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火影之炼金术师

《火影之炼金术师》009 教育纨绔(下)

发表时间:2020-11-22 16:53:00

藤家海东家小说名字叫作《火影忍者之炼金术师》,提供更多火影忍者之炼金术师,火影忍者之炼金术师小说深度阅读。火影忍者之炼金术师小说藤家海东家节选:藤家的那个,佐藤丧助?”海东家赊下的这笔账,做为因为未来大名的继承人,海东大树自然而然是明白一些内…


推荐指数:★★★★★
>>《火影之炼金术师》在线阅读>>

《《火影之炼金术师》009 教育纨绔(下)》精选:

藤家海东家小说名字叫做《火影之炼金术师》,这里提供藤家海东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火影之炼金术师小说精选: “这人是不是有病?”海东大树一脸懵逼,他脑海中只有这么一句话一直飘荡着。从进居酒屋开始,这金发小子先是突然跳出来抢了自己一行人的座位,然后山中熏莫名其妙的一巴掌拍到图钉上,日向业毫无反抗之力地挨了四个耳光,宇智波大河的木叶警备队身份牌被抢过去直接烧成了黑炭...这也就算了,毕竟几个人只是木叶的人,而自己身为火之国大名之孙,未来的火之国大名,在告诉他身份后,居然也跟他们一样遭遇,一样被打了?而且这人还说了,打的就是你…

“这人是不是有病?”

海东大树一脸懵逼,他脑海中只有这么一句话一直飘荡着。

从进居酒屋开始,这金发小子先是突然跳出来抢了自己一行人的座位,然后山中熏莫名其妙的一巴掌拍到图钉上,日向业毫无反抗之力地挨了四个耳光,宇智波大河的木叶警备队身份牌被抢过去直接烧成了黑炭...

这也就算了,毕竟几个人只是木叶的人,而自己身为火之国大名之孙,未来的火之国大名,在告诉他身份后,居然也跟他们一样遭遇,一样被打了?

而且这人还说了,打的就是你们?

“你...很好。”海东大树摸着自己被扇得通红的脸,强压自己心中的怒火,“知道我的身份后,还敢说没打错人的,你是第一个。”

“不尊重别人的人,别指望得到别人的尊重,我是第一个教训你的人,我也相信不会是最后一个教训你的人。”丧助不以为然,敢这样放狠话的多半是没有本事没有心机的人,真正有本事有心机的,肯定会选择忍耐,回头再伺机报复。

“我倒是想知道你是木叶哪一族的人。”海东大树冷笑道:“我海东大树以海东家的名义立誓,你们这一族也就到这为止了,日后火之国分发给木叶的资源,你们一族拿不到半分!”

海东大树这话一出,在场众人一片哗然。

“这下那小哥惨了,把大名的孙子得罪上了,回到家里指不定要被家中的长辈怎么训斥。”

“没见识了吧你,还训斥?那大名的孙子都以家族为名立誓了,为了撇清关系请求海东家原谅,族谱除名都不算过分!”

“这小哥是个好人啊,虽然给我们出了口恶气,不过这后果他承担不起啊,这个时候道歉也晚了,唉...”

一旁一直默默围观不作声的绳树此时也是皱起了眉头,虽然他承认看着这金发小哥把这群纨绔挨个打了很爽很痛快很出气,不过这后果太严重了,这个小哥承担不起的啊。

“大树哥大人有大量,怎么会跟这种人计较...”

“你闭嘴,千手一族的。”

见绳树竟然敢出言帮丧助,海东大树更是火冒三丈,他老早就看绳树不顺眼了,因为绳树不像其他人对自己阿谀奉承,甚至乎他感觉到绳树对自己有些疏远...甚至不屑。

自己可是火之国大名的孙子!未来的大名啊!!

你们这群平民贱民,有什么理由不来巴结自己?有什么资格不屑自己?

“你现在跪下向我道歉,让我扇上十个耳光,事情可能还有挽回的余地!”

“海东家?很厉害吗?”丧助像是没有听过海东家一样,“资源分配这种事情,都是族长大名商量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你说话?”

啪!

又是一个耳光。

“所以我教训你,也是理所应当的。”丧助甩了甩手,“不打了,累。”

全场震惊!

“不打了,累...”

绳树嘴角抽搐,这样生猛的人,生平也是第一次见,而一旁的日向、宇智波、山中一族的,也是被丧助这等生猛的话语吓住了,心中更是直接给丧助冠上了‘神经病’的称号。

“不占理还威胁人了?海东家怎么教你的?”丧助轻拍着海东大树的肩膀,道:“海东家对吧?火之国大名的孙子对吧?来得正好,我给你算算你家欠的账吧?”

“我家的...账?”海东大树一脸懵逼,围观的众人也一脸懵逼,打人归打人,打着打着,还算起账来了?

