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第73章 仙魔间谍花(14)

发表时间:2021-11-02 18:15:07

陈冬青好一会才缓过气来。“很抱歉。”江远不好意思冲了她笑了笑:“我忘了。”却陈冬青并也没心思理睬他。她看见了,一对荧黄色,左右灯笼如果大的眼睛从时空之门里钻了出。它的面上,覆满巴掌大小的鳞片,赤黑色,下头青绿色的蛇皮隐约由此可见。这模样,就像是“抱歉。”。


推荐指数:★★★★★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在线阅读>>

《第73章 仙魔间谍花(14)》精选:

陈冬青好一会才缓过气来。

“抱歉。”

江远不好意思地冲她笑了笑:“我忘了。”

然而陈冬青并没有心思搭理他。

她看见,一对荧黄色,大约灯笼那么大的眼睛从时空之门里钻了出来。

它的面上,覆满巴掌大小的鳞片,赤黑色,下头青绿色的蛇皮隐约可见。

这模样,就像是黑石砖中间长满了青绿色的苔藓。

陈冬青缩回花中,尽量不让自己去看那硕大蛇头上,钻出的蛇信上滴落的粘液。

不过,她很快又从花瓣中伸出头来。

【101,你说我取一点蛇涎拿去试验,会不会有奇妙的效果】

紧急关头,101并不想和她说这样无聊的东西。

江远一手挡在陈冬青化作的魔莲前,一手抓紧黑金伞柄,慎重看向烛九阴。

脚重踏在天阴崖边,江远腾空而起,迎向烛九阴的蛇头。

他收拢黑金伞,同时迸发出无与伦比的魔气,化作利刃刺向烛九阴的眼睛。

烛九阴只稍稍转动了脑袋,便挡住了这一击。

蛇没有眼皮,它的眼睛确实是它最脆弱的地方。但前提是,你能打得着。

江远手中的黑金伞割在烛九阴的表皮鳞片之上,摩擦出点点星火,也留下一道浅痕。

算不上伤,也没有太痛,甚至等烛九阴扭过身子来,那边的鳞片又完好无损了。

江远给他的伤害,还比不上烛九阴的自愈能力。

【101,你把我准备的好轻松拿出来】陈冬青对101道。

101忙化作光球,飘了出来,给了陈冬青一只储物袋。

那是陈冬青从魔界搁进系统空间里的。不过要是去了下一个世界,这些东西全会被遗弃在时空之中。

另一边,江远也从他的储物袋中取出一样东西。

那瓶子里酒香浓烈,稍有些刺鼻。陈冬青嗅出,那是雄黄酒。

她的花瓣又被熏掉了两片。

江远手一招,将那枚瓶子举上空中,又将手一覆,瓶子便自行倾倒,洋洋洒洒如雨一般降落,洒在烛九阴身上。

哪怕再是个大怪物,烛九阴也是蛇类所化,对于雄黄有着天生的畏惧和恐惧。

它急速后退,一路撞倒了不少大树和石块,并且在地面留下一道大约一人宽,一人高的坑。

江远闪身,追了上去。

陈冬青差点没被刮来的风给摧残死。

魔圣江远没照顾过人,自然不懂得怜惜她这朵花瓣都快要掉光的小莲花。

他将伞张开,登时天地俱黑,隐有雷电在半空中闪过。

方才烛九阴一退,不辨方向,已步入江远的领域之中。

没了外面那些小魔,江远不必再束手束脚,能取出自己十乘十的本事。

他将伞一举,登时有千万雷霆汇聚于他伞上,竟然将已黑的天空照得透亮。

“雷来!”

江远放手,黑金伞自行急速转动,发出‘嚯嚯’声响,轻飘飘朝着烛九阴飞去。

烛九阴似乎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再度后退,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境界边缘。

再退,就是粉身碎骨,浑然不剩。

既无路可退,便唯有生死一战。

兽本有嗜血一面,它们与人不同,兽妖只有战死,绝无投降。

烛九阴定了心神,张口咬向江远的黑金伞。

也不知那伞究竟是什么材质,能抵得住天罚雷霆,也能扛得住烛九阴的全力一咬。

后者不仅没能折断那伞,反而将自己的獠牙崩掉了一颗。

剧痛之下,烛九阴张口,蛇身翻滚,躺平了境界中的地面。它一对黄色眸子登时化作血色,直愣愣盯着伤了它的江远,大有不死不休的意思。

蛇没有眼皮,不知它怎么办到,那一对发光的眸子忽然就闭了起来。

天地翻转,万物黯淡,原本天空中轰鸣的雷电也没了光亮,使得大地一片黑暗。

唯有江远胸口的魔莲还氤氲着淡淡光华。

【靠!】

脾气很好的陈冬青也忍不住骂道。

这是什么意思?把自己当做活靶子么?

心里这样想着,她往江远的衣服里缩了缩。

然而她身上的光亮更明显了。

陈冬青:“......”

“抓稳了。”江远道。

陈冬青一时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

飓风,从他两袖之中被放出,黑金伞重新回到他手中,铜铃大响,狂风大作。

风声正常,只偶在一隅有轻微闷响。

江远未曾犹豫,招手就让黑金伞追去。

不远处,传来烛九阴癫狂的嘶吼。

它没了耐心,直接朝江远冲来。

江远并不意外。他抬手一指,一盘繁复黑色结界印入眼帘。

同时挤进陈冬青眼里的,还有一对硕大的赤红色眼瞳。

她大惊,却也知这是自己最好的时机。

一点未曾犹豫,她将自己手中一直捏着的东西直接泼了出去。

烛九阴的嘶吼几乎震聋了江远的双耳,它口中呼出的风,又吹掉了陈冬青两片花瓣。

心疼。

真的心疼。

她只剩下最后两瓣了。

请求上天保留她最后的尊严,谢谢!

天空中雷电再度亮了起来,重新照明。而江远也看清楚烛九阴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它如同铠甲般的蛇皮褪去,露出软弱的绿色蛇皮,蛇皮又薄弱,透出白莹莹的蛇肉来。

切肤之痛,也不过如此。

江远没有怜悯,黑金伞沿着不多的蛇皮,切入它骨中,送下它最后的一口气。

“那是什么水。”

江远见烛九阴已死,稍放下心来,走近它的尸体。

对于陈冬青泼上去的那东西,他心有余悸。

是什么厉害玩意,竟然有这样大的威力。他还以为,自己要同烛九阴缠斗好一会儿。

按照原本的剧情,江远本就和烛九阴拼了个两败俱伤。

可惜,现在烛九阴的看家本领还没拿出来,就被陈冬青化去了皮。

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陈冬青要下的魔宫园子里,发现的一种腐蚀性极强的魔草。

她不断的提纯,再参了些硫酸,造成了这样强的毒水。

方才烛九阴的保护层被江远割破,虽然不显,但也是缺口。

药水顺着那细小缝隙流进去,才能造成这样的效果。

平常这种药水,伤害不了有修为的任何人。

“回去告诉你。”

大概是因为有救了,陈冬青的心情不错,她将那瓷瓶放好,没有注意到烛九阴那一对血瞳,竟缓缓睁开。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系统101:我们的任务是,穿行各个位面,积极协助天选之子走入人生巅峰!刚埋了天选者的陈冬青愣了愣,最终决定再加一锹土,踩实了......【看文需知】:无CP,不攻略,女主常摆脱系统另立山头。看着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裙,再看着滚在自己身旁表情略凶的北极熊,她的内心有些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