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第32章 仙门恶师尊(2)

发表时间:2021-11-02 18:15:00

稍做调整,陈冬青还是去探望了这个世界的天选子。之前仓促之中,她只瞧见了一对眼睛。现在看见他,禁不住感慨一句,天选子果然就是天选子。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出色。如果说白杰温润,外


推荐指数:★★★★★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在线阅读>>

《第32章 仙门恶师尊(2)》精选:

稍做调整,陈冬青还是去探望了这个世界的天选子。

之前仓促之中,她只瞧见了一对眼睛。现在看见他,禁不住感慨一句,天选子果然就是天选子。

样貌都是一等一的出色。

如果说白杰温润,外貌不显得太过夺目,那郝浩宇的脸,实在称得上是精雕细琢而成。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从哪个角度拍都是完美容颜。就算是整容,也整不出这模样。

陈冬青稍稍愣了愣,很快恢复了正常。

帅哥嘛,就当他自带滤镜好了。

“你的伤可好了?”

陈冬青以落尘的口气,冷冰冰问道。

郝浩宇还没从被踢飞的场景里走出来,看着落尘的眼中有些瑟缩。

陈冬青知道,他在害怕。

毕竟现在的郝浩宇只是个元婴修士,距离落尘的大乘还有很远很远。

落尘要他死,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陈冬青叹气:“方才走火入魔,实在失控。”

作为大乘期大佬,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道歉。

陈冬青所说的这句话,是她能说的,最有诚意的赔礼。

郝浩宇微愣,忽然眼泪就爬满了眼眶:“师尊不必如此,是徒儿不好。”

说着,他就要爬下来给陈冬青行礼。

101见状,继续给郝浩宇点蜡。

这些日子和陈冬青的相处,叫它明白,陈冬青越是好说话,就说明她越有坏念头。

“不必。”陈冬青适时扶住了他,顺带将一瓶冰冷的瓷瓶塞进他手中。

郝浩宇低头,瞧见上头的赤字印戳,知道这是赤字部的丹药。

赤青褚白,是德宗派的四大炼药房的简称。其中赤字部的丹药,只供给掌门和长老,最次也是七品丹药。

看到丹瓶上画着的八,郝浩宇眼泪又要滚出来:“师父......”

八品丹药,就算是落尘长老,每月也是限量供应的。

“待会和水炼化,再来寻我。”

陈冬青说完,负手走了出去。

“师......”

“不必多言。”

远处,雄厚声音通过内力传来,送入郝浩宇耳中。

郝浩宇握住瓷瓶,低眸轻声道:“师尊......”

其实在落尘对郝浩宇态度转变之前,郝浩宇对师父的态度一直都很恭敬。

毕竟落尘是真正带领他走上修仙路的引路人,说不尊敬,是不可能的。

只是落尘一次次的针对,一次次的磋磨,才会让郝浩宇性情大变,也会在最后对落尘出手。

【你不会不按剧本,打算与郝浩宇交好罢】

陈冬青听了101的话,摇头笑:【难不成,我与他交好,他就会放过我】

不会。陈冬青和101都清楚这个结果。

不管怎样,局势都会按照剧本走,落尘长老必死,没有第二种可能。

101听了陈冬青的说话,愈发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如果不是和天选子交好,那她刚刚又在做什么?

陈冬青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她首先,将自己从系统中带出来的道具搁在了桌上,又取来了朱砂笔。

陈冬青没忘记系统对这本书的介绍。她现在就来看看,这本书有什么特殊之处。

想了想,陈冬青在封面写下几个大字:

葵花宝典。

101:“......”您真会开玩笑。

陈冬青不理它,发现书封逐渐开始作旧。

朱砂笔写过的痕迹变淡,竟然化成了不知什么笔迹的老旧模样。

【多写点,卖出去价格更高】

101觉得,这本书倒也不错,好歹值钱。

不过陈冬青明显不这么想。

她略作思考,翻开书籍,开始在上头编故事:

德宗派选址于天阶界内,九阴缝隙之上。

这倒是写实。德宗派之所以选在此处悬崖之上,就是为了镇压九阴缝隙下的魔兽。

从前德宗派不在此处镇压的时候,山下的农户总受到魔兽的侵扰。

尤其是血月之日,魔兽暴动,农户的死伤就更加惨重。

陈冬青继续写道:

魔物通常伴随极恶劣之地,亦或是通天宝地,

所以,物极必反,极阴之地必有极阳之物镇压之。

相传德宗派后山悬崖边曾有一大能渡劫,不幸陨落,但留下福祉,以造福后人。

大机缘者得飞升之力,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101觉得这些话,不清不楚不明不白,根本不知道她想要表达什么。

不等它询问,陈冬青笑:“你很快就会明白。”

“等他伤好。”

等他伤好,再来折腾他。

101替郝浩宇点了一系统的蜡烛。

因为没有落尘长老的排斥和嫌弃,郝浩宇在受伤期间并没有受到其他人的刁难。

再加上陈冬青时不时地给他送丹药,他好的便更快了。

不出四日,他便活蹦乱跳地来到了陈冬青面前。

“师尊,徒儿已经大好了。”

郝浩宇在陈冬青面前跪拜,恭恭敬敬磕了个头。

他已经听人有意无意说起过,师父之所以那天会突然这样对他,是因为修炼时不小心走火入魔。

现在已经调息回来,不碍事了。

他不是个特别记仇的人,尤其不会记师父的仇。

“您可有好些?”

“不大好。”

郝浩宇原本只是和陈冬青友好性地问一声,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真的回答。

于是他只能接着问道:“可有需要徒儿的地方?”

陈冬青点头:“为师之所以受伤,是因为中了魔宗魔女的火毒。”

她继承了落尘的记忆,知道她和魔宗的魔女有一些纠葛。所以将这件事套用过来,旁人也不会觉得奇怪。

事实上,她和谁都是这样说的。

“那师父您现在......”

郝浩宇欲言又止。他脸上的担忧,满满当当写在眼底。

“需要一种药。”

陈冬青开门见山,从袖中抽出一张画卷:“就是这种药。”

郝浩宇看着那幅画,看了眼陈冬青的脸色,发现后者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也是,他师尊一直严谨冷肃,怎么会拿这种事情和自己开玩笑?

“弟子从未在书籍中瞧过这种药。”

陈冬青看着自己画卷上画着的一坨不明物质,有些想笑。

当然不可能看见过,因为这就是她随手画的一坨简笔小翔人。

“这味药叫做冰参,只有古籍孤本中有简单记载,其实为师也不确定,世上到底有没有这种药。”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系统101:我们的任务是,穿行各个位面,积极协助天选之子走入人生巅峰!刚埋了天选者的陈冬青愣了愣,最终决定再加一锹土,踩实了......【看文需知】:无CP,不攻略,女主常摆脱系统另立山头。看着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裙,再看着滚在自己身旁表情略凶的北极熊,她的内心有些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