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崛起在晚明

第十四章 谁敢伤我弟子! 第一更

发表时间:2020-11-22 15:52:39

ps;除了一更,恐怕要挺晚的,谢谢您诸位大佬们的支持,的话嘟嘟书中有什么错误,也可以提出,让嘟嘟再进一步扩大。 写小说不只是是作者一人的事情,同样的还分不开你们这些读者大佬们的支持与提点。 赵禅笑了。 英雄救美的事情,原本


推荐指数:★★★★★
>>《崛起在晚明》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谁敢伤我弟子! 第一更》精选:

ps;还有一更,估计要挺晚的,谢谢诸位大佬的支持,如果嘟嘟书中有什么错误,可以提出来,让嘟嘟再进一步。

写小说不仅仅是作者一人的事情,同样的还离不开你们这些读者大佬的支持与提点。

赵禅笑了。

英雄救美的事情,本来嘛,就应该男儿来做,要是让女孩子家家的来,岂不是让人笑话。

男儿嘛...

就应该拿出男儿的气魄。

被赵禅这么一撞,旋即被抱紧的闫博稍稍一愣。

不过发愣归发愣,闫博手上动作可没有闲着,结实的一个肘子朝着赵禅的背部就是狠狠的一撞,仅仅一刹那间,赵禅的身子骨承受不住,瞬间呕血。

脑袋一片的空白,但是赵禅的手还是紧紧的抱着闫博,死死的守着,怎么也不愿意松手。

“倒有点骨气。”

不说其他的,就刚才的举动,就足以让闫博高看一眼。

只可惜啊,这话赵禅是听不见了,晕厥过去的人,剩下的只有身体的潜意识罢了。

“你!”

在这一刻,关菡内心深处某根线被触动了。

女儿家的最憧憬的莫过与自己的夫君乃是当世人杰亦或是盖世英豪,尤其是如关菡这样的,心目中更是希望自己的夫君乃是一盖世英豪。

“放开他!”

在她眉峰的皱蹙之间杀气若隐若现,恰是游龙潜藏,蛰伏出渊。

动杀心了!

关菡虽未曾杀过人,但她动了杀心,便有杀气杀意。

正所谓: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有趣。”

在闫博的眼里关菡的变化,最终只是化成了有趣二字。

关菡的武艺让闫博忌惮,但武艺只是武艺,并未是真正的杀人术,未曾在战场上厮杀过的人,终究招式只是花架子,与他们这些常年在边疆厮杀的老卒而言还是太嫩了。

尤其是他这样的悍卒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初见时,心头震撼,打斗过一番后,才知晓只有招式没有杀气。

他不同!

在战场争分斗秒,求的都是一击必杀,在好看的招式,不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击杀敌人,都是垃圾!

与时间争,是拿自己的命去争,争一丝活下来的可能性。

死死的咬着银牙的关菡,面若凝霜,死死的盯着,娇躯紧绷,闫博给她的压力太大了,如泰山之重,直接喘不过气来。

尤其是在气势上,关菡是被闫博压的死死的。

从死人堆中爬出来的人,发怒起来摄人心魄,如关菡这般未曾上过战场的女子更是不堪一击。

“滚!”

对敌时,身上挂着一个累赘,是最为麻烦的,闫博准备一脚直接把赵禅给甩开,却发现赵禅死死的挂在他的身上,怎么甩都甩不掉。

在下重手?

闫博不敢!

应天关家在南京城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杀了关家的姑爷,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一旦闹起来,他背后的人也无法把此事给摆平。

找准机会,九节鞭脱手了,朝着闫博的面庞而去。

脸乃是最难防范的位置,尤其是在触不及防之下,那致命的一击,兵器在手回防不急,闫博手上的大铁棍,一手持着,一只手直接挡在门面。

滴答滴答~~

殷红的鲜血从闫博的手掌心滴淌了下来,眉头不曾皱过一丝一毫,似乎受伤的人并非是他。

淡漠的脸,手掌心的鲜血,被紧紧抓住的九节鞭,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凝聚在这里。

这一点伤势在闫博的看来只是小伤罢了,当年在战场上时,他差一点连命都没有,这点不致命的伤,完全是可有可无。

就在这一刻,闫博眉头微微一皱,在大腿处传来一阵剧痛,不知何时,赵禅的两排大门牙死死的扣紧着闫博的大腿上的肉。

大腿内侧的神经极其的敏感,用尽力气的一咬,虽然是身体意识的举动,但也足以让闫博一阵的恍惚,紧紧抓着九节鞭的手,微微一松,趁这个空挡,九节鞭从闫博的手中脱出。

“碍事!”

闫博怒了,眉宇间有点不耐烦,沾染了鲜血的手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滞,在一拳下去,紧紧抓着闫博的大腿的手,倏然间松开了。

“你敢!”

粉嫩的脸上一丝煞意沸腾,直接弃掉兵器,欺身上前!

然而,闫博丝毫没有看向关菡,一双冷漠无情的眼眸犹如看死人一般看着赵禅,趁着赵禅松手之际,右腿猛的一用力,直接把赵禅给踢了出去,闫博一脚的力道可不小,砸在小巷中的墙壁上,哇的一声,殷红的鲜血再一次猛的吐了出去,这次就真的是生死未卜。

然而在另外一边,关常与张璁二人率领着关家几十号的护卫急匆匆的朝着这里赶来。

二人脸色都有点难看,同样的面色上也有点担忧。

张璁关心自己的弟子,乃是他的得意门生,要是出了个三长两短,他岂不是后悔要死,这辈子恐怕都要寝食难安了。

“莫要有事....”

坐在马车上的张璁喃喃自语着,年近半百的他,少了那份应该属于他的沉稳冷静,多了一分急躁,一份担忧。

“秉用兄,仲湛吉人只有天象,你不需太过的担心。”

“但愿如此。”

张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心知其实关常比自己还要担心,毕竟深陷在其中的不仅有他的女婿还有他唯一的女儿。

二人相视一眼,老眼都流露着一股化不开的担忧。

人心都是肉长的,尤其是身为父母者,岂能不担心自己的子女的安危,说不担心其实都是假的。

“哎....”

二人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才有了今日的事情。

“老爷到了。”

在护卫的提醒下,地方到了,在群星拱月之下,张璁、关常二人下了马车,来到小巷子中,恰好,就见到赵禅被闫博直接给踹飞的那一幕。

“闫博你敢!”

正当闫博准备缠斗关菡时,在他的背后响起一声暴怒声。

“菡儿回来!”

紧接着,就听见关常怒气腾腾的呵斥,正准备出手的关菡,低着头灰溜溜的走了回来。

“你敢伤老夫的弟子!”

直接越过关常,张璁怒发冲冠,丝毫不畏惧的站在闫博的面前。

略微发白的头发,此时此刻在风中摇曳着...

这一刻,这位倒霉举人的身影竟一时间被无限的拔高。

崛起在晚明
崛起在晚明
正德十六年四月...  正德驾崩,尚未成年的兴献王晋王即位了...  大明头顶上的天变了,大明正式步入最魔头的一个时代。  应天府溧水河边,风雨飘零,小茅屋中,上吊自杀的穷酸相赵禅睁开眼睛了眼,带着自己的小妹在这个魔头的时代中一步一步的崛起。“这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