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超神经

第九话 混乱

发表时间:2020-11-22 20:03:56

么…和你有什么关系……”此时此刻中年人人的鼻子嘴巴都流入清水像的液体,不明白是怕但是严重缺氧,说到话来了断断续续的了。  “你还死鸭子嘴硬?哼,你信不信只要你我轻轻地一用劲,你就和这个世界永诀了。”  那只手的主人手上加了一点儿力,中年人人已发出一声闷哼。一个职员模样的中年人现在正被一只粗壮的手按在排座的靠背上,头发凌乱的耷拉在额头,眼镜也斜了。苍白的脸上泛着醉酒的红光。旁边同行的有人瑟缩在对面的座位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推荐指数:★★★★★
>>《超神经》在线阅读>>

《第九话 混乱》精选:

  啤酒瓶和杯子倒在桌子上,啤酒泛起白色的泡沫以不规则的形状沿着桌面流动,然后滴滴答答掉到地上,地板上有一只碎掉的玻璃杯,上面还残留着酒渍。

  一个职员模样的中年人现在正被一只粗壮的手按在排座的靠背上,头发凌乱的耷拉在额头,眼镜也斜了。苍白的脸上泛着醉酒的红光。旁边同行的有人瑟缩在对面的座位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喂,老小子,老子看你很不爽啊。喝酒就喝酒,少它妈的唧唧歪歪的。”

  “我…我说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此刻中年人的鼻子嘴巴都流出清水一样的液体,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缺氧,说起话来已经断断续续的了。

  “你还嘴硬?哼,你信不信只要我轻轻一用力,你就和这个世界永别了。”

  那只手的主人手上加了一点力,中年人发出一声闷哼。

  “那个…”这时对面的一个女人说话了,眼睛却不敢看手的主人,仿佛是鼓了很大的勇气才能开口,“他只是被我们老板训了,平常他一直都是勤勤恳恳的,今天无缘无故的被老板骂了一通,还威胁要开除他。他只是在发泄一下罢了。”

  “啪”手的主人反手一个耳光,女人一声尖叫扑倒在座位上,鼻子流出鲜血,满脸惊骇的模样。

  “发泄个屁啊,有不满直接跟老板说去。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不敢当面提,背后像个娘们儿似的絮絮叨叨。听着就烦,老子喝酒的兴致都没了。”

  手的主人又凑近中年人的脸,轻蔑地笑着:“我看你还是接下腰带,上吊死了算了。”

  中年人闻言一怔,猛地瞪大了血红的眼睛,右手在桌面上一阵扒拉。

  突然,中年人捞起桌上一只啤酒瓶,顺势砸向手的主人。

  中年人的动作突然而猛烈,玻璃瓶哐一下被砸的四分五裂。那只手的主人却晃都没晃一下,直接用头接下了破空而来的啤酒瓶。

  啤酒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头发上满是碎玻璃渣子。

  手的主人恐怖地笑起来,左手举起中年人,右手一拳打在中年人的下颚。

  中年人就飞了出去,后背撞在后面一排的桌角上,发出咯的一声。然后就看到钱包、手机都从口袋蹦了出来摔在地板上,中年人顾不上这些,只是用流着血的手捂着后背在地上扭动着。

  手的主人拨了拨头上的玻璃渣,慢慢地朝着中年人走去……

  周围没有一个上去劝阻的人,反而都是抱着酒杯,一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神情。就连酒吧的老板马丁也只是叉着双手坐在吧台后面冷冷地看着。

  我很想上前制止,但看到那个像熊一样壮实的后背,我犹豫了。心里暗骂自己懦弱。

  这时掉在地上的手机嘟嘟地响起,手的主人拾起手机,按下了通话键,打开了扬声器。

  “爸爸!”一阵稚嫩的声音从听筒传来,“明天是妞妞的生日哦,你要记得早点回来。然后还要给妞妞带好多礼物哦……”

  中年人一听到女儿的声音,将全是汗水的头努力的抬了抬,双眼盯着手机。

  趴在地上的这个中年人,是一个受气的公司职员。但同时,他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啊。说不定今天他会被打成残废,说不定他再也不可能回家。

  我脑海里猛然闪过我父母的身影。那在漫天暗红血迹中,脖子被割断,气管、食道全翻出来,暴露在空气中的身影。那脸上的恐惧和不甘心的表情。

  如果那时,有一个人,能够帮助他们。我时常这样幻想着,如果那时父母能够多一些活下去的希望……

  我的双脚像是不受控制的朝拿着手机的背影走去,顺手抄起一张高脚凳。砸在了那个人的后颈。

  因为是在颈椎的位置,猛烈地撞击让那男人身体向前一冲。然后他捂着后颈扭了扭脖子,一脸惊讶和愤怒地看着我。

  我这才看清这男人的模样。明显是欧洲人,有着意大利式的弯鼻子,下巴满是黑黑的络腮胡茬。大概30出头,留着寸头,右眼上方的头发那边有一条伤疤,牛仔裤和皮夹克紧紧地绷在身上。极高的个子配上壮硕的肌肉,给人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在一愣之后脸上又浮现出笑容,毕竟我才174公分,而他足有1米9,我在他面前就像一个瘦弱的小孩。

