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第81章 仙魔间谍花(22)

发表时间:2021-11-02 18:15:09

凉珀将陈冬青带回了魔界。整个交涉过程中,陈冬青是保持清醒的。她真的太疼了,更本连晕过去的都做将近。虽然闭着眼,她仍然能感觉到凉珀与江远身上骄横的气势。但是他们也没打出来。大约是因为陈冬青又吐了一口血的缘故。真的只可惜,早明白就该忍一忍,再咽一直这样。陈整个交涉过程中,陈冬青是清醒的。。


推荐指数:★★★★★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在线阅读>>

《第81章 仙魔间谍花(22)》精选:

凉珀将陈冬青送回了魔界。

整个交涉过程中,陈冬青是清醒的。

她实在太疼了,根本连晕过去都做不到。

尽管闭着眼,她仍旧能感觉到凉珀与江远身上跋扈的气势。

不过他们没有打起来。

大概是因为陈冬青又吐了一口血的缘故。

实在可惜,早知道就该忍一忍,再咽下去。陈冬青很是遗憾地想道。

躺在她自己的床上,陈冬青张口唤道:“温语......”

苦笑一声,她道:“怜星,去替我倒杯水来。”

她的侍从已经不是温语道了。江远替她换了个武力值高,却不爱说话的女娃娃。

大概是怕她总想起温语道罢。

怜星扶着她起身,将水递给她。

面色虽然冷,但眼里不乏善意。

陈冬青笑了笑,抿了抿,稍稍润湿了嘴唇。

她不敢喝太多。

她总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置,用点水都觉得痛苦难忍。

“魔圣大人为您备了参汤,可以抵几日不用膳。”见她不住蹙眉,怜星安慰她道。

陈冬青并没有得到半点安慰。毕竟痛是自己痛,旁人体会不了。

她只冷淡的点了点头,又躺了下去。

睡是睡不着了,就算魔界的天不会亮,自己也睡不着了。

出去也没法出去,毕竟除了脚板,身上到处都是肿的。

闲来无事,陈冬青只好同101唠嗑。

毕竟半夜不休息的人,也只有永不疲劳的101。

然而现在的101,只对一件事情感兴趣。

它只想知道,陈冬青口中那个喜欢的人,究竟是谁。

这个世上,无论老少,无论性别,甚至连冷冰冰的系统都对八卦表现出了十分的热忱。

面对101小心的试探和无休止的套话,陈冬青最后愤怒道:

【死了!】

【徒手拆核弹死了!】

【问你个大头鬼,满意了么!】

101嘴里的瓜子都不香了。

它望了望陈冬青愤怒的脸,心道:【开玩笑的罢】

徒手拆核弹?

那是什么大佬?

比木头更疯的疯子?

101觉得,一定是陈冬青骗自己的,一定是。

然而陈冬青切掉了与它的联系,甚至还愤愤拔掉了它的电源。

若不是她控制了她自己,101觉得自己多半会被打得很惨。

默默将自己的电源插好,101给自己点了一首《前男友的一百种死法》,颅内循环播放。

它要忘记今天这件事,木头多半是被渣男伤了心,才会给她的前任安上这样一种死法。

嗨,它怎么就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又去戳木头的痛处了呢?

不过说出来,不会高兴一点么?

101觉得既纠结又内疚。

想了想,它委屈地按了个待机,让自己休眠去了。

陈冬青却失眠了。

她睁眼躺着,直到天再度黑了下去。

抬手摸摸眼眶,干的,没有眼泪。

笑了笑,她闭上眼,觉得也没什么好难过。

反正,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不是么?

呵呵。

陈冬青的伤没有养太久。

不过短短三天,她就能出门了。

通过江远,陈冬青知道,自己剥落仙骨虽然看上去凶险,但其实受到的伤并没有太深。

而且这样做对自己不完全只有坏处。

至少,她不会再因为仙魔两种力量,体内再起冲突。

闻言,陈冬青沉默了很久,最后仍旧什么也没有说。

她没办法在他们之间分出对错。那何苦又要为难自己?

干脆就不分了。

大抵是因为陈冬青在仙界讨的苦,江远将攻打仙界提上了日程。

用他的说法就是:

别人都打到自己脸上来了,他不还手,岂不是显得他很弱?

这次,陈冬青没有阻止他。

她甚至默认了江远的做法,并且帮他布阵。

江远向来用人不疑,他没有怀疑陈冬青的用心,纵然陈冬青拒绝说出仙界的通道,他也没有逼迫她。

下头的人虽然不满,却碍于江远的情面,不敢说什么。

天选子不愧是天选子,江远和凉珀虽说上回受了不轻的伤,但因为奇遇,又纷纷恢复了巅峰。

大战在即,陈冬青却有些迷茫。

她坐在血玉魔莲的玉髓池中,看着被藤蔓覆盖的魔宫,轻轻问101道:“如果我死了,也出不了这个世界,是不是就判定我死亡?”

【是的】

101回答她道:【所以你最好不要犯险】

为了一个小世界的任务死掉,实在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

陈冬青点头,脸上的愁色愈发分明。

她不知道,远在天宫之上,有人正静静用水镜看着她。

凉珀身边,小道士挤着,瞧着前者面上神色,奇怪道:“凉珀,你一直盯着予安,难道她有什么问题么?”

凉珀摇头:“你的法源......”

小道士一听凉珀开口,就知道他多半是要训自己,忙找了个机会,尿遁了。

哦,虽然仙人无需排泄,但并不能否认尿遁实在是个好的开溜借口。

反正凉珀他也不在意自己要干嘛,他只是想赶自己走而已。

果然,小道士一走,凉珀就取出了自己的通鉴宝镜。

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枚法器,也是他最珍视的一枚法器。

念动口诀,催生宝镜盈盈发光,凉珀将镜子转了过来,面对水镜中的人物。

魔界中,陈冬青只感觉到自己周边一亮,又很快暗了下去。

这是她第四次出现这样的异常了。

很难不叫她多想。

眯眼,陈冬青望向九天,却什么都瞧不见。

凉珀也什么都瞧不见。

他百试不灵的宝镜,竟然像是坏了一样,没有半点反应。镜面除了一片黑,还是一片黑。

原先照人即可占卜的功能,没有发挥出半分,他看不到陈冬青的未来。

这种现象,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凉珀抿唇,刚想打算转回镜子,陈冬青抬头,她的眼睛就恰好落进了镜子中。

慢慢地,镜子里出现了三个大字,化作血色,染进了镜芯。

翻转镜子,面对自己,凉珀看着那三个字,张口轻轻念道:“陈冬青?”

他眸光一亮,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玉指捻起,掐指一算,他不再去查探予安的命格,而是算这镜子中的三个字:

陈冬青。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系统101:我们的任务是,穿行各个位面,积极协助天选之子走入人生巅峰!刚埋了天选者的陈冬青愣了愣,最终决定再加一锹土,踩实了......【看文需知】:无CP,不攻略,女主常摆脱系统另立山头。看着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裙,再看着滚在自己身旁表情略凶的北极熊,她的内心有些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