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崛起在晚明

第八章 封侯拜相非常人 上

发表时间:2020-11-22 15:52:36

ps:这一章晚了,很抱歉了,昨天有什么事麻烦缠身...何况除了一本书还在写着...这个周末尽量避免存存稿..希望能各位大佬们需要支持需要支持..谢谢您诸位了.. 求个所有收藏好啊.. .... 张璁? 赵禅砸吧砸吧了嘴,有点儿身陷在迷迷糊糊,天上掉下


推荐指数:★★★★★
>>《崛起在晚明》在线阅读>>

《第八章 封侯拜相非常人 上》精选:

ps:这一章晚了,抱歉了,今天有事缠身...况且还有一本书还在写着...周末尽量存存稿..希望各位大佬支持支持..谢谢诸位了..

求个收藏可好..

....

张璁?

赵禅砸吧砸吧了嘴,有点深陷在迷糊,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这直接砸在他的脑袋上,把他砸的晕乎乎的。

这位师傅说倒霉也倒霉,说幸运也幸运。

这位的历史,赵禅也没有记多清楚,只是知道似乎熬过今年,他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老师!”

抱大腿!

张璁的大腿非常的粗,赵禅赶紧伸手抱大腿。

赵禅的态度,张璁很满意。

收弟子嘛...

不就是为了传承自己的衣钵以及带着自己的理想信念在仕途上更进一步。

“张璁捋着胡须欣慰的笑道:“好!好!”

旋即迈着流星步伐走出了大门。

“恭送老师。”

张璁前腿刚迈出去,后面赵禅就朝着张璁的背影邀行一礼。

“孺子可教也。”

背对着赵禅的张璁微不可察的一颔首。一个机灵的学生他满意。

等张璁彻底的消失在视线内,赵禅才缓缓的起身,站在铜镜面前,开始整顿衣冠。

古云:正其衣冠尊其瞻视

天地君亲师!

大明中后期,学生与老师之间的关系链,比起父母甚至是君王过之不及,可以说师为首,其余的都可以放在后面。

“张秉用...”

赵禅喃喃自语着,他只知道过了今年,张璁就会慢慢的崭露头角,打出他的一片天地,至于现在张璁倒是是何功名在身,赵禅完全不知道,但看一个人的气场以及内涵,就可以看出不少的东西。

举人!

只不过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举人。

秀才与举人间隔着的可是一个天一个地,就如同举人与进士一般,秀才如何资格称老爷大人的,但举人却有..

“牧之兄,何时行拜师之礼,也让我准备准备。”

弟子拜师,师傅收徒!

这乃是重事,万不可轻怠,就算张璁已经贵为举人老爷,也不敢轻怠。

礼不可废!

既然他决定要收弟子,那么就应该按照郑重礼来举行。

闻言,关常稍微一愣,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神采奕奕道:“多谢秉用兄。”

“无需谢我,或许将来我还要谢你才对。”

“哈哈....如果真的有那一日,我该自豪!”

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客厅内,二人都得偿所愿。

宾主尽欢,何乐不为。

关菡则是皱着眉头,气哼哼的坐在床上,粉嫩的拳头紧紧的握着,还能发出噼里啪啦的清脆的响声。

“小姐....”

小翠耷拉着头,她通红的鸭蛋脸,身穿水草纹挑线裙,双手不断的来回变幻着,脚上穿的是绣玉兰花的绣花鞋,小脚丫子也在不停的拨弄着。

“都是你这妮子!”

关菡哼了一声,转过头独自一个人生着闷气。

“小姐,小翠买了城东老唐记的桂花糖,可好吃了。”

从后面掏出一小袋油纸装的桂花糖,香甜的味道瞬间弥漫在这间房间中。

咕噜~~~咕噜~~~

吞咽口水的声音不争气的从关菡的口中发出。

“哼,我原谅你了。”

接过小翠手中的桂花糖,挑出一块,重重的咬上一口,吧唧吧唧的清脆的响声在这间不似寻常大家闺秀的闺房内回荡着。

小丫鬟小翠狠狠的吞咽着口水,她也想吃。

这些可是她自己掏腰包的,攒了许久才有这么一丁点的银两,如果不是为了小姐,哄小姐开心,她舍不得把钱花出去。

“哼!还给你了。”

桂花糖在好吃,关菡吃的也只是一个心意。

小心翼翼的捧着装着桂花糖的油纸,渴望的眼神渐渐的化作了一丝的满足,轻轻的拿起一块桂花糖,放在有点发白的嘴唇边,伸出粉嫩的舌头,稍稍的舔了舔,随之心满意足的把桂花糖给放了回去。

“小翠你说我是不是做了傻事。”

桂花糖的甜也不曾化解关菡眉宇中的后悔,真不该因为一时的冲动而答应荒唐的婚事。

指腹为婚?

关菡一直以为这是在这是说书人口中凄惨的故事,熟料这等荒唐的事情真真实实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真的让人难以接受。

“小姐,要不去和老爷说说休了那位姑爷,老爷最疼小姐了,一定会答应小姐的。”

不说起这事,关菡还不会伤心欲绝,好死不死的,自己和老爹说一定要嫁....

这等难以启齿之事,关菡在打神经也说不出来。

“哎....”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关菡靠在床头上,双眼略微疲惫,慢慢的便睡了过去。

见小姐睡着了,拿起一小块自己刚才舔过的桂花糖,小翠甜滋滋的吃了起来,稚嫩的眼眸中露出了满足。

次日,天一亮,天边刚泛起一丝鱼肚白时,赵禅一身正装,沐浴更衣,身上散发着一种独特的草木香,呼吸着清新空气,赵禅迈着小步子走在庭院中,手中拿着一卷周易。

与其余的书生之乎者也的不同,赵禅求的是知其意懂其意领其意。

死读书,只会成为书呆子。

科举要求的可不仅仅只是会背书罢了,还要懂书中的真意,才能运用自如,不会被一本书卷给禁锢掉自我。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何意!”

“乃文王《周易》中的一句,学生以为此意乃是要求我等效仿君子法上天刚健、运转不息之象,而自强不息,进德修业永不停止。”

“好!好!一个自强不息进德修业永不停止!”

不知何时出现的张璁站在赵禅的背后,拂手笑道,看向赵禅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满意,就如同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顺眼。

“该走了。”

“是,老师。”

赵禅一听,停住的脚步立即跟随了上去,紧随着张璁的脚步,低着头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不知不觉中,二人来到了大堂内,大堂早已经布置完毕,算不上简陋,可以从周围的布置上就能看出关常是真的用心了,大堂四周挂着红色的绸缎,象征的喜庆之意,拜师本事大事,同样的也是一件喜事。

在大堂中,挂着一幅画像,画像上是一位老者。

这位老者乃是先师孔子。

拜师先拜孔子,然后才是拜坐在先师孔子画像下的先生。

崛起在晚明
崛起在晚明
正德十六年四月...  正德驾崩,尚未成年的兴献王晋王即位了...  大明头顶上的天变了,大明正式步入最魔头的一个时代。  应天府溧水河边,风雨飘零,小茅屋中,上吊自杀的穷酸相赵禅睁开眼睛了眼,带着自己的小妹在这个魔头的时代中一步一步的崛起。“这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