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崛起在晚明

第二章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发表时间:2020-11-22 15:52:40

“打开门!救急啊!” 赵禅扯着嗓子大吼着,脚疯狂的的踹着门。 “谁啊!催命!” 这样的天气,基本上也没谁不愿意做生意,特别是在这个小村庄内,而已靠着村名的救济才使得把药店开出来的章山鸣更是不不愿意打开门做生意。 不不耐烦的


推荐指数:★★★★★
>>《崛起在晚明》在线阅读>>

《第二章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精选:

“开门!救命啊!”

赵禅扯着嗓子大吼着,脚疯狂的踹着门。

“谁啊!催命!”

这样的天气,几乎没有谁愿意做生意,尤其是在这个小村庄内,仅仅靠着村名的救济才得以把药店开起来的章山鸣更是不愿意开门做生意。

不耐烦的打开了门,见满身湿透并且怀里的抱着赵思的赵禅后,章山鸣脸色一变,立即接过赵禅怀中的赵思。

“赶紧去烧热水。”

章山鸣怒斥着赵禅,正准备斥责赵禅为何到现在才把赵思给送来时,只听赵禅呢喃自语着:“章叔一定要治好思儿。”

“还用你说!”

章山鸣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刚脱口,只听嘭的一声,赵禅整个人砸在了地面上。

望着眼前的一幕,地面上的人,怀里的小娃,章山鸣直接爆粗口:“这...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婆娘快下来帮忙。”

木楼上传来蹬蹬蹬的响声,很快下来中年妇女,眼角带着鱼尾纹,穿着一身锦缎服饰,胸口还绣了一朵大红花。

她叫花娘。

岁月是无情的,终究还是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只是这点痕迹却掩盖不住当年的风华。

当年,人比胸口绣着的这朵大红花娇艳多了,如今...

花比人娇。

“死鬼,催什么催,就知道催,老娘跟了你之后就没有一日过上好日子。”

嘟喃着不停的抱怨着,但是手脚却不曾慢了,待见到屋内的两人后,脸色一变,立即上前悄悄的探出了头,旋即把大门给紧紧的关上。

“快去烧水。”

章山鸣摸了摸两人的额头,一个格外的冰冷,一个格外的烫。

两种症状犹如冰火两重天,章山鸣一时间被搞的头大了起来.....

过了一刻钟后,章山鸣满头大汗,见入了药浴中的两人,摸了摸两二人的额头,再听听他们的气息逐渐平稳后,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哎....两娃娃咋会成这样...”

章山鸣心有余悸说道。

站在他身后替章山鸣揉捏肩膀的花娘明澈的眼睛闪烁着一丝怜悯:“希望赵春夫妇在天之灵能保佑他们二人,要是赵春夫妇二人尚在人世,如今....”

章山鸣一听,吓的额头上直冒冷汗,立即捂住了花娘的嘴,四处张望小心翼翼的说道:“花娘隔墙有耳隔墙有耳,这话讲不得讲不得...”

怕!

章山鸣怕,怕被有心人给听到了...

“怕啥,皇帝都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似她的夫君那般胆小,花娘冷哼了一声却是有点不屑。

皇帝都死了,那些魑魅魍魉之徒还有何好惧的。

“山鸣,赵禅寒窗苦读十年,连个童生秀才都考不上,虽说他还年幼,但和他一同上私塾的同窗中,大部分都是考了一个秀才傍身,而他年年落榜不见得有点的长进,是不是要把赵春的....”

“再等等..不急...”

闻言,章山鸣有点心动,随之又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还是在等等,再等个两三年吧,赵春夫妻二人不希望赵禅走上他们的老路。”

“哎,就依你了。”

花娘不在劝说,当家做主的是他,况且,她也能理解章山鸣的用意。

次日...

天刚刚醒来,赵禅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张开了眼睛,四月的天,还下着大雨,带着略微的湿冷,赵禅哆嗦了一下,意识清醒过来后,见到自己在水桶里面后,咂了咂嘴巴后,贼溜溜的看向外头,见到另外一个药桶里面的赵思,赵禅下意识的吐了一口气。

“考不上怎么就不会多考几次,咋就想不开上吊....”