  他扔下手机,转过身向我走来,我禁不住向后退了一步。现在我手上抓着断了的桌腿,紧了紧拳头向他奔去。其实我完全想不到我这时该干嘛,只是想要表现出富有攻击性的一面。心脏紧张得像擂鼓一样隆隆作响。

  我跃起身抡起桌腿朝他头部打去,希望可以砸伤他然后赶紧趁乱带中年人离开酒吧。他支起胳膊,桌腿落在上面。他没事,我却虎口一痛,桌腿险些脱手。

  他把桌腿一把拨到旁边,另一只手握起拳头,向上一个上勾拳。我侧开身子,但拳头还是擦着我右边肋骨飞了过去。我的的胸腔连着腹腔一阵剧痛,疼痛让我一阵恶心,差点没把胃里的东西吐出来。

  没把拳头收回来,他就变拳为掌,一个手刀想我的头部劈来。幸好能量条在身,肌肉的协调度比原来好很多,我腿一打弯,仰起头,掌刀险险地贴着我的鼻子砸在旁边的立柱上,发出一声巨响。

  我惊起一身冷汗,要是直接劈中我的话,估计鼻子就不保了,然后铁定脑震荡晕死过去。

  我将手里的桌腿朝他脸上掷去,他头一偏把桌腿避过。而我趁着这个空档向后跳出他的臂展能到达的范围。

  他笑着朝我一点一点逼近……

  “有意思,真它妈的有意思。”说着还发出怪异的笑声,像变态一样。

  酒吧里的人让出一小片空地,仿佛是在看一场打擂台,发出一声声的怪叫。头顶上的彩灯旋转着发着绚烂的灯光。我的头因为喝了酒已经有些发晕,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该死的四毛怎么还没来?

  我向右一瞥,马丁淡然的坐在吧台里面。对了,我眼前一亮,向吧台那边冲了过去。双手撑着台面侧身跳进吧台,落到了马丁的旁边。

  我把战火引到你的旁边,你不会再袖手旁观了吧?

  那个大个子把左手伸进吧台想要扯住我的衣领。他的手被马丁一把抓住了,大个子想要抽回手,挣了两下居然没有挣脱,然后举起右拳砸向马丁。

  马丁握拳隔开,然后那只拳头毫无停滞猛然落在大个子的太阳穴上,大个子动作一顿,马丁放开抓着大个子的左手,扼住大个子的下巴重重一推。

  大个子竟直直飞出,摔在桌上又滚落到地面。

  太阳穴那个部位骨质脆弱,且有一条动脉和大量神经,大个子一阵发懵,躺在地上不能爬起来。

  马丁打开吧台门,走到大个子旁边蹲了下来。

  “我知道你是G2部队的,你很强,比常人强的太多了。”马丁捏起大个子的下巴,笑着说道:“但是,以后少它妈的到我酒吧来闹事。”

  大个子一听到G2部队,神色一凛,瞪大双眼狠狠地看着马丁。马丁不再管他,招呼了几个人将大个子扔出了酒吧。

  然后马丁又转向我,左手攥住我的衣领,把我拖出吧台提起来按到了墙上。

  我虽然不胖,但好歹有100多斤,马丁居然可以单手将我提起,他的手劲可够大的。

  马丁长长的金发披到后颈,留着浓密的山羊胡,眼角是深深的皱纹。脚下蹬着牛皮工装靴,身上穿着牛仔裤和黑色的衬衫,从衬衫鼓起的形状可以看出他非常的壮实。

  虽然现在他笑着,可我压根没有感到一丝友好的气息。

  “嘿嘿嘿,我喜欢你,真的。”马丁贴近我的脸,竖起一根手指在我眼前摆动“特别是你的胡须,很有趣。一个没有胡须的男人就像一只没有尾巴的猫。”

  “但是,让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情!一只狗追逐一只猫你应该去管吗?不应该,因为和你根本没有关系,说不定那只狗还会反咬你一口。”

  我在马丁手下艰难地呼着气,没有说一句话。

  “况且,弱肉强食本来是天生法则不是吗?“

  “如果你找点乐子,酒尽管点,酒吧里还有不少婊子可以让你爽一爽。“

  “但如果你想要不自量力想要多管闲事在我酒吧闹乱子,这可不是一个好想法。”

  “好了,你是想接着喝一杯呢,还是现在就滚出酒吧?”

  马丁拍拍我的脸又对我笑了一下,放开了我。我脱力似的瘫坐在地板上。

  难怪四毛叫我别来柴木机车酒吧,里面真是有够混乱的。说一会儿来怎么还不来呢。

  我撑着墙站起来,看着马丁微笑却颇具厉色的脸。

  “我再点一杯可乐!”

  待续^

超神经
超神经
时空被扭曲?  有舞枪弄枪搞引发爆炸的…  有长着猪头,生起翅膀的…  有也可以负责指挥狮子老虎和一万头的…  有玩水不要玩火万身外化身的…  竟然除了称其(超时空的神魔鬼怪的…  我和另一个我一致指出所有的事都超神经  ╮( ̄▽ ̄)╭风轻轻地拂过窗外的花木。我打开窗户,风携夹着馥郁的酢浆草的香味吹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