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崛起在晚明

第十章 倾囊相授

发表时间:2020-11-22 15:52:37

封侯拜相非是是寻常人 张璁章心神一时之间威慑,望着滚滚江水滔滔不绝而去,摇弋的心神在这一刻,终于等到牢固下去。 千言万语比严禁这一句。 “好!好啊!” 拍击着赵禅的肩膀,张璁笑了,渐渐地的笑着笑着却是哭了... 老


推荐指数:★★★★★
>>《崛起在晚明》在线阅读>>

《第十章 倾囊相授》精选:

封侯拜相非是寻常人

张璁章心神一时震慑,望着滚滚江水滔滔不绝而去,摇曳的心神在这一刻,终于稳固下来。

千言万语比不得这一句。

“好!好啊!”

拍打着赵禅的肩膀,张璁笑了,渐渐的笑着笑着却是哭了...

老泪纵横间在发泄自己的内心深处的委屈和无奈。

多少年了...

想不到最后懂自己的竟然是一介小儿。

浪潮怕打着驳岸,浪花溅起,冰冷的河水打在张璁的脸上,人稍稍的清醒了不少。

“为师失态了。”

诚然一笑,这一刻张璁又恢复了刚中举时的意气风华。

弟子=亲儿子

这个时代中,关门弟子有些时候比自己的亲儿子还是要亲的。

儿子传承的是血缘,而弟子传承的是理想。

“走吧,回去了。”

放下心结的张璁这一刻春风满脸桃花开,洋溢的笑容彰显他此时此刻的心态。

有些人一举一动之间都有些着极大的魅力,就好比说现在的张璁,堂堂的举人老爷,在偌大的明朝中,也是万众瞩目的存在,岂能因为这些小事情而自乱了阵脚,从而变的垂头丧气的,没有了奋斗的目标。

虽然张璁的这个举人老爷是挺倒霉的,熬了数十载的时间,受尽了白眼才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他这种还是比较幸运的,比如那些倒霉一辈子的穷酸秀才,临终前都还没有摸到举人的屁股,岂不是这种人更加的可怜。

比起他人来讲,张璁还是非常幸运的一群人。

“你既然是为师的弟子,为师定然倾囊相授。”

礼尚往来,赵禅既然看重他,无论是真情也罢还是假意也好,他都需要对这个学生负责到底。

“你可不要让为师失望。”

“不敢让老师失望。”

闻言,赵禅神色一正,躬身回应道。

此时,阳光明媚,金色的阳光洒在上新河的水面上,掀起一层又一层金色的波纹,驳岸边,一排接着一排的杨柳抽出了嫩芽,在柔和的风中摇曳着动人的心魄的舞姿。

每一次的摇摆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春风又绿江南岸,湖边春色满人间。

这一抹的景色恰巧让这师徒二人走的更近了。

人生就是一场赌场,而人就是不断拿着自己手上的筹码不断地下注。

赢了,前途无量,输了,灰溜溜的走完这一生。

“牧之兄,这数月时间久打扰你了。”

“秉用兄,这话说的……”

关常一听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这事他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拒绝。

“关统,赶紧为秉用兄安排一间上等的厢房。”

每一个举人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没有谁会傻愣愣的去得罪一名举人,看似落魄,或许下一刻就功成名时成为你的父母官,岂不是想怎么整你就怎么整你。

人有恒言,破家县令,灭门刺史。

再说了,张璁倒霉归倒霉,真材实料还是有的。

张璁对与他关家而言,只是一个外人,但赵禅不同,他是关家的女婿,今后的关家或许会变成赵家,可只要赵禅起的来,无论是关家也好亦或是赵家也罢,都能更进一步,而且还是在南京城中更进一步。

“好嘞。”

关统二话不说当即去准备上等的房间,熏香之流都在张璁的房间安排妥当,等今夜之时,张璁的厢房内会飘荡着淡淡檀香的安神香。

“先行告辞。”

初为人师,张璁能做的就只有这样,但是他还是需要回到家中与妻儿老小说一声。

“来人,去安排一辆马车送张先生回府。”

…………………………

“溧阳那边可愿意放人?”

“老爷,溧阳黄员外不愿意放人。”

闻言,关常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他好歹也是一个富庶人家,就算再南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

他的脸变得不好用。

“可说了什么条件。”

“没有。”

“该死!”

关常是真的气了,不提条件,就是不放人,完全是不把他关某人放在眼里。

“老爷,是不是需要……”

行商起家的可没有几个是善茬,大部分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不需要,那厮好说歹说也是一个举人……”

一个秀才,关常想怎么弄死就怎么弄死,但一个举人……

被弄死的往往是他,说白了就是他关常惹不起溧阳城中的黄员外。

“这事不要和赵禅知道,让他安安心心跟着张璁,等什么时候他考取举人,在告知此事……”

关统忍不住撇了撇嘴,等赵禅考虑举人后,说不得这厮就直接把脸给凑上来了,一个年轻新进的举人,谁都会去巴结,如果黄员外眼睛没瞎的话。

“你让人去一趟溧阳,保她。”

双手负在背后的关常沉吟道。

“是。”

关统悄悄的退了出去,这才是他所认识的老爷。

“还是和菡儿说说……”

操心完其他的事情后,关常又开始操心起自己的女儿来,一时冲动与认真考虑后才决定下来,可是有着天壤之别。

关常觉得他的女儿现在应该开始要后悔了。

“思想工作要好好的做啊....”

任重而道远,关常觉得自己的任务还是非常的沉重。

当日正午时分,送张璁的马车终于到了。

这门亲事,关常还真的想极力促成。

当然了,关常也是抱着能成则成,不成就算了的心态。

若当日来的只是一个傻小子,关常则不会提起这门亲事,但碍于赵春的恩情,赵禅有什么要求的话,关常全力答应他。

只是....

关常相信自己的眼力。

无儿子传宗接代,女婿则成了儿子。

那股机灵劲...

关常见了心里都相当的欢喜。

“哼!”

╯^╰,

关菡扭着脑袋,听着小翠讲今日府内的热闹,水嫩的面容上虽然带着一点的不高兴,但那对灵动的眉宇间也藏着一丁点的好奇。

或许……

那个登徒子还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往往一个异性对另外一个异性产生好奇的时候,那么二人间的关系或许就会更进一步。

只是...

关菡并不知晓,说话人口中并未曾说起这些事。

崛起在晚明
崛起在晚明
正德十六年四月...  正德驾崩,尚未成年的兴献王晋王即位了...  大明头顶上的天变了,大明正式步入最魔头的一个时代。  应天府溧水河边,风雨飘零,小茅屋中,上吊自杀的穷酸相赵禅睁开眼睛了眼,带着自己的小妹在这个魔头的时代中一步一步的崛起。“这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