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崛起在晚明

第十五章 当需还乡时,无需衣锦荣归 上

发表时间:2020-11-22 15:52:40

ps:还欠你们一章... 做了一些事情,到现在的心态也没调整后回来,请谅解。 气场! 眼前的老头儿,让闫博忆起了一些好的回忆。 读书学习人... 三个字眼在闫博的脑海中冒了出,并且但是一名考中的举人。


推荐指数:★★★★★
>>《崛起在晚明》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 当需还乡时,无需衣锦荣归 上》精选:

ps:还欠你们一章...

做了一些事情,到现在心态没有调整过来,请谅解。

气场!

眼前的老头儿,让闫博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读书人...

三个字眼在闫博的脑海中冒了出来,而且还是一名中举的举人。

闫博非常讨厌读书人,自从他做了边军之后,就格外讨厌那些读书人,那些人只会空口白话,有几个有真实本领的,大部分只是误事误国。

但他再怎么厌恶都没有用,无法改变眼前是事实,文人的地位永远高于武夫,虽然他身后的人可以为他摆平此事,只是一个举人非是一个秀才,其中的干戈却也多了。

而且,闫博能肯定眼前的老头儿肯定知道些东西。

这种感觉很是莫名其妙的,但是他可以肯定。

“放人!不然就是那位大人,老夫定然参他一本!”

果然....

闫博眉头紧锁着,关系到背后的人,闫博只能咬牙冷哼了一声:“放人!”

张璁立即上前扶起赵禅,见赵禅伤成这样,心有不忍,同样的心头怒火大起:“闫博,若是赵禅有任何意外,老夫定然要你偿命,谁也护不住你!”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这样的话,直接从张璁的口中道出,要要是换做以往的他,定然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但怒极的人,怎么想那么多。

闻言,闫博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准备把张璁等人除掉,很快的他立即压制住心头的怒意,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努力的控制着自己。

多久了...

已经多久了,多久没有人敢这么威胁自己。

当年敢威胁自己的人,统统的都已经成为冢中枯骨,要是换做其他的人,说不得他就已经动手了,但是眼前的人呢,让他非常的忌惮。

一个举人的身份...

谁知道他能不能更进一步走上仕途...

官场再怎么黑暗,那也是那些当官的事情,和他这个什么都没有人有什么关系。

让护卫小心翼翼的把赵禅给扶起来后,在闫博阴鸷眼眸的注视下,众人缓缓的退了出去。

小巷子中,只剩下闫博一人时,闫博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冷哼了一声道:“来人,谁偷了刚才那名少年的钱袋子,那只手偷的,自己剁了。”

闫博的手下个个寒噤若蝉,连个屁都不敢放,旋即在小巷中只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闫博的脸上没有半点的怜悯,亦或是在他的眼里,从未曾过怜悯二字,锃亮的大光头,一道显眼的伤疤,从未曾变过的神情。

从一开始,就注定这人就是一个无情之人。

幽冷的小巷中,那道身影更令人畏惧。

“赵禅...倒是一个好名字。”

嘴角边勾勒起一丝诡异的弧度,那对阴鸷的眼眸就像是猎人看到了猎物,背对着众人,随着一丝难得能照耀进来的阳光,闫博的身影被无限的放大,厚重的背影,让他手底下的那些人感到畏惧。

关府上

南京城内的大夫几乎都被请来为赵禅治病,得知赵禅只是受了点伤,需要静养几日后,张璁、关常二人瞬间松了一口气。

起初见到赵禅成了那个样子,浑身上下都是血,把他们两人给吓的不轻。

都以为赵禅会有什么大碍,得知赵禅并没有事情后,二人皆松了一口气,看来闫博也并非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之辈,下手时还是有点分寸的。

看似赵禅受了重伤,但也只是伤在皮肉。

“菡儿,你过来!”

平生第一次,关常对自己的宝贝女儿拉下了脸,平时都是捧在手心上,含着怕化了,捧在手心上,还要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怕一不下心,这掌上明珠摔了下来。

今日....

平时笑眯眯的关常,拉下来脸,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女儿。

“你!”

只是本来准备大声呵斥的关常,忽然叹了一口气,把嘴巴给闭上了,心头有无尽的想要说的话,只是此时此刻,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责怪吗?

关常不知该不该讲...

如果说关菡错了,其实她也没有错,谁也不会说她错,但是说她错了,同样也是错了。

“哎....”

关常不知该说什么是好,就这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哎,牧之兄,菡儿也是好意,菡儿你先退下吧。”

闻言,关菡如释重负,黯然伤神的走了出去。

她虽娇横,但并不是愚蠢...

爹未尽之意她懂...

如果她一早没有动武的话,或许赵禅就不会为了她而受伤,虽然这只是如果,只是有可能...

望着关菡离去的背影,关常的喉咙如同扎上了一根刺,话到了嘴边,却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牧之兄,你这是何必...”

关常的用意,张璁看的真切,忍不住劝慰道。

“哎,秉用兄你不懂,幸亏仲湛无事,不然我如何对得起赵春大哥,当年若不是他们夫妇二人,我早已经命丧黄泉,如何能攒下这些身价来。”

说起当年的往事,关常一时间唏嘘不已。

人啊...

一旦回忆起往事时,尽是满脸的唏嘘感慨万分,人老了就是如此。

见状,张璁沉默不语,这话他不知道该怎么接....

或眼前的老友加恩人真的是老了,不在如同当年一般,岁月不饶人啊,不知不觉中,他们竟已经两鬓微白。

“那丫头啊,是要有一个教训了。”

宠爱并不等于宠溺...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关常真希望有那一天的到来,届时他会不会后悔,悔的肠子都青了。

“希望这一次,丫头能醒悟过来。”

女儿家家的...

“关老爷、张老爷,公子醒了。”

站在门外正在聊天,伤感古今往事的二人,旋即房门咿呀一声被推开,张璁、关常二人立即停止对话,眼巴巴的望着大夫道:“大夫,他可有大碍。”

纵然得知赵禅其实没有什么大碍,但张璁、关常还是会下意识的询问一句。

“大碍无大碍,只需要静养几日。”

头发已经发白的郎中把赵禅静养日子期间的饮食禁忌与二人说道了一下。

“关统帮老爷送送大夫。”

“得嘞。”

目送着大夫的离去,张璁关常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崛起在晚明
崛起在晚明
正德十六年四月...  正德驾崩,尚未成年的兴献王晋王即位了...  大明头顶上的天变了,大明正式步入最魔头的一个时代。  应天府溧水河边,风雨飘零,小茅屋中,上吊自杀的穷酸相赵禅睁开眼睛了眼,带着自己的小妹在这个魔头的时代中一步一步的崛起。“这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