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崛起在晚明

第四章 秀才遇到兵

发表时间:2020-11-22 15:52:41

ps: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各种求啊,大佬们助我上排行榜啊 天煞的! 赵禅目光望去,背影早了消失了的无影无踪。 惨白的脸色,有无可奈何中带着一点儿很庆幸。 “哎...幸好....” 在众目睽睽之下,赵禅从脚踝中摸出几块碎银


推荐指数:★★★★★
>>《崛起在晚明》在线阅读>>

《第四章 秀才遇到兵》精选:

ps:求收藏求推荐各种求啊,大佬们助我上榜单啊

天杀的!

赵禅目光望去,背影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苍白的脸色,有无奈中带着一点庆幸。

“哎...幸亏....”

在众目睽睽之下,赵禅从脚踝中掏出几块碎银,约莫的算计一下,也有一二两。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还是自己早有先见之明。

有这点碎银,起码这些日子在南京城内,他倒不至于露宿街头。

“姑娘你没事吧。”

回过神来,赵禅才去瞅瞅身前性格略微有点彪悍,长相又相当精致的少女。

刚才一阵的狗啃屎,精致水嫩的脸蛋、以及那对露出来的白玉如藕的手臂上有了一块块清淤。

“赔钱!”

娇哼一声,趁着赵禅还未注意时,便把赵昌手掌心握着的几块碎银子给抢走,稍微掂量了一下分量,姣好水嫩的脸蛋一下沉了下来。

身无分文...

空空如也的手掌心,赵禅呆滞的双眸久久未曾拉回来。

“还有呢?”

还有?

赵禅回过神了,是被吓的回神:“我...我为什么要赔钱给你!”

“你瞅瞅我的脸。”

青一块紫一块...

水嫩的脸蛋虽然花了,但配上这张精致的面容还有一分说不出来的味道。

“挺好看的。”

低着头,捏着衣角跟个小媳妇似的赵禅嗡嗡的回应。

周围楼阁中,悄悄探出头来看着外面新鲜事物的大家闺秀,乍然间听到这话,个个都捂住脸,轻轻的啐了一口:“登徒子。”

不似浙西大家闺秀,眼前的女子反而昂着头,灵动的眸子望着赵禅,似乎在回应赵禅刚才的话。

娇憨的神态没持续多久,只问女子指着自己的脸和手臂怒斥着:“你瞅瞅本姑娘的脸和手都花了!花了!!谁干的!”

哪家的姑娘不希望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谁家的姑娘不希望自己走出就是万众瞩目。

女子爱美天经地义,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我?”

赵禅指着自己,小心翼翼的回应着,眼珠子时不时的瞄一眼身前的少女。

“哼!不是你还有谁!刚才的脚是不是你伸出来的。”女子见赵禅欲要狡辩当即说道:“你只能点头,不许开口!”

旋即,女子握紧自己的小粉拳,在警告着赵禅。

好男不与女斗

赵禅咬着牙点了点头,认了....

柔弱无肉的双掌紧紧的握实,憋屈啊...

他都这么倒霉了,还要讹诈他。

穿越过来前,喝凉水噎死了,穿越过来后,发现正在上吊,正准备拼搏一把,倒霉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到来,直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姑娘,你看我...我都这么倒霉了..能不能...”

怂了!

开口时,赵禅声如细蚁小的几乎让人听不到半丁点的声音。

“什么!”

紧紧拽着着赵禅肩膀的手,猛的一加力..

咔擦...

赵禅觉得自己的骨头是不是碎了,望着这片蔚蓝的天空,他有点绝望,绝望到连女子刚才说的那些话,都统统的丢在耳后,内心里面只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大明的女子都这般的彪悍。”

怀疑人生,怀疑世界,三观都被颠覆的一干二净。

“哼!跟本姑娘去见官!”

见赵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就更生气,娇嫩的脸蛋直接覆盖上一层寒霜。

“见官?”

无论哪个时代,见官两个字都有着莫大的威力,打了一个激灵,赵禅讪讪:“姑娘,你看我都这么倒霉了,身上仅剩下的几块碎银都被你给拿了,小生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咳咳咳....”

捂着嘴,赵禅差一点就说的有点顺溜了,讪讪的笑着望着眼前的神色不善的女子。

“走!”

就在一声落下,赵禅被拖走了...

众目睽睽之下,一个算不上魁梧,打小还营养不良的少年郎就这样被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女子给拖走了,挣脱不了,他很绝望啊...

“小姐...小姐...”

一声声急促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忽然,见到自家的小姐手中拽着一个少年郎时,立即捂住了嘴,又突然朝着拥挤的人群总跑去,从最初的担忧到欣喜仅仅是一瞬间的变化。

”死丫头!敢回去乱说,我定要撕烂你的嘴!“

猛然的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紧紧拽着赵禅一路追赶了上去。

他真的很绝望啊...

被一小姑娘拖死狗一样拖着,求各位广大的书友如何脱身..

mmp的在线等挺急的

大约被当死狗拖在地上约摸有一炷香的时间...

咚咚咚...

赵禅只觉得自己的屁股与台阶进行了一次亲密的接触,绝望且有无奈中睁开了眼睛,瞅了瞅眼前的环境,在看向这座富丽堂皇的府邸上挂着的牌子。

关府?

mmp的,他很想问问这位姑娘,你是不是对官府有着误解。

一进入关府,赵禅差一点饿晕了过去...

一路的颠沛,他早已经累了,恰好又碰上这档子事情,他真的很想哭。

“贤婿啊!”

从关府的内堂中,传来阵阵的惊喜的声音。

在即将要饿晕的时候,赵禅忽然听到这声贤婿有点懵逼,这关家的人究竟是玩的是哪一出戏,怎么跟戏精似的一出接着一出,完全不按照套路走。

啊~~~~

赵禅还未反应过来之际,脖颈一阵刺痛,一声惨叫,直接晕倒了过去。

这是什么世道啊...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菡儿,爹不是和你说了,不能在动武了!”

从房间出来的富态老爷,见彻底昏厥的年轻小哥,恶狠狠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但又见到关菡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欲要脱口而出的重话,又咽了回去。

“爹!就是他把我打成这样!”

见自家的父亲面色软下来,关菡当即倒打一耙。

“他打你?”

关常神色有点诡异的盯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小翠都跟我说过了,还想狡辩。”

不知不觉中,训斥关菡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甚至与以往的聊家常没什么两样。

“哎...只能等他醒来。”

关常拍了拍额头,有点无奈。

别人的女儿都是待字闺中,学学刺绣,背背女德,但是他的女儿,只能武...

他也很绝望啊!

“来人,把他抬进屋里休息。”

待小厮上前,把昏厥过去的赵禅抬起后,欲要送去进后,从赵禅身上掉下一块翠绿色的玉佩。

铿~~~~

清脆的响声使得关常下意识的往地面上一瞧,作为商贾之家,关常听声音就能判定一块玉的好坏。

刚才的声音,绝对是一块好玉。

“这是...”

低头望着地面上玉佩里刻着的字,关常拾起玉佩,时不时的看向关菡,眼神略微有点诡异...

崛起在晚明
崛起在晚明
正德十六年四月...  正德驾崩,尚未成年的兴献王晋王即位了...  大明头顶上的天变了,大明正式步入最魔头的一个时代。  应天府溧水河边,风雨飘零,小茅屋中,上吊自杀的穷酸相赵禅睁开眼睛了眼,带着自己的小妹在这个魔头的时代中一步一步的崛起。“这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