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第83章 仙魔间谍花(24)

发表时间:2021-11-02 18:15:09

以血为誓,天地佐证。江远割开自己手腕,滴出这枚黑血,伤口又迅速伤口愈合。凉珀手点拨过眉心,这枚金色血珠飞出,飞舞盘旋在空中轻轻长鸣。两枚血液半空中相互融合,立时炸开万千能量,形成气浪,掀倒了天上云彩,地面尘埃。万鸟齐响,天地生光,仙魔都挪开,露着一大块江远割开自己手腕,滴出一枚黑血,伤口又迅速愈合。。


推荐指数:★★★★★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在线阅读>>

《第83章 仙魔间谍花(24)》精选:

以血为誓,天地佐证。

江远割开自己手腕,滴出一枚黑血,伤口又迅速愈合。

凉珀手指点过眉心,一枚金色血滴飞出,盘旋在空中微微鸣响。

两枚血液半空中融合,登时炸开万千能量,构成气浪,掀翻了天上云彩,地面尘埃。

万鸟齐鸣,天地生光,仙魔都移开,露出一大块完整的空地。

天上一缕华光撒下,将空地分割出来,挡住内部能量。

生死斗,不允许外人插手。若有第三人运功进入此地,是绝对行不通的。

这也保证了决斗的无干扰。

江远撑伞,仍旧噙着笑意,慵懒惫怠。凉珀翻手,取来自己本命宝剑,一语不发,直指江远后心。

江远只笑,躬身轻点,莲步轻移,如飘雪,如飞絮。

他收伞,以锋锐伞边割向凉珀咽喉。

凉珀反手,掌心凝成阵法,朝江远拍去。

爆炸声轰鸣,江远青丝扬起,落下丝丝缕缕,也斩断了凉珀的玉冠。

两招下来,谁也没讨着好。

外头,魔兵们助阵呐喊,举起三叉戟,登时有无数魔气涌出,进入天道光华之中,挤入江远体内。

江远魔气大增,身姿翻转,挑断了江远丝绦。

而天兵不甘示弱,掌心凝聚光球,不断抽出自己力量,如丝线缠绵,绕上凉珀腰袢。

凉珀宝剑华光大作,一鼓作气撕裂江远外帛。

仍旧不分胜负。

见状,江远冷哼,旋转魔伞,搅动天地风云,聚集毕生魔力于伞尖之中,打算用尽全力打出最后一击。

而凉珀旋即也汇聚日月光华,凝与剑锋之上,酝酿决绝杀招。

天地为之变色,狂风骤起,迷乱众人视线。

江远横伞,直指向前,凉珀抹剑,葳蕤有光。

然而就在同时,他们忽然感觉到,这场景之中还有第三个人。

可是杀招尽出,已经收不回来了。

肌肤刺入伞尖,莲花碎在剑锋,杀意凌冽在前。

陈冬青脑海中忽然浮现一句话:

妈的,居然又死了。

这是打算每个世界都死那么一遍是么?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因为江远已经傻了,凉珀有些痴。

江远手一招,捞到了一片莲花瓣。

“予安......”他喃喃,忽然红了眼睛。

凉珀的反应却比他更正常些。

他从袖中取出宝镜,定住了时空。

花瓣飞舞,时光倒流,重新回到前一刻。

陈冬青一前一后,伞尖剑刃,穿透了她的身体。

陈冬青:“......”

不要这样吧?我都死了,你现在还要鞭尸?

“予安。”

江远手快,将她稳稳接住,却发现自己怀里的人没有温度。

死透了。

她的莲花原型,本就没有温度。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江远低声,有些哽咽。

他的魔气只能够破坏,没有治愈功能。对于陈冬青生命力的流逝,他半点办法也无。

“江远。”陈冬青咳嗽两声,握住江远手腕,“退回魔界。”

她说不出更长的话了,事实上,能说出这句话,已是在她的意料之外。

陈冬青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活力在流失。

和上次一样,她仍旧不能联系上101。

阂上眼,却感觉到心口一阵清凉,叫她精神为之一震。

江远的手上,是那朵魔莲。

他养了不知多久的魔莲。

或是有所预感,他竟将这东西带进了决斗场上,捂在怀中。

如今,正好吊住了陈冬青的命。

但也只能维持一小会。

“小菜精,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江远来来去去,只有这样一句话。

凉珀推开了他。他浑身冰凉,却运转法力,手中通鉴宝镜如陀螺般旋转,逐渐出现丝丝缕缕浅金色的丝线。

拔剑,凉珀斩断了这些丝线,也斩断了他与通鉴宝镜的全部联系。

接着,他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

凉珀一掌,将那枚他珍爱的镜子打入了陈冬青的心脏。

“你比我更需要它。”凉珀轻声道。

瞧着陈冬青愈发虚幻的影子,他长长舒了口气。

“你疯了!”江远揪住他的衣领,“你疯了!!”

凉珀却没解释。他的眼睛看着陈冬青化去的方向,看着半空中的一朵异样莲花。

一半幽冥,一半火焰。

很快,那莲花散去,只留下两片花瓣。

凉珀抬手,指尖轻点那飞旋向他的火焰莲花瓣。那花瓣却诡异地融进了他的手指间。

有些滚烫,有些微热。

凉珀仰头,眼底金芒逐渐褪去。

他自问道:“何为正义?”

江远低头,看着那瓣他捧在手心,还泛着幽冥紫火的莲瓣散去。

有些冰冷,有些寒意。

他抿唇红了眼,喃喃:“何为正道?”

魔莲终究破碎,连碎片也不曾留。

仰头,凉珀微笑:“旅途愉快。”陈冬青。

江远似是感知到了什么,眼睛凝成血红色,忽转过头看向江远:“你早就知道了?”

“是。”凉珀毫不避讳。

我早知道,她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从她经过梵音洗礼后,我便知道,那已经是另一个人了。

“凉珀!”

江远喉中,溢出愤怒的咆哮:“我要和你决战!”

“随时奉陪。”江远淡淡应道,声音却逐渐飘远。

江远追了过去。

由于陈冬青的死亡,生死契也自动解除,留下一地仙魔面面相觑。

领头人都不打了,他们更加没有继续的兴致。

魔军:“不玩了不玩了,回去抠脚种菜养花了。”

天兵:“罢了罢了,回天喝酒投壶猜谜了。”

众人皆散,没有人傻到去问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件事,便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没了陈冬青,世界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

仙界针对魔界的行动少了许多,魔界也没有再同仙界针锋相对。

除了魔圣江远经常找凉珀仙尊打架以外,其他的麻烦似乎都消失无踪。

甚至有人见了鬼的看见,江远和凉珀两个人坐在桃花树下喝酒。这实在是仙魔两界第一大新闻。

而陈冬青,顺利的回到了系统中。

101围在陈冬青身旁,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好一会,然后感慨道:“你居然真的活着回来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她是怎么回来的?天选子还是两个,她既没完成任务,又没杀掉天选子,为什么能回来?

“因为,我发现了系统的bug。”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快穿之我是天选者
系统101:我们的任务是,穿行各个位面,积极协助天选之子走入人生巅峰!刚埋了天选者的陈冬青愣了愣,最终决定再加一锹土,踩实了......【看文需知】:无CP,不攻略,女主常摆脱系统另立山头。看着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裙,再看着滚在自己身旁表情略凶的北极熊,她的内心有些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