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第79章 仙魔间谍花(20)

发表时间:2021-11-02 18:15:09

陈冬青也正想同他聊。两人之间,并也没骄横的气氛,反而和以前也没太大差别。好像陈冬青未曾叛别神界,凉珀也未曾对她一次出手。清茶一盏,陈冬青从凉珀手中递过来,瞅见了上头的桃花花瓣。花瓣上染着她神魂的气息。“这花......”“上回从你头上折的,我种在两人之间,并没有跋扈的气氛,反倒和从前没有太大差别。。


推荐指数:★★★★★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在线阅读>>

《第79章 仙魔间谍花(20)》精选:

陈冬青也正想同他聊。

两人之间,并没有跋扈的气氛,反倒和从前没有太大差别。

似乎陈冬青不曾叛别仙界,凉珀也不曾对她出手。

清茶一盏,陈冬青从凉珀手中接过,瞧见了上头的桃花花瓣。

花瓣上染着她神魂的气息。

“这花......”

“上回从你头上折的,我种在了院子里。”凉珀道,“女仙首会酿酒,我参了些在茶中。”

若这话放在人间的话本之中,怕是又添了一层旖旎。

可惜陈冬青从凉珀的脸上,只感觉到了:桃花很好,酿酒很好,参进茶里也很好。

似乎再普通,再平常不过。

陈冬青忽然想到花瓣是花的什么部分,不仅觉得恶俗,还有些难以下咽。

虽然,花都是从她头上开出来的。

“上次的事,我很抱歉。”陈冬青迅速地转移了话题,不想再谈论杯子里的花。

“我明白。”凉珀道,伸手一招,凭空便出现了一展画布。

雪白画布立起,登时有影像印了上去。

瞧着凉珀指尖荧光,陈冬青又发现了凉珀的一个新功能:人形多功能媒体播放器。

画布上头的画面很简单,也很浅显。

兔子吃草,虎吃兔子,人射虎,虎吃人,尸首养草,草被兔吃。

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陈冬青立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但还是等他与自己解释。

“天道从没有抛弃任何人。”凉珀缓缓道。

“魔族确实被打压不错,可他们从来没有灭亡。

要知,世间万物皆有定律,魔族繁殖快,修炼速度必将搁下。

不然,世上岂能有其他种族的容身之地?”

这话说的堂皇,却与凉珀所做的事情相悖。

“既如此,仙尊您为何又要出手对付江远?”

而且非要置他于死地。

凉珀却叹:“因为我算到了一卦。”

前年前,凉珀的法力与修为就已经接近现在了。

他不犯天规,也不和其他规规矩矩的仙人一样。

他时常下三界,体会其他三族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他得到了一面镜子。

天界遗失多年的宝物,通鉴宝镜,被他得在手中。

那镜子,毫无修为者,可以观万物之根本;修为低微者,可察万物之玄妙;修为极高者,可查外物之未来。

当年凉珀年少,觉得此镜无用,却想知道这镜子对自己修为的认同。

这一试,让他试出了天地走向。

江远魔圣,将寻到新的魔族修炼之法,打破四界平衡,破坏天地规则。

而凉珀打算做的,就是改变这一切。

所以,破坏四界平衡的江远,必须死。

这才是凉珀真正针对江远的理由。

“你未尝与江远沟通,怎知他有这样大的野心?”陈冬青却道。

在她眼中,江远根本就没有什么征服四界的打算。

他唯一喜欢的,就是做做饭养养花,几次攻入他界,都不是为了掠夺土地。

这样的情景下,若凉珀好好与他沟通,镜子里的预言根本不会发生。

“通鉴宝镜,绝不会算错。”

当然不会,因为这是系统全部安排好的。

陈冬青有些绝望。她明白了,想要白口说服凉珀,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对保护四界有着异乎寻常的执念,若自己不能证明江远绝不会这样干,他是不会罢休的。

而江远那边,也不会放松半点。

他们两个,简直就是个死结。

又不见面,又不说话,认定对方就是自己的劫难,非要斗个你死我活。

最最关键的是,他们的道理都正确,观点也明白,就是不能统一。

陈冬青深刻地感觉到了系统的坑爹之处,也明白了系统对自己的惩罚:

这就是要自己里外不是人啊!

深呼吸一口气,陈冬青对凉珀正色道:“江远不会这样做。”

凉珀捏着茶盏的手一紧。

“我相信他。”

茶盏,碎了。

里头的茶却没有洒出一滴,悬浮在空中,连同里头零星的几片茶叶同桃花瓣。

伸手一指,茶水飘去了旁边老树根的土面,润湿了一处。

“他与我们,道不相同。”凉珀抬眸,淡淡望向她,“予安,你莫要让我失望第二回。”

陈冬青垂眸,只道:“仙尊,您真的只相信那面死的镜子么?”

凉珀却摇头:“不,我相信的是我自己。”

陈冬青明白了。她站起身,朝凉珀郑重行了一礼:“仙尊,此番一别,我便与仙族再无关联。”

她太清楚,如果自己与仙界牵扯不清,她的任务,就永远也别想完成。

现在,抱住江远的大腿,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而且,恐怕系统想要自己做出的选择也是江远。

予安,远。它给自己的暗示,再明确不过。

转身,陈冬青还未离开,就听得身后声音冰冷:“既然真的打算走,那当初仙界赐予你的仙骨,也一并留下罢。”

陈冬青脸色一白,慢慢转身,看着凉珀的脸。

后者古井无波,正如初见一般没有什么情绪。

然而他这次说出的话,却是再绝情不过。

而且,在原本的剧情之中,并没有这一节。

凉珀没有将予安招回天界,更没有说要取回她仙骨。

现在,他是打算针对自己了是么?

白瞎了自己在天上白水煮的那些菜!简直都喂了石头!

哦,是了,迟早凉珀是要变成石头的,他原本就该是块石头嘛。

想着,陈冬青竟觉得宽慰了不少。

收拾好情绪,她在凉珀面前站正:“好呀。”

拆骨头是吧?来嘛,谁怕了谁不成?

凉珀眼中,为不可见的掠过一抹黯淡神色。

然后,他平静道:“与我来。”

陈冬青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特别糟糕的预感。

直觉告诉她,她最好现在得跑。

可理智告诉她,现在跑了,她就要留下来,一辈子。

斟酌再三,陈冬青偷偷问101道:【剃仙骨,会死么?】

好像自己记忆里的剃仙骨,还是小时看欢天喜地七仙女里,小七被打下天庭的场景。

似乎......也没什么太大不了的吧?

就......躺一躺?顶多成了个凡人呗。

【剃骨啊?】101眨了眨眼,故作天真,【似乎挺简单的】

【好像就是先用刀子把皮肤切开,再用锤子把骨头敲碎,最后用镊子取出来,就好了】

陈冬青:【救命!】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系统101:我们的任务是,穿行各个位面,积极协助天选之子走入人生巅峰!刚埋了天选者的陈冬青愣了愣,最终决定再加一锹土,踩实了......【看文需知】:无CP,不攻略,女主常摆脱系统另立山头。看着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裙,再看着滚在自己身旁表情略凶的北极熊,她的内心有些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