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锦此一生

第四十二章 离京

发表时间:2021-11-02 15:29:36

陆家的马车停在德胜门内的道路东侧,陆清容玻璃窗车窗向内望去,也没办法看见城内的景象。这时由城门往北的道路了被士兵层层重兵把守,严格禁止车辆通行。德胜门城门大开,占时并无人出入。陆清容听见的是(城墙另边的锣鼓之音,“咚咚”的声响非常有节奏地敲打着,不由得此时由城门往南的道路已经被士兵层层把守,禁止通行。。


推荐指数:★★★★★
>>《锦此一生》在线阅读>>

《第四十二章 离京》精选:

陆家的马车停在德胜门内的道路东侧,陆清容透过车窗向外望去,也只能见到城内的景象。

此时由城门往南的道路已经被士兵层层把守,禁止通行。

德胜门城门大开,暂时并无人出入。

陆清容听到的是来自城墙另一边的锣鼓之音,“咚咚”的声响十分有节奏地敲击着,不禁让她有些好奇城外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

这次陆清容并没有和尹屏茹一起,而是同陆呈杰、陆芳玉和陆芊玉坐了一辆马车。

陆芊玉此时也凑过来,和她一起探头向窗外四处张望着。

而陆芳玉则要沉稳许多,心中虽也觉得新奇,却只是眼神透过已被她们掀开的帷裳往外看着。

一直端坐正中的陆呈杰,见她们三人如此好奇,缓缓开口道:“应该是镇北将军凯旋回京了。”

陆清容三人闻言立刻收回了目光,都望向陆呈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是听二叔与祖母闲谈时提起的,说镇北将军战胜了番蒙人,俘虏人数近万,连番蒙的大将军都活捉了回来,就在这几日便会回京,向皇上献俘。”

原来是这样。

陆清容之前就听陆亦铎说起过这个镇北将军姜元昭,故而很快就明白过来。

陆芳玉却是有些不解地问道:“二叔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献俘是在安排在皇宫的午门,但在城门外还有个迎接仪式,据说不少京城的官员都要出席呢!”陆呈杰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继续道:“这献俘和迎接的仪式,都是二叔他们礼部负责安排的。”

“那二叔怎么没来?”陆芳玉接着问道。

陆呈杰愣了一下,这个他也不太清楚了。

其实原因很简单,名额有限,陆亦钟的品阶还不够参加这种礼部最为出风头的活动。

陆清容正听着陆呈杰与陆芳玉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话,城外的锣鼓声突然变了样子。

刚才节奏井然的鼓点现在变得时而低沉、时而高亢,同时还有各种号角的加入,旋律鲜明、气势宏浑,声音婉转而高昂,竟是让人顿生荡气回肠之感。

陆清容此时听了,也不禁有些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乐声奏响之后,又过了约一炷香的功夫,开始有将士兵马陆续进入城中。

最前面是手持长矛的士兵,列成四队并排行进。

紧跟着的便是骑在昂首扬尾的汗血宝马之上,头顶束发金冠,身着赤鹰肩铠黄甲战袍的镇北将军姜元昭。

只见姜元昭身姿如松,稳坐于马上,气宇轩昂之感甚为强烈。

待一走近,陆清容才猛然发现,他的相貌并没有想象中的剑眉星目与灼人寒气,而是格外阴柔俊俏,那眉如墨画、眼若星辰的面庞,竟是与姜夫人十分相仿。

尤其是当姜元昭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两旁,与陆清容视线相对的那一瞬,更是连神情都极为相似……

姜元昭的视线并未在此停留,而是随着他行进的身影逐渐远去。

在他身后的是数百名身着铠甲、骑着高头战马的镇北铁骑,或是手持战矛,或是身背羽箭。

最前面的一名将士举着帅旗,红底黑字,正是一个大大的“姜”。

战无不克的镇北铁骑,还有另一个响当当的名字,那就是“姜家军”。

这种情况在大齐朝可是并不常见。

大齐为了防将专擅,历来讲究以文制武,大都是战时挂帅,卸甲归朝,很少有将军能长时间率领同一支兵马,姜家是个例外。

姜家世代为朝廷镇守漠北,只要有姜家军在,番蒙人就永远只有落败这一条路。辅政王掌权之时,曾尝试过派自己的亲信前往漠北接管防务,却屡战屡败,输掉了数座城池。皇上亲政后再次启用了姜元昭率领的姜家军,才又使那些城池失而复得。

如今姜元昭手下的镇北铁骑,有八万人之多,此次随他归朝的有二万余人。

但京城是不能随意进入兵马的,他带来的那两万人分别驻扎于西山和丰台,跟随他由德胜门凯旋入城的只有数百人而已。

这数百人很快就从陆清容的眼前悉数而过。

陆清容还看到在队伍的最后面,有几辆重兵把守的囚车,大都关着十来个人的样子,皆是蓬头垢面、衣衫褴褛。

只有最前面那辆囚车,里面只关着一个人。此人满脸胡须,头发也落了下来,并看不清相貌,只隐约能见到他那狠厉的眼神,对两旁看热闹的百姓怒目而视。

这应该就是那个番蒙大将军吧?陆清容心中暗想。

而此时的陆芊玉一见这阵势,连忙吓得缩回了脑袋,往陆芳玉身旁凑了凑,不敢再向外看。

待最后一辆囚车也从她们跟前走过,逐渐走远,街上再次恢复了安静。

这时陆清容才发现,原来刚刚将士们经过的时候,陆亦铎就已经下了车,一直满脸肃然地站在那里,直至队伍消失得看不见了,才回到车上。

陆亦铎虽然与姜家素无来往,却对姜元昭镇守漠北、夺回城池、救百姓于水火的功绩甚为敬佩。

他曾听说这次姜元昭在漠北战场上身负重伤,仍坐镇中军,运筹帷幄的事迹。刚刚见了,看他已经恢复英姿勃勃之态,想是伤势已无大碍了……

镇北将军的队伍已经尽数走过,震天动地的凯旋乐也已停止,但道路两旁把守的士兵仍旧没有放行的意思。

陆清容正纳闷着,就见城外又突然涌入很多人,有四人小娇,有黑漆平头马车,中间也夹杂着有步行的,正是刚刚在城外迎接镇北将军的京城官员。

等这些人也逐渐散去,两旁的士兵方才撤走,道路恢复了畅通。

在刚刚那些步行的官员之中,陆清容又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一身官服,跟在上峰身旁俯首帖耳的贺楷。

陆清容并未细看,而是直接把帷裳放下,学着陆芳玉的样子端坐车中。

故而她并没能看到,帷裳落下的一瞬间,贺楷回望过来的目光。

见到马车上陆家的标识,贺楷眼中透露出的情绪,说不清是怅然还是失落……

此时的陆清容对他并无憎恨,只是无感,不愿让这种人再次进入自己的视线罢了。

随着马车再次启动,陆清容与贺楷的距离越来越远……

锦此一生
锦此一生
“清容,要不然娘和你爹和离了,你想跟随谁?”再次穿越而至的陆清容刚满7周岁,就正面临这么个难办的问题。陆清容会觉得,娘亲太轻率了……此时最让她慌神的,便是陆清容在刑部大堂上那些只说了一半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