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崛起在晚明

第三章 遭贼了!

发表时间:2020-11-22 15:52:40

ps:谢谢您守心平静笃大佬的支持!! 正德十六年四月下旬 扒开云月见日明,下了一两日的雨停了,经历过过梅雨的灌溉,地面上的植物绿油油的分外的刺目。 溧水边上的唤作赵庄的小村庄里面,当地的族老乡老都各聚一堂,饱经沧桑岁月的脸


推荐指数:★★★★★
>>《崛起在晚明》在线阅读>>

《第三章 遭贼了!》精选:

ps:谢谢守心静笃大佬的支持!!

正德十五年四月中旬

拨开云月见日明,下了两三日的雨停了,经历过梅雨的灌溉,地面上的植物绿油油的格外的刺眼。

溧水边上的名唤赵庄的小村庄里面,当地的族老乡老都各聚一堂,饱经岁月的脸上,沟壑纵横交错着,浑浊的眸子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精明。

“赵禅你真的想好了?”

赵昌还想要在劝一劝赵禅,在名义上他乃是赵禅的亲叔公,还未出五服,血脉还相连着。

“三叔公,我已经想好了,三亩水田作价十二两白银。”

赵禅知赵昌的好意,土地对他们来讲就等同于命根子,甚至还要重与他们的性命。

命只有一条,可土地却可以永远的传下去,留给自己的子孙后代。

尤其是一块上好的水田,价值更是不菲。

十二两白银对普通老百姓来讲或许是天价,对这些当地的族老乡老来讲,虽然也是一笔巨额,但这些巨额的钱财,他们只要咬一咬牙,稍微勒紧裤腰带就可以拿的出来。

“地契就在这里。”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十二两白银只要有人当场能拿的出来,赵禅手上三亩的水田就交付给谁。

地契!

在场不少的人眼睛都红了,只是眼睛红归红,没有一个人去伸手去抢,要抢,早几年赵家只剩下两兄妹时,孤苦伶仃的,他们早就出手抢夺。

说到底都是亲朋好友,好一些还没有出五服的亲戚,谁都不愿意一辈子都被人戳着脊梁骨。

“十二年,三叔公买了。”

赵昌稍作片刻后,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钱袋子,打开钱袋子,拿出一块块碎银,一块一块的数好后,摆在赵禅面前。

“十二两。”

“三叔公这是地契您瞧着。”

钱货两清

他拿钱,三叔公赵昌拿地,把钱装进空荡荡的袋子里,再一次填鼓腰包后,

“赵禅你真的不在考虑考虑...”

拿到地契的赵昌浑浊的老眼带着略微的犹豫,至少他比其他人有点好,不曾拿到地契后面带着笑容。

虽然这里距离南京城有着数十里远,乃是应天府与常州府的交界处,还是属于应天府,应天府作为旧都,这里的地,而且还是三亩上等的水田,不值十二两,转手的话,翻个两三翻完全没有问题。

十二两,赵昌完全是占了一个大便宜。

只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说不得什么。

其实,在溧阳县赵庄内,能一次性拿的出这些银两的人,也只有他赵昌了,其他的人还真的没有这个实力。

不过赵昌也明白赵禅的选择,坚定的眼神不曾转移半分,没过多久,赵昌面色微苦道:“这些你拿着。”

赵昌从怀中又掏出二三两银钱放在赵禅的手中,旋即,拍着赵禅的肩膀叹气道:“三叔公只能帮你到这了。”

买卖归买卖,人情归人情。

赵禅心底一暖,重重的点头。

“思儿那边,有劳三叔公照料。”

赵禅把手掌心的二三两银钱又推了回去,赵昌愣在哪里。

“三叔公,各位叔公、叔伯,赵禅多谢诸位爱护!”

爱护二字

格外的重,却带着怨气。

有些人昂首挺胸欣然的接受,如三叔公赵昌者,有些人则是低着头的不敢看向赵禅,心中藏鬼,如何敢于人对目而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赵禅上吊自杀未成的消息,赵庄内的人偶读尽数的知道,有些人更是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个少年罢了,多次考取童生未成,被他们辱骂诽谤之流...

人言可畏!

再加上赵禅多年未成功,心头等同于潜藏一头心魔,双重压力之下。

上吊自尽。

他们心中有愧,心头有鬼。

“告辞。”

赵禅深吸一口气,干脆的掉头走人。

“哎.....造孽啊!”

三叔公赵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眼睛瞪着年龄与赵禅相仿的几个少年,良久后,沉默不语....

人老成精,他非是不知。

.........

