问了尹屏茹三日回门的情形,还有尹清华的差事之类的琐事,但明显已有些心不在焉。

正当尹屏茹她们打算告辞之时,厅堂外突然来了个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缩手缩脚地站在门边,似是在向吴夫人身旁的大丫鬟使着眼色。

那大丫鬟见状,忙过去询问,复又回来在吴夫人身旁耳语了几句。

陆清容隐约听到了“世子……要出去……劝不住……”。

吴夫人听了立马站起身来,忽又强作镇定地对尹屏茹说着:“小孩子没事儿就总想往外跑……”

陆清容听了不免有些奇怪,其实吴夫人完全没必要同她们解释的。

尹屏茹则只是跟着点头。

“您府里有事,就先去忙吧,时辰已经不早,我们也该告辞了!”

听尹屏茹这么说,吴夫人心下稍安,客气道:“那我也就不留你们了,陆大人已经从靖春堂出来,此刻正在前院等你们。”

说完,吴夫人便头也不回急匆匆离去。

世子……是蒋轩吗?陆清容想起在济南时那个活泼好动的小男孩,与那日荣恩街一身孝服的萧瑟背影。姜夫人的离世,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吧……

跟着尹屏茹走出沁宜院,上了来时的那辆青绸小车,陆清容心中又琢磨着,这吴夫人刚刚一直同她们待在厅堂,并未离开,却知道陆亦铎已经从靖春堂出来了……

青绸小车停在二门外,陆亦铎果真站在外院等着她们。

“走吧。”陆亦铎领着二人走出靖远侯府的大门,坐上了自家的马车。

“等很久了吗?”尹屏茹问道。

“嗯,靖春堂离二门本就更近些,而且和侯爷并没说太久的话。”陆亦铎欲言又止。

“靖远侯……还好吧?”尹屏茹也看出他的表情不太对。

“刚才见我的时候,一直在榻上半靠着,气色倒是看着还不错。”陆亦铎想着刚才靖远侯的模样,“只是,精神似乎不太好的样子……”

见尹屏茹有些不解地看着他,陆亦铎又接着道:“我刚进去的时候,问了我何时到京的,几时回河南,还提了咱们成亲的事儿,都挺正常。后来就越说越离谱了,什么敌情啊,粮草啊……还让我出去传话,说什么誓死不投降……”

一听这话,陆清容也明白过来,这靖远侯是在西北战场受了刺激,有些神志不清了,怪不得昨儿个要请道士去作法。

尹屏茹也不禁有些感叹。

“看来现在侯府上下都要靠吴夫人打理了,还要照顾靖远侯,当真是够辛苦。”想着刚才吴夫人略显虚弱的神态,她心中难免有些同情,“吴夫人是不是就快能扶正了?”

陆亦铎闻言微微一笑,心中因尹屏茹的善良有些动容,却也实话实说道:“难。听二弟说,礼部已经收到了以靖远侯名义为吴夫人请封的申报,但最终还是压了下来。”

“这是为何?”

“若是早些时日,兴许希望还大些。”陆亦铎摇了摇头,“如今姜夫人的胞弟姜元昭领兵在与番蒙人的战役中大获全胜,不日即将归朝,皇上龙心大悦,加官进爵那是一定的。日后靖远侯府的正妻请封,恐怕还要顾忌着镇北将军府的意思了。”

锦此一生
锦此一生
“清容,要不然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随谁?”再次穿越而至的陆清容刚满7周岁,就正面临这么个难办的问题。陆清容会觉得,娘亲太轻率了……此时最让她慌神的,便是陆清容在刑部大堂上那些只说了一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