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绝护枭狂

第29章 惊讶

发表时间:2020-11-22 18:42:04

上次的动静,学校里面的老师也在第一时间可以得到消息,上次也有许多教师站在人群中,但是畏惧于张志辉的家族势力,因为他们并也没一直这样能化解。他们只在心中祈求张志辉切记太难为张志辉的爸爸张大成在江宁县非常有实力,据说当初建造二中的时候,张大成还出了不少钱,是学校董事会的一大股东,就算是校长见到了都要客气礼让三分。如今张志辉被叶望揍了一顿,要是被张大成知道了恐怕学校里面的校长以及张志辉的班主任都要倒霉。。


推荐指数:★★★★★
>>《绝护枭狂》在线阅读>>

《第29章 惊讶》精选:

刚才的动静,学校里面的老师也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刚才也有许多教师站在人群中,不过忌惮于张志辉的家族势力,所以他们并没有下去化解。他们只在心中祈祷张志辉不要太为难叶望,但结果万万没有想到,吃亏的是竟然是无我无天在学校里面连校长都不放在眼里的张志辉。

张志辉的爸爸张大成在江宁县非常有实力,据说当初建造二中的时候,张大成还出了不少钱,是学校董事会的一大股东,就算是校长见到了都要客气礼让三分。如今张志辉被叶望揍了一顿,要是被张大成知道了恐怕学校里面的校长以及张志辉的班主任都要倒霉。

刚才张志辉的班主任林间归就在人群中,为了避免受罪,他在回过神来之后连忙从人群中走出来,将躺在地面上叫苦连天的张志辉给扶了起来,一边大献殷勤,问道:“志辉发生什么事情了,谁将你打成这个样子的。”

“他妈的,是叶望那个王八蛋。”张志辉叫道:“这个仇我一定要报,我你马上通知校长,将叶望开除了,就说这是我爸的命令。”

“开始叶望,这不太好吧!”林间归有些犯难。

“妈的,难道你想收留他是不是?”张志辉丝毫不给林间归任何好脸色看。

堂堂一个高中老师当着一群学生的面,被一个学生如此呵斥,林间归脾气再好,再想巴结张志辉也要面红耳赤,他不悦的说道:“这件事情你自己跟校长说吧!既然你没事,那我先走了。”

说完,林间归转身就离去,扔下张志辉不管了。

“你……”张志辉气极,咬牙怒道:“妈的,都是叶望,你给我等着,我要是不从你身上拔下一层皮来,那我就不姓张。”

“他妈的,你们看什么看,还不给我滚蛋。”随后张志辉又将怒火发泄到周围那些学生身上。

……

叶望拉着陈晨从学校里面走出来之后,就朝着陈晨家开的月牙湾走过去。

陈晨并没有住在月牙湾,她的家就在江宁县二中附近的一栋小区里面,月牙湾只是陈晨的父母经营的一家火锅店。似乎是叶望今天的举止让陈晨刮目相看,陈晨不想这么早和叶望分开,所以她主动让叶望送她去月牙湾。

叶望本就中意陈晨,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甚至路上他一直拉着陈晨的手,从学校里面出来至今都没有放开过,而陈晨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路上保持着笑容,不时和叶望聊几句,总的来说,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

月牙湾距离二中不远也不近,当时间到达傍晚六点十分时,叶望终于和陈晨抵达了月牙湾,这还是叶望路上故意放慢脚步的情况下。

此时的季节正是四月中旬,在南方,傍晚六点多钟,天色还依旧一片透亮。

陈晨父母开的月牙湾,是江宁县县城里面最大的一间火锅店,生意四季兴隆,这个时候正是吃饭的时候,月牙湾里面每一桌都坐着客人,生意非常火爆。

由于当初陈晨母亲开除叶望的事情,叶望将陈晨送到月牙湾门口之后并没有进去,他站在门口说道:“陈晨,我就送你到这里,你自己进去吧!”

“叶望,其实当初我妈妈将你开除是因为……嘭!”陈晨似乎知道叶望为什么不进去,她向叶望解释起当初他妈妈为什么要开除他的事情,哪知话还未说清楚,月牙湾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只见一只椅子从里面飞出来,砸碎了窗户上的玻璃,让破碎的玻璃洒落一地。

“擦,黑大你们活腻了是不是。”

“鬼王你说什么,闲命长是不是?”

“快走……”

“啊!”

“我******的逼,我给打……”

“嘭!”

“卡他……”

这时店里面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一大批顾客顾不得其他连滚带爬的从店里面跑出来,脸上带着惊恐之色。

除此之外,叶望还听到几道熟悉的声音,那声音竟然是黑火头和鬼王两人。

“爸,妈。”

自家店突然发生斗殴事件,陈晨被吓了一跳,她花容失色顾不得其他直接跑进店里面去。

“陈晨。”叶望不放心陈晨也跟着跑进去。

跑进店里面的时候,叶望看到鬼王和黑火头一行人已经将陈晨父母的店铺搞得天翻地覆,所有桌椅几乎全部被砸坏,碎碗碎碟,更是散落一地,店里面一片狼藉。

并且黑火头和鬼王两拨人已经都打了起来,战况非常激烈,每一个人下手都非常重,一副要将对方置之死地的狠劲。

也难怪,昨天鬼王刚刚从黑火头手里输掉了几百万,心里面格外不爽,而黑火头昨天的手下也有好几个伤在鬼王手中,如今仇人见面面分外眼红,谁都想置对方于死地,不打起来才怪呢!