应天府南京城

乃是洪武二年九月始建新城道了洪武六年八月成。

内为宫城,是紫禁城,城门一共六个,正南面是午门,左边是左掖门,右边是右掖门,东是东安门,西是西安门,北面是北安门。

宫城的外面试六个门:正南面是洪武门,东是长安左门,西是长安右门,东部的北面是东华门,西的北面叫西华门,北面的叫玄武门。

皇城的外面是京城,周九十六里,一共有十三个大门:南面是正阳门,南的西叫通济门,又往西是聚宝门,西南是三山门,称为石城门,北面是太平门,北面的西边是神策门,称为金川门,或者钟阜门,东面是朝阳门,西是清凉门,西边北方是定淮门,称为凤凰门。后塞钟阜门、仪凤门,存留下十一个门。

外城是洪武二十三年四月建,周围一百八十里,有十六个城门:东边是姚坊门、仙鹤门、麒麟门、水波门、高桥门、双桥门,南边是上方门、夹冈门、凤台门、大驯象门、大安德门、小安德门,西边是江东门,北边是佛宁门、上元门、观音门。

外城,大安德门外

抬头仰望着城门上刻着的应天二字,一股恢宏的气概直接铺面而来。

“快点进!”

急促的声音打乱了赵禅的思考,尴尬的呵呵两声后,在守卫的搜查过后,才被允许放进城中。

十二两的银钱不多,三两用来住,剩下的九量则是用来花销。

再过二月半,就是院试

他需要好好的心无旁骛的攻读,包袱内的经义虽然湿了一大半,但这些日子来,好说歹说的才把书给晒干了,包裹内的是馒头和烧饼,这是他这一路来的都是靠着这些填饱肚子的。

也亏得溧阳到南京也只有几十里的路程,不然还需要县衙开出来的路引,一般县衙不会为无功名负身的少年开出路引,同时也只有县衙给开出了路引,你去租房时,牙行才敢给你介绍房子。

说白了,路引就等于一张通行证。

任何一个地方的规矩都是古板苛刻的,没有实力改变规则,或者让规则顺从自己之前,只能低头顺从规则。

面带着微笑,迎接生活!

上吊都没死成该不该笑对生活。

人潮涌动中,赵禅挤在人群中,不断的望着周遭的景物,忽然,肩膀被人狠狠的一撞,整个人重心稍稍有点不稳,等努力站稳后,睁开眼欲要呵斥怒骂时,只见到一人影慌张匆忙的在人群中不断的穿行着,旋即跟随而来的便是一道娇嫩干脆的扯着嗓子大吼着:“抓贼啦!”

贼?

赵禅瞧了瞧自己的细胳膊细腿,笑了笑便不再理会,稍微侧开身子,抓不了贼,他并不阻止或者妨碍其他人抓贼。

只是脆弱的身子骨,反应稍微慢了一下。

“哎呦....”

两声惨叫声同时响起,赵禅有点无辜的摸着自己的屁股,望着眼前的怒气腾腾穿着淡红色衣裳。

琼鼻杏目精致带着婴儿肥的小圆脸与美人二字也算无差,就算少女此时此刻,怒气腾腾的样子还略微的有点萌...

萌系列的妹子。

“你...没事吧。”

赵禅小心翼翼的瞅了瞅倒在地上的少女,身子慢慢的往后退,这事一看就是一个麻烦事,他可不想和这样的麻烦事情有任何的挂钩。

“你!”

倒在地上的少女起身了,一站起来,也有一米六上下,身高约摸着和他差不多了多少,这要是再过几年还不得了!

“要是没事,我先走了。”

稍微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子,虽然刚才一个狗啃屎,她两腮略微有点灰渍,额头稍稍擦破了一点皮,还是掩盖不住那份俏皮,周围的人慢慢的拥挤了过来,围观着二人。

少女心头有怒气,也不敢示意的宣泄出来,冷哼了一声,起身拍了拍淡红色衣裳的灰尘,轻哼了一声:“傻子。”

一声傻子倒是让赵禅眉头直皱了起来,语气稍稍变冷:“我方才避让不及,让你摔倒,固然我有错,但你也不能骂我啊!”

赵禅起身拍了拍淡蓝色长袍衣裳上的灰尘不甘示弱的回应着。

“哼!说你傻还不信,看看你的钱袋子还在不在。”

闻言,赵禅心头一咯噔,生出一丝不详的感觉,当即揣进怀里摸了一摸,脸色刹那间变白,额头上冷汗直流。

钱袋子没了!

崛起在晚明
崛起在晚明
正德十六年四月...  正德驾崩,尚未成年的兴献王晋王即位了...  大明头顶上的天变了,大明正式步入最魔头的一个时代。  应天府溧水河边,风雨飘零,小茅屋中,上吊自杀的穷酸相赵禅睁开眼睛了眼,带着自己的小妹在这个魔头的时代中一步一步的崛起。“这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