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第39章 仙门恶师尊(9)

发表时间:2021-11-02 18:15:01

这一场战斗来的莫名其妙,德宗派的所有弟子都从睡梦中醒过来,而且仰着脖子观看视频这绝世一战。德宗派的长老争相亮起法宝,再打开结界,以防德宗派受玄玉之灾。陈冬青席地而坐,慢慢的运功调息,望着天空中三位大能身上的光芒闪动。望着他们一掌房门云浪,一拳荡平山川,德宗派的长老纷纷亮起法宝,打开结界,以免德宗派受到无妄之灾。。


推荐指数:★★★★★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在线阅读>>

《第39章 仙门恶师尊(9)》精选:

这一场战斗来的莫名其妙,德宗派的所有弟子都从睡梦中醒来,并且仰着脖子观看这惊世一战。

德宗派的长老纷纷亮起法宝,打开结界,以免德宗派受到无妄之灾。

陈冬青席地而坐,慢慢调息,看着天空中两位大能身上的光芒闪烁。

看着他们一掌推开云浪,一拳扫平山川,竟有了顿悟之感。

而她旁边的郝浩宇也盘腿而坐,周身气浪涌起,眼见着竟然是要升级了。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两位大乘后期大能之间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

一天过后,天空中掉落下两个人影,砸在地上成了两道巨坑。

魔族偷偷躲着观战的小兵,忙从一个坑中拖出一个人来,将他扶走,并且拾起了地上断成两节的长鞭。

而另一边,德宗派的弟子趴在坑上,看着自家掌门从尘土地里爬出来,抖抖衣服,又从土灰下拔出了他折断的宝剑。

这场战斗,仍旧不分胜负。

而本应该在多年后,郝浩宇飞升后折断的宝剑,居然现在就已经断了。

毕竟按照剧情,扫秋没有同魔君打这一架。

他死得很窝囊,是被昔日照顾有加的弟子,郝浩宇给偷袭死的。

“都散了罢。”

扫秋如是说,走到陈冬青的身边,扶住了她的肩膀:“走吧。”

陈冬青知道他的意思。

他受了重伤,却不能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

德宗派作为天下第一大派,多得是旁人眼红这个位置。

要是让人知道扫秋伤得很重,恐怕没有几天,上门挑战的人就将络绎不绝。

“好。”

陈冬青顺了他的意思。

扫秋的眼睛更亮了。他看着陈冬青,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陈冬青带着扫秋去了自己的房间,并且替他请来了天字部的罗洛丹师。

他是德宗派炼丹房的台柱子,大乘级别的炼丹师。

有她给扫秋看病,陈冬青很放心。

不过罗洛似乎不是很想留在这里,她简单替扫秋查看过病情后,留下三瓶丹药,说明用法后,就匆匆走了。

她的脾气很怪,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落尘......”扫秋瞧着陈冬青朝门外去,叫住了她,“你......能不能不要走?”

堂堂德宗派掌门,刚刚天雷地火地和魔君打了一架的大乘后期大能,居然现在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还会紧张。

陈冬青举了举手中的软帕:“我没打算走。”

毕竟他还是一个伤号。

扫秋松了口气。

他看着陈冬青熟练替他处理伤口,忍不住又唤道:“佩儿。”

陈冬青微微一愣。

佩儿,是落尘在修炼之前凡人的名字。

从前扫秋还不是修炼者的时候,总喜欢这样唤她。

不过这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也难为他竟然还记得。

扫秋见陈冬青眼底有波动,忙道:“你......能不能原谅我从前的过失?”

这是他一直想要问出口的问题。

从前他觉得自己无颜提问,但现在,他觉得时机刚刚好。

陈冬青垂眸,听得101在她脑中道:【木头?你怎么看?】

怎么看?我不怎么看。

陈冬青拥有落尘的记忆,知道在上一世,扫秋挡在她面前时,她的内心想法。

有些东西,过去了,就已不存在了。

“我早就原谅你了。”陈冬青缓缓开口,将染血的帕子丢回到铜盆里去。

血很快散开,叫盆中的水染出一种诡异的红色。

“真的?”扫秋大喜,挣扎着想要起身。

“但是阿君和阿梅不会原谅你。”

阿君和阿梅,是落尘同扫秋的两个孩子。

在扫秋被仙人带走之后,他们两个因为连年天灾,吃不饱饭,跑去深山里打猎,被野狼叼走了。

落尘的记忆里,还有两个孩子手拉手躺在野狼垇中,掏空的肺腑,和没有闭上的眼睛。

眼睛很亮,无辜且绝望。

扫秋没有接话。

他知道,阿君和阿梅的死亡,是他此生犯下的最大的错处。

永远弥补不了的错误。

“他们是我的孩子。”陈冬青慢慢道,“生下他们的时候,我很是欢喜。”

她想起落尘的经历,因为共情,不免也有些难受。

“可他们还没有满月,你就奔向你的康庄大道去了。”

“我知道我不该拦你,可他们又何其无辜?”

没有青壮年的家,在古代是绝望的符号。消亡,只是或迟或早。

在扫秋离开的那一刻,他就该明白,他抛弃的是一家性命。

“不!不是这样的。”扫秋捂脸,痛苦道,“佩儿,不是这样的!”

“我只是错听他人言,以为等我修炼成形,就能接你们上山。”

谁知道,一闭关,就是一百年。

一百年的时间,足够王朝更替,足够家庭兴亡。

一百年的时间,就算扫秋回去,也找不到任何当年的痕迹了。

“我不需要解释。”陈冬青淡淡道,“而且我也已经放下。”

落尘没有怪过扫秋。要怪,也只能怪这命运,不公的命运。

谁对谁错,又有谁能说得清?

在扫秋离开家的那一刻,落尘的心里,他就已经死了。

而她,又为什么要去怪一个死人?

“佩儿,佩儿。”落尘激动,握住陈冬青的手,“你难道就没有看出我的悔过之心?你当真就没有一点点原谅我的想法么?”

陈冬青笑了:“没有。”

“我不曾怪过你,又如何原谅你?”

落尘的手,放下了。

他明白陈冬青的意思。

不曾在心中占过位置,又何尝谈论原谅和重来?

他们,早就不能重来了。是他的一厢情愿,也是他自己的罪孽。

“是啊,我罪无可赦。”

良久,扫秋微笑,靠在了床头软垫上。

活了这样久,很多事情早已看透。

“其实,你若没有修仙,或许我根本不会内疚。”

因为没有看见,也因为不曾失去。

这个大乘长老,冰冷漂亮的女修仙者,曾经是他的伴侣啊。

每每看见落尘,他都这样在心里对自己说。

说白了,还是自己的执念罢了。

“落尘。我只请你不要再怨我。”

扫秋转头,看向陈冬青,露出释然的笑意。

陈冬青知道,他是真正放下了。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系统101:我们的任务是,穿行各个位面,积极协助天选之子走入人生巅峰!刚埋了天选者的陈冬青愣了愣,最终决定再加一锹土,踩实了......【看文需知】:无CP,不攻略,女主常摆脱系统另立山头。看着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裙,再看着滚在自己身旁表情略凶的北极熊,她的内心有些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