身体还是赵禅的身体,可内部结构却换了一个人,幸亏他也叫赵禅,来自信息大爆炸时代的上班狗...

对于身体原主人的行径,赵禅是报以蔑视的态度。

轻视!

轻视自己的生命!

就如同信息大爆炸时代中,失恋的学生自杀之流的...

太多了...

这些人何曾为他们的父母考虑过,可曾想过,他们这般一男子低垂着眼脸,沉浸回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轻生,他们的父母以后要怎么办。

就如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他若死了,他的妹妹赵思该怎么办...

低着头,整个人潜入水中的赵禅心底暗道:“算了..毕竟答应你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潜入水中的赵禅心里嘀咕,这里是大明.....

大明王朝!

正德十五年,正德皇帝朱厚照死了!

“道君皇帝...”

赵禅嘟喃了一句,眼眸中大放光彩。

无论是道君皇帝也好,亦或是往弘治皇帝也罢。

这里终究是大明!

文官治国的大明!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只有读书才能出人头地,只有读书才能光宗耀祖,只有读书才能走入仕途!

这是一条康庄大道!

同样的也是一条阎王鬼途

多少人都在这条路上以命相搏,希望能搏出一个未来,有人成功,同样的也有失败,成功者飞黄腾达,失败者终其一生成为笑柄,更有甚至得了失心疯,就如那范进一般...

做为刚从大学里面走来不到一年的中文系研究生,赵禅觉得自己可以搏一搏拼一拼。

至少..

至少也要把赵思给赎回来,不在为黄员外府邸中的婢女。

“还有三月的时间..再搏一次!”

赵禅略微发红的眼睛,仿佛就像是一个赌徒,一个走投无路的赌徒!

呼.....

从水中猛的扎起来,赵禅把肺部里面的废气给吐的一干二净,猛的吸收着清晨新鲜自然的空气。

从药桶中走了出来,旁边已经备好了干净的衣服,三下五除二的,赵禅便穿了上去,葛麻做的衣服穿在身上,赵禅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有点难受....

衣服与肌肤的接触,产生的摩擦感让他有点难受了。

环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赵禅上前望着面黄肌瘦眼角上还带着泪水的赵思,心头莫来由的一阵酸楚。

“哎...”

少年不多愁,今日却特别多。

赵禅轻轻抚摸着赵思的秀发,又摸了摸赵思的额头,感觉额头不在那么滚烫后,赵禅略微松了一口气,人没事一切都好。

“哥..哥..你要丢下思儿...”

或许是在睡梦中,察觉到额头上那双温暖的手,一双玉藕从水中窜出,紧紧的抓住赵禅的手,深怕赵禅下一刻就消失了。

手被抓住的那一刻,赵禅潜意识里想要收回来,但最后又放下,轻轻的拍着赵思的手背,赵禅轻声低语:“哥在这里,哥不走了,就陪着思儿。”

平淡缓和的声音,犹如摇篮曲,匡扶赵思的内心,慢慢的紧紧抓着不放的手放了下来,颤抖的嘴角也慢慢的露出笑容。

仿佛有身边的这个人在,就算天塌下来,她都不会感到恐惧。

就在赵禅冥思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赵禅回身,见乃是花娘和章山鸣二人时,躬身拱手感激的说道:“花姨、章叔,大恩不言谢!”

这一躬,花娘章山鸣坦然的接受,倒是章山鸣略微严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赵禅严肃的说道:“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你不用去理会,好好的读你的书。”

崛起在晚明
崛起在晚明
正德十六年四月...  正德驾崩,尚未成年的兴献王晋王即位了...  大明头顶上的天变了,大明正式步入最魔头的一个时代。  应天府溧水河边,风雨飘零,小茅屋中,上吊自杀的穷酸相赵禅睁开眼睛了眼,带着自己的小妹在这个魔头的时代中一步一步的崛起。“这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