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崛起在晚明

第二十七章 命运与贵人 下

发表时间:2020-11-22 15:52:36

ps:张璁早了可以得到举人的位置,为了剧情需,故此这样写,他早在十几年前就了举人了,而已考了七次的会试都是名落孙山,最后准备好去吏部媒体报道当个小官时,却遇上了出任督察院院的监察御史萧半仙,说这些,而已为让读者大佬们获知,嘟嘟是在认真相关资料资料


推荐指数:★★★★★
>>《崛起在晚明》在线阅读>>

《第二十七章 命运与贵人 下》精选:

ps:张璁早已经得到举人的位置,为了剧情需要,故而这样写,他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举人了,只是考了七次的会试都是落榜,最后准备去吏部报道当个小官时,却遇到了时任都察院的监察御史萧半仙,说这些,只是为让读者大佬们知晓,嘟嘟是在认真查阅资料的,不含糊。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蜈蚣百足,行不及蛇。

雄鸡扇翼,飞不过鸦。

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

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腾达。

.....................

命赋与人,时也命也,天道酬勤,几人能成。

命!

可以说从一开始时,无形中就已经注定了下来,天道酬勤只是让人的成功加快了,从无到有的人,一直都认为自己破开了自己的命格,但他们是否想过他们的成功其实是因为有贵人相助。

“萧神仙....”

赵禅倒是记起了一件关乎于张璁的轶事,他有所耳闻过,这位萧半仙,一手卜卦的本事堪称是绝顶,张璁就是信了他的鬼话一等就是数年。

“希望老师能逢凶化吉。”

科举道路上,张璁可以说是一路坎坷,能坚持到如今已经着实不易。

回到家中的张璁立即开始收拾衣物,其妻不解问道:“夫君,你这是准备去那里?”

“入山中进修。”

他要在拼搏一把,他还没有老,但是南京的繁华·容易让他失去了方向,他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攻读,或许是....

脑海里面,回荡着赵禅的话。”

如今朝堂上,说话声音最大声的人可不是天子,而是当今的内阁首辅大人杨廷和。

“等等,你去给我找出这些年来杨阁老所写过的文章。”

骨气?

张璁放下来了,他不想让自己这一辈子都在后悔中渡过,这局棋盘,就算是一局胜负棋,他也要做胜者。

“等等,不需要你去找,你帮我把衣服收拾好,顺便把这封信送到关府。”

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的张璁深吸一口气坐了下来,提笔便是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封信,这封信乃是他写给赵禅的,方才走的太过的匆忙,他倒是忘记了嘱咐赵禅,现在冷静下来,倒是记起了这件事情。

信中的歉意十足,同样的,该嘱咐的事情,张璁也丝毫不曾落下。

做为一名老师,张璁还是一个合格的老师。

至少他还不曾忘记赵禅这个学生。

“仲湛........”

信上的内容,言之凿凿,注入了张璁的真情实意。

倒霉了这么多年,张璁终于得到了自己的命中的贵人。

只是不曾想到的是,这命中的贵人竟然是自己的得意门生。

常言造化弄人,以往张璁觉得只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如今看来诚然造化弄人。

“老天待我不薄。”

入此世,藏的就是功名利禄心。

人非圣贤如何能免俗。

“赶紧送去,夫人,这段时间家中就劳烦你了,若有任何的困难可以前往关府求援。”

最后拼搏一回,成了就会所....额...是庙堂之上,输了,也不过是如寻常一般而已。

他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为何不拼搏一把。

半步知天命

天命可知,但心有不甘,心有怨气,他不愿自己就这样沉沦下去。

“妾身懂了。”

张氏叹了一口气,有点不舍,同样的眼眸中也带着一点希冀。

“还有,多让媛儿出去走走....”

临走前,张璁忽然交代了一下,张氏慕然间楞了一下,旋即喜笑逐颜。

变了...

短短的数月的时间,她那位顽固的丈夫有了一点变化,这点变化,对于家而言,却是非常好的。

“妾身懂了。”

“额。”

张璁起身,背起张氏收拾好的包裹,直接背在身上,然后在书房中找出自己所想要的东西后,徒步走了家门,站在门外望着夫君渐渐离去的身影,张氏一时间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走了。”张氏站在门口喃喃自语着,夫妻同床共枕多年,她知道自己的父亲的意愿,多年来的苦闷,她都懂...

“媛儿,明日提上一些糕点前往关府。”

张氏从未见过赵禅,但是她觉得现在应该要见见这个让自己的丈夫有着天翻地覆变化的学生了。

“娘....”

楼上传来一阵欣喜的娇呼声。

那个女子不喜欢出去外面溜达溜达,见一见外面的世界,有几个人希望一辈子都呆在家中,被一座房子给困守了一生。

现在能有机会出去,她当然高兴了。

而且居住在那里,她早就听闻过关菡的名字,有多少的女子羡慕着关菡,羡慕关菡有这样的一个爹爹,可以让她肆意妄为。

然而她们....

她的爹爹疼她吗?

疼!

有几个父母不爱自己子女的,只是,往往父母并不知道子女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看似是一种爱护,实则乃是一种禁锢。

没过多久,只见一十五六岁身穿一袭淡青色的中衣,外披绣花披帛烟纱,微风吹过,轻纱飞舞,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顺滑的齐耳短发被挽成一个简单的朝凰髻,一种灵活机巧的感觉直接铺面而来。

蹦蹦跳跳的从楼上下来,木板发出咿呀的响声。

“媛儿,慢一点。”

张氏见状当即叮嘱了一声,但话还未传出去,只听到哎呦一声,张氏一听立即小跑了进去,见女儿直接一头栽在地上,手上领着桂花糕,脸上还挂着傻笑。

见状,张氏笑了,难得见到女儿能有这样的笑容。

多少年了,张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面带愠色道:“还不赶紧的去洗把脸,不然让人笑话了。”

“好的娘亲。”

笑嘻嘻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完全没有一星半点的,似乎摔倒的人并不是她似得。

“赶紧的。”

张氏恶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一眼,张媛立即起身,在脸盆前匆匆忙忙的洗了一把脸,擦拭干净后,紧随在母亲的身后走去。

一张素净的脸,水嫩的脸蛋上,不增添半点的胭脂水粉,明媚的阳光下...

四周盛开的花朵,也在这一蹦一跳的娇影中黯然失色。

人比花娇

不过如此....

崛起在晚明
崛起在晚明
正德十六年四月...  正德驾崩,尚未成年的兴献王晋王即位了...  大明头顶上的天变了,大明正式步入最魔头的一个时代。  应天府溧水河边,风雨飘零,小茅屋中,上吊自杀的穷酸相赵禅睁开眼睛了眼,带着自己的小妹在这个魔头的时代中一步一步的崛起。“这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