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锦此一生

第四十一章 启程

发表时间:2021-11-02 15:29:36

陆清容听了陆亦铎这番说辞,心情反倒比刚要宁静一些。她确实不像尹屏茹那般容易听信别人,但最主要原因但是因为吴夫人平妻的身份,再再加那副瘦弱羸弱外表之下的闪动眼神,总让她不不经意地忆起邱沐云来。但是她心里也很清楚,以而如今靖远侯府里的情形看,吴夫人扶为她的确不像尹屏茹那般容易轻信别人,但最主要还是因为吴夫人平妻的身份,再加上那副单薄羸弱外表之下的闪烁眼神,总让她不经意地想起邱沐云来。。


推荐指数:★★★★★
>>《锦此一生》在线阅读>>

《第四十一章 启程》精选:

陆清容听了陆亦铎这番说辞,心情反而比刚刚要舒畅一些。

她的确不像尹屏茹那般容易轻信别人,但最主要还是因为吴夫人平妻的身份,再加上那副单薄羸弱外表之下的闪烁眼神,总让她不经意地想起邱沐云来。

不过她心里也清楚,以如今靖远侯府里的情形看,吴夫人扶正即使这次成不了,多半也是早晚的事……

此时的靖远侯府内,吴夫人已经匆忙赶到了蒋轩所住的榆院。

世子蒋轩今年才六岁,虽然之前就有自己的小院子,却也是在靖春堂内的。

姜夫人去世后,蒋轩就由吴夫人做主搬出了靖春堂,住进后面的榆院,说是为了让靖远侯养病的环境能更为清静。

这个举动,让侯府里的下人也不禁偷偷议论,大家觉得作为世子,蒋轩住的这个榆院,比吴夫人生的二爷蒋轲所住的枫院也没好到哪去。

蒋轩倒是颇不以为然,他尚未从失去母亲的悲痛中走出来,觉得母亲不在了,住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只是周围服侍的人都换成了陌生的面孔,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原本父亲病了以后,他依旧每天都要过去请安的。

谁知今日还没走出榆院的门,就被护卫当了回来,说父亲那边有客人,吴夫人让他等会儿再过去。

自从母亲离世后,蒋轩对吴夫人那种本能的抗拒已经上升到极点,越是不让他做的,他就越要去做。

而门口的护卫不敢与他动手,只得排成人墙堵在门口,等着吴夫人到来。

吴夫人一到,就命令大家不必顾忌,很快便将蒋轩架回院子,送进了他自己的卧房。

站在榆院的厅堂中,吴夫人把蒋轩屋里的管事妈妈找了来。

“曹妈妈,以前在靖春堂伺候世子的人,可只有你跟了过来,你莫要辜负了我的信任!”

吴夫人这话说得声色俱厉。

曹妈妈一脸惊慌,额头冒汗,赶忙回应着:“刚才都是奴婢没能及时劝住世子,日后定会多加约束,还请夫人放心!”

吴夫人面色稍有缓和。

“做世子就要有世子的样子,如此莽撞无礼、率性而为怎么成!这些天就不要出去了,先待在榆院里学学规矩吧。好好把他的性子磨一磨,也是为了他好!”

曹妈妈连忙点头应是。

吴夫人并没有再去看蒋轩,而是直接回沁宜院去了……

陆亦铎他们此时也回到了静林胡同。

他先回东院换了件常服,就去正院见陆夫人,把今日探望靖远侯的情形大致给母亲讲了。

陆夫人听说蒋成化如今竟有些神志不清,心中唏嘘不已。

早先那些对蒋成化十分看好的人中,陆夫人便是一个。

当初老侯爷四方征战、屡传捷报的那番光景仿佛还历历在目,却不想今日的靖远侯竟落得这番田地。

“以前老侯爷待我们是何等亲厚,咱们不能忘了本,你切莫因此有所怠慢才是!”

陆夫人叮嘱着陆亦铎。

“娘您放心,这些道理儿子明白。”陆亦铎点了点头,“更何况,侯爷现在许是身体欠佳的缘故导致精神不大好,日后自然会恢复的,您也不要太担心了。”

陆夫人微微颌首,也不再提此事,转而问起陆亦铎离京的事宜:“东西都准备得怎么样了?”

“屏茹都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陆亦铎嘴角轻翘,“别说是后日启程了,就算明儿个就走,怕是都来得及!”

陆夫人见他这幅神情,心中五味杂陈,却也有丝欣慰。

“杰哥儿他们几个的行李,应该也都打点停当了,回头让你媳妇帮着查看查看吧!”

“是。”陆亦铎声音中有种说不出的欣喜。

此时的尹屏茹,正在紫藤阁帮陆清容整理东西。

陆清容坐在一旁,吃着尹子昊给她捎来的桂花糖。

尹屏茹三朝回门那天并没有带着她,据说规矩就是如此。

绿竹却是跟着回了趟尹家。

当初尹屏茹嫁入陆府的时候,丁奶娘并没有跟着一起,而是留在了尹家。带着绿竹回门,也是让她在离京前可以再见她娘一面。

尹子昊见陆清容并没有跟着来,不由有些失望,忙拿了好多藤萝饼、山药糕、百合酥、桂花糖之类的点心,一股脑都塞给绿竹,让她带给陆清容带回去。

当时陆清容看见绿竹拎回的大包小包,打开一看都是自己爱吃的,心里着实一暖。

她这个表哥以前有个爱好,就是喜欢把家里的吃的往她面前堆,看来他这爱好还保留着。

尹屏茹当时还特地把从尹家带回的点心包了几份给陆呈杰、陆芳玉他们送了去,但即使这样,直到离京那天,陆清容也没能把剩下的都吃完。

景熙二十年五月十三,陆亦铎携家眷启程赶往河南赴任。

一大早,陆府门前又是一幅送别景象。

陆清容觉得这场面有些眼熟,当初她们搬离南小院的时候,就是陆亦钟和耿氏在这里送的她们。

只是时过境迁,现在已经是一家人。

上次陆呈杰兄妹三人是跟着陆亦钟来相送的,这次却是要同她一起去河南了。

唯一不变的,就是仍旧一身红衣、金光闪闪的陆蔓玉。

陆蔓玉此时正拉着陆芊玉的手,一脸的依依不舍。其他人走了她都没什么感觉,唯独就舍不得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玩伴。

陆亦铎见孩子们感情深厚,心下也略有动容。

他上前一步走到陆亦钟面前:“母亲就要劳烦二弟多照顾了!”

“理应如此,大哥你尽管放心!”

陆亦铎继续道:“你的差事也要好好干,虽然现在的品阶不高,但礼部下面的人里进士出身的不多,你日后升迁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陆亦钟笑着点头。

众人相互道别后,陆亦铎一行人纷纷登上马车,驶离了静林胡同……

静林胡同位于京城北侧,他们需要沿着北边路过德胜门,出西边的阜华门再往南行。

却不料,马车刚刚行至德胜门内,便在一片锣鼓喧闹声中停下。

镇北将军今日由德胜门凯旋回京,所有行人车辆一律两旁等候,待将军进城后方可通行。

陆清容心中不禁感叹,为何每次出门都能赶上这种大场面……

锦此一生
锦此一生
“清容,要不然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随谁?”再次穿越而至的陆清容刚满7周岁,就正面临这么个难办的问题。陆清容会觉得,娘亲太轻率了……此时最让她慌神的,便是陆清容在刑部大堂上那些只说了一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