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第75章 仙魔间谍花(16)

发表时间:2021-11-02 18:15:08

“很抱歉。”陈冬青的头上再次掉下两片莲瓣。是被凉珀的掌风扇得。她秃了。陈冬青愤懑地想道。便说话的的语气也有些不客套出来:“他是为了救我落个此番境地,我不能够睁睁望着他死。”凉珀什么话也也没说,而已默默的将手收了回家去。他让给一步,陈冬青才看见了,跟陈冬青的头上再度掉落两片莲瓣。。


推荐指数:★★★★★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在线阅读>>

《第75章 仙魔间谍花(16)》精选:

“抱歉。”

陈冬青的头上再度掉落两片莲瓣。

是被凉珀的掌风扇得。

她秃了。

陈冬青悲愤地想道。

于是说话的语气也有些不客气起来:“他是为了救我落得此番境地,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凉珀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将手收了回去。

他让出一步,陈冬青才看见,跟随的魔从死伤大半,就连魔犬也伏在地上,眼看着没有出气了。

江远同样没有说话。

他脸上青筋狰狞,却也知道自己此刻不宜妄动。

这些魔从,多半是为了挡住凉珀的截击,为了保护自己,才丧命在此的。

自己若窝囊死在此处,才是真正对不起他们的心意。

沉默着,江远蹒跚走回自己的魔车,冷声道:“走。”

陈冬青飘落在轿头,看着凉珀衣袂翻飞,显尽万般孤凉,却没有回头。

他绝不会回头。

魔车走远了,凉珀没有追来。

远处轰隆的爆炸声响起,来自天阴崖的方向。

天阴崖,塌了。

先有烛九阴的自爆,后有凉珀的失手,作为鬼界入侵人界障碍的天阴崖,塌了。

剧情原本没有这一条。

烛九阴是因为陈冬青的剥皮羞辱才自爆的,剧情中,它只是和江远争了个你死我活。

难道人界要沦陷了?

陈冬青不由得紧张,跳上窗子,用仅存不多的莲叶掀开帘子,去看后面的场景。

没有惨状,只有半边金色霞光。

鬼族并未入侵,有人挡住了它们。

“我素来讨厌自诩正义的所谓正派和仙道。”

江远闭目,手搁在藤椅上,由着温语道替他包扎伤口。

“不过,我并不讨厌凉珀,甚至对他存了几分欣赏。”

“毕竟,能像他这样舍弃自己半身修为去补结界的仙,唯有他。”

陈冬青沉默。

她没有想到她只小小出了一次手,就会带来这样的麻烦。

两位天选之子,没有一位全身而退,皆受伤惨重。

耳边,温语道正嘤嘤地哭:

“大人,您怎么伤得这样厉害?”

“这手,怕是没有百来年也恢复不过来。”

陈冬青闻言一怔,没有转头去看江远。

她清楚,这是她欠他的。

江远伤得比陈冬青想象中的还要重。

起先,他还有心情去逗弄温语道几句,后来,便陷入了沉睡,偶尔醒来说上两句,也支持不了太久。

不过也没有太糟糕。

至少他被削成白骨的手臂,正慢慢长了回来。

这都要归功于魔族几近变态的恢复能力。

摸摸自己秃秃的脑袋,陈冬青有些不忿。

为什么同为魔族血统,她的花瓣就生不出来?

想着,她将兜帽往下扯了扯,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回魔界的路上并不太平。

没有了魔犬,众人想要回到魔界,需要半月时间,而他们回到魔界的路程中,要经过不少修仙者的地盘。

要是原来的队伍实力,或许还不需要忌惮什么。

可之前凉珀出手,将他们队伍中的精干力量都剿灭干净,再面对这些修仙者,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修仙者大抵是得到了江远重伤的消息,纷纷赶来‘剿灭魔族,匡扶正义’。

虽说他们无法攻击到江远所在的魔轿面前,却从边缘的魔卫身上得了不少宝贝。

大家都有所获,心满意足地收刀离开。

每次车轿被伏击,没有什么战斗力的温语道就蹲在熟睡的江远边上嘤嘤地哭,后来,他从一天哭三回,变成了一天哭十八回。

他的眼睛都肿成了个核桃,挂在脸上随时有掉下来的危险。

这样一连行了十五日,到达人类所管辖的地带,情况才好了一些。

至少高修为的修仙者,不敢再随意露面。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浑水摸鱼,怂恿别人送死。

不知平头百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外界来了个土豪恶霸,马车是金子打造的,上面嵌着宝石,就连点的香炉,都是一整块的红水晶。

魔卫不堪受扰,杀了几个人后,愈发坐实了这个消息。

聚集在轿子外的人越来越多,魔卫本就消耗的七七八八的魔力愈发支持不住。

更不要说混在人群里,还有些阴险的修炼者。

温语道这回不哭了,看着车轿外的鲜血,瑟瑟发抖。

他长在魔宫之中,从未见过血腥,所向总是和平。这还是第一次,他直面生死,直面斗争。

陈冬青看着他瑟缩,轻轻叹了口气,蹲在他面前,宽慰似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谢谢。”温语道哽咽,觉得自己好了些。

“没关系,我也是这样摸我家狗子的。”

陈冬青温和道。

温语道忽然就觉得自己不好了。

“为什么这么吵?”

已经四五日没有清醒过的江远,悠悠转醒过来。

他睁开眼,刚刚坐起身,就有一只烂鸡蛋不偏不倚,正好砸向他的脑袋。

江远的反应得很快,稍偏头躲开那鸡蛋,拧紧了眉头。

鸡蛋正好砸在了温语道的脑袋顶炸开,滴落下发臭的鸡蛋液。

江远脸上的愠怒更甚。

陈冬青心道一句不好,刚想阻止,就瞧见万千魔气从江远身上钻出,自轿中朝远方奔去。

方圆十里,再无活人。

哪怕身受重伤,他碾死这些资质平凡者,也不过是碾死蝼蚁的轻松畅快。

不管是修道者,还是布衣赤足,亦或是远方不曾参与战斗的普通平民,都死了干净。

“像什么样子,洗干净了再进来。”

闻言,温语道如释重负,躬身退了出去。

陈冬青却赤红了眼睛。

她在战斗之中,不曾伤人,却不料江远一下手,就是十里血淌。

难为凉珀会将他作为此生大敌,不惜任何代价都一定要他的命。

江远他根本,就没有将普通人的命放在心上!

就算这些围着他轿子的人该死,那十里中那些不曾参与过的人呢?

那些人又何其无辜?

“江远。”陈冬青站起身,轻轻道,“我真希望,我之前并未护着你!”

江远眸中一黯,旋即无谓笑道:“那需不需要我倒流时光,让你后悔?”

“江远!”

陈冬青上前,拦住他衣襟:“你就一定要这样么?你就一定要殃及无辜么!”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系统101:我们的任务是,穿行各个位面,积极协助天选之子走入人生巅峰!刚埋了天选者的陈冬青愣了愣,最终决定再加一锹土,踩实了......【看文需知】:无CP,不攻略,女主常摆脱系统另立山头。看着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裙,再看着滚在自己身旁表情略凶的北极熊,她的内心有些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