“难道你以为你家的装备武器都是大风刮来的吗?”丧助从怀中掏出了一本小册子,翻了开来。

“木叶28年春,海东家订购精钢铠甲三十套,订金已支付十万,还余十万尾款未付。”

“木叶28年冬,海东家订购忍刀二十把,指定长老佐藤妙锻造,订金已支付五万,还余二十五万未付。”

“木叶29年夏,海东家订购精钢长剑三十把,订金无,赊账十五万。”

“既然你能以海东家的名义立誓了,那么你应该能代表海东家了。”丧助合起了手中的小册,“那么共计五十万的欠款,海东家打算什么时候还呢?”

“你...你是佐藤家的那个,佐藤丧助?”

海东家赊下的这笔账,身为未来大名的继承人,海东大树自然是知道一些内情的,他清楚得很,这笔账海东家从头到尾都没打算还过!

更何况现在佐藤家只剩佐藤丧助一人了,这笔账自然也是不了了之。

只是没想到,这个佐藤丧助居然把账册找了出来,而且还在这里当众念了出来。

有些事情,私下随便怎么说可以,但是,大庭广众之下,那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尤其是类似于“海东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还这笔账,你们佐藤家怎么还好意思要我们结这笔账”的话,万万不能当众说出来啊!

堂堂火之国大名家族海东家,欠债不还甚至不认账!要是传出去海东家颜面何存?

“这笔账我不清楚,毕竟我还小,代表不了海东家,正如你也没法代表佐藤家一样。”海东大树思忖了片刻后,觉得这样说最保守。

“既然你代表不了海东家,那么你哪里来的资格用海东家的名义立誓?”丧助笑着拍了拍手中的账册,“顺便一提,我跟你不一样,你无法代表海东家,但是,我可是代表着佐藤家。”

“正式介绍一下,本人佐藤丧助,木叶锻造世家佐藤家第一顺位继承人,兼代理族长。”

“那小哥是佐藤家的族长?”

“佐藤家现在就剩一个人了,那小哥自称族长也没毛病。”

“就剩一个人了,那海东家还跟佐藤家谈什么资源,佐藤家现在也没能力要资源,再说就剩他一个人,资源已经多到用不完了吧。”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海东家的这次算是碰上钉子了。”

“可笑,佐藤家族现在就剩你一个,就算你是族长又怎么样,你说话能算得了什么事?”一旁还在心疼身份牌的宇智波大河听到周围平民的议论,恨恨地呛声道。

“嗯?”丧助目光扫向宇智波大河,宇智波大河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关于你这句话,我会以佐藤家的名义向宇智波家族提出抗议的,欺负我佐藤家现在人少?先问过三代目火影大人同意不同意吧。”

直到这个时候宇智波大河才反应过来,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佐藤家现在就剩丧助一人,但佐藤家还依旧算是木叶的“大族”,而之前佐藤一族被灭族后,三代目火影与村子各高层抗争最后保住了佐藤家的地位,明眼人便是能看出,三代目火影就是佐藤家,就是这佐藤丧助的庇护伞啊!

自己这话无疑是在攻击佐藤家,攻击三代目火影啊!

想明白这点的宇智波大河顿时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即便是现在的佐藤家,也不是自己这种成日吃喝玩乐仗着家中长辈溺爱的纨绔能抗衡的啊!

“哪里来的熊孩子,敢在我这吵吵闹闹?”

一个略带不耐烦的男声从厨房传来,居酒屋众人望去,只见一个看上去四十多的,一脸冷漠肃然的中年人坐在轮椅上,被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女孩子推了出来。

“望月居酒屋开了十多年,闹事的我见的多了,像你们这么一群小孩子闹的,还是头次见。”中年男人话刚说完,便咳了几声,似乎身体不怎么好的样子,他身后的那个似乎是他女儿的粉发少女赶紧倒了杯水给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接过水杯后,也不喝,就这样冷冰冰地注视着在场的众人。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黑闪’大人。”

率先开口的是海东大树,那佐佐木玄一也是有些意外地看向海东大树,“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有人记得我当年的名号,小子,你是谁?”

“我是海东大树,黑闪大人当年是因为救我的爷爷才负伤退役,我家爷爷时常提起这事,并教导我要铭记恩情。”

海东大树恭敬地朝佐佐木玄一鞠了个躬,“若是知道这家店是黑闪大人的店,今日的很多事情也不会发生了,是我不对,还请黑闪大人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这么多年了,海东家的教育还是这样稀烂,崇拜强者漠视弱者。”佐佐木玄一摇了摇头,“带上你的小跟班们走吧。”

“是是是,打扰了。”

海东大树听到这句话后如同拿了救命符一般大喜,拉上宇智波大河等人如同见鬼了一般撒腿就跑。

“佐藤家的,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族长就了不起么?有的是机会收拾你,我们以后走着瞧!”

“佐藤家的小鬼,时贞的孩子,佐藤丧助?”

海东大树一行人走了之后,佐佐木玄一看向丧助,原本冷漠严肃如恶鬼一般的脸庞竟带上了一丝微笑。

“你,很好。”

火影之炼金术师
火影之炼金术师
《火影忍者之炼金术师》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藤家,金术,成阵,波千夏,苍龙,飞日斩,线任务,居酒屋,向业,海东大树,海东家,玄一之间的故事。火影忍者之炼金术师约50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