“妈这是怎么回事?”陈晨跑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她妈妈陈秋萍一脸焦急的站在一旁,吃力的叫喊两帮人不要打了。

“陈晨是你,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是才是星期一吗?”看到陈晨陈秋萍有些意外。

“妈,别问这么多了,他们怎么打起来了。”陈晨一脸着急,月牙湾是他父亲和母亲一生的心血,要是这么毁了话,陈晨知道她爸爸妈妈一定会痛不欲生的。

“我也不知道,好好的他们就打起来了。”陈秋萍也快哭了。

“老板娘你没事吧!”这时叶望走了过来。

“叶望是你,你怎么会回来?”陈秋萍显得非常意外,但随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叶望你快点离开这里,之前将你打得头破血流的那几个人,就在其中,等一下他们要是看到你,你会遭殃的,你快走吧!”

“老板娘我……”

“完了,全部都完了,我的火锅店彻底完了。”这时一道秃废老泪纵横的中年胖子一脸哭丧的走过来,看着眼前那一片狼藉,眼看着整间火锅店就要在黑火头和鬼王两帮人的战斗中彻底变成废墟,中年胖子欲哭无泪,痛苦不堪。

“爸!”这名中年胖子,乃是陈晨的父亲,陈旺。

看到陈旺伤心欲绝,陈晨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你们都给我住手!”听到陈晨的哭声,叶望心头一软,向前迈出一步,大声喝道。

叶望修炼长青功,这段日子,在他坚持不懈的修炼下,实力倍增,他嗓门也超乎寻常人,怒吼而出,如夜间游荡在山林中的猛虎怒吼声一样耳欲聋,在群山之中回声阵阵,经久不息。

原本混乱喊杀声震天的餐厅顿时完全寂静了下来,所有人全部收入拳脚,现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突然被叶望喝住,回过神来之后,鬼王和黑火头他们两帮人马,也发现到叶望的身影,看到叶望的踪影,两帮人都默契的停住手脚,自动分开,随后一起朝着叶望这边走过来。

“不好了,叶望,他们准备找你算账,你快走。”陈秋萍看到黑火头和鬼王他们两帮人一起朝着叶望走过来,还以为要找叶望算账,连忙提醒,叫叶望赶快离开这里。

哪知叶望站在那里,满脸怒火的盯着鬼王黑火头两帮人马却无动于衷,置若未闻。

“叶望,快走啊!”看到叶望无动于衷,站在那边像个木头一样,陈晨也连忙提醒道,美丽的脸上全是担心之色。

不过,接下来当陈晨和陈秋萍他们听到黑火头和鬼王两人对叶望的称呼时,两人差点没有站住脚。

只见黑火头走到叶望面前之后,突然笑道:“叶老弟,是你啊,你怎么也在这里?”

“叶兄弟,今天的事情是我和黑火头两人的私事,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面子,不要插手这件事情,我鬼王必将感激不敬。”鬼王的右手还挂在胳膊上,左手拿着一条断掉的凳子脚,脸上泛起了狠辣的颜色,昨天的事情,鬼王感觉非常憋屈,一直无法咽下这口气。他已经调查清楚,叶望和黑火头只是合作关系,两人似乎没有其他牵连,所以刚才带着一帮小弟走进店里面的时候,一看到黑火头他们一帮人正在这里举行庆功宴,鬼王马上不顾自己身上的伤还没好,就带着一帮小弟冲下去,准备剁了黑火头一帮人。

“什么情况?”听到鬼王和黑火头两人对叶望客气的话语,陈秋萍和陈晨以及渐渐从痛苦中恢复过来的陈旺都一脸茫然,他们三个张大嘴巴,站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一切。

直觉告诉他们,叶望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哼!你们两帮人想怎么打我都不会管,不过你们今天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在我朋友的店里面闹事!”叶望一脸不悦的说道。

“什么?这是你朋友的店。”黑火头和鬼王都感觉事情有些突然,有些意外,随后两人看了一眼陈晨,顿时明白了什么。

黑火头马上对着一脸茫然,正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边的陈旺他们陪笑道:“对不起陈老板,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在您的店里面闹事。”

“陈老板,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吧!”鬼王也跟着说道。

“这……”

看到黑火头和鬼王竟然对自己赔礼,陈旺和陈秋萍两人顿时将嘴巴张得更大,完全愣在那边,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记忆中,陈旺还记得,无论是鬼王还是黑火头他们那一次来他店里面吃火锅都不会付帐,他自个还要每个月都给两位大佬交一定的保护费,才能够避免火锅店在半夜不会突然被一群疯子砸坏,或者好好的,突然厨房发生爆炸,或者客人突然反映,火锅里面突然多了一只老鼠。

绝护枭狂
绝护枭狂
两块神秘的的家传玉佩,一双透视万物的法眼,彻底变化了穷小子叶望的一生。而惊心动魄的秘密也接踵而来!清新甜美可爱的的清纯可人萝莉,异常火爆火辣的美女上司,众多超级美女个个投怀送抱月牙湾,县城内第一大火锅店,傍晚七点,将近五百平米的火锅店里,却坐满了食客,众多的食客,以及他们说话的声音汇聚成了一副热火沸腾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