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当快穿大佬拿了女配剧本

74 帝王的心尖宠跑路了

发表时间:2022-01-15 20:28:52

另边,皇甫渊沉横穿过一个个人影,却被拥挤不堪的人群挤得离洛水会出现的地方越发远,最后但是失了那抹身影的踪迹。“…混蛋的!”男人轻声暗骂道,心里了在需要考虑被取消这上巳的可能会性了。中原人真会搞,大街上晃来晃去得做什么?闲的吗?!于拓找到了自家主子的时“…该死的!”男人低声暗骂道,心里已经在考虑取消这上巳节的可能性了。。


推荐指数:★★★★★
>>《当快穿大佬拿了女配剧本》在线阅读>>

《74 帝王的心尖宠跑路了》精选:

另一边,皇甫渊沉穿过一个个人影,却被拥挤的人群挤得离洛水出现的地方越来越远,最终还是失了那抹身影的踪迹。

“…该死的!”男人低声暗骂道,心里已经在考虑取消这上巳节的可能性了。

中原人真会搞,大街上晃来晃去得做什么?闲的吗?!

于拓找到自家主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一副阴沉的神情。

“…主…主子?您可是见到了夫人?”

皇甫渊沉听到他口中的‘夫人’二字,冷厉的表情微缓,脸上神情也不那么吓人了。

“嗯。”他冷声道。

于拓赶紧安慰道:“那说明洛姑娘一直在帝都啊,待属下多派些人去找,这次定能找到。”

找人不是问题,问题是没画像、没线索,如大海捞针一样,这难度忒大了。

现在知道人在帝都,至少范围缩小了,他就有底气了。

皇甫渊沉拧眉,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夫人。”

于拓疑惑脸,“啊?”

男人脸色倏地变冷了,觉得自己这属下蠢透了,冷声道:“叫夫人。”

于拓眼神震惊,嘴上却道:“是,是…是找夫人。”

这不…这不还不是吗?!

他能说自己之前是嘴瓢了,把心里嘟囔的称呼叫到明面上来了吗?

--------

洛水让人传出的传言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至少这几天郑家不敢再明目张胆地上门骚扰了。

如今的洛宅已不复以前的热闹,安静得如同荒宅。

“…事情办好了?”

洛水有些不舍地看着住了几年的房子,问赵石。

这房子是她初来陌世的第一个根,意义终归不一样。

更遑论也是在这里有了燕回这么个宝贝,所有的记忆都在这里,哪里是说走就能毫无牵挂一走了之的。

赵石看着洛水,眼底隐含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随她将目光转向院中的梨树。

梨树已经很大了,初春吐芽,纯白纯白的花瓣如雪落枝头,微风轻吹过,极少的花瓣飘落,如诗如画。

花美,树下人更美!

洛水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子,很难不让人倾心,不说她那日渐柔美绝艳的容貌,只她不同于世俗的绝代风华就足以让人捧出一颗心。

赵石当然不会心无波澜,只是他知道这人不是自己配得上的,从一开始就确定了自己的定位。

他可以是护卫,可以是伙伴,可以是掌柜……无论什么都可以,绝对不可能是携手之人。

赵石从一开始就很清醒,知道不能踏错一步,是以坚定守着管家护卫这个身份。

所有思绪在脑海炸开,也不过一瞬间而已。

赵石说道:“翠山卖给了郑家的对头,铺子也一并卖了,西市的铺子也置办好了,面积不大,但是收益尚可,足以令云家无忧……”

洛水满意点了点头,这样她离开也稍微能放心一些了,欠云家的人情也差不多能还清了。

西市人多而杂,权贵皆对之不屑,有这样一间小铺子,希望云家能好过一些吧!

“你呢?你什么时候走?”洛水一早就散了所有家奴,如今偌大的洛宅只剩赵石一个外人。

如果不是还有最后一些事需要他出面,如今应该就剩下她和燕回了吧。

赵石脊背猛地一僵,几秒后又放松了下来,郑重道:“…我的命是夫人的。”

如果不是眼前之人,他早就死在那个安静的雪夜了,哪里还有今天!

洛水摇摇头,轻声道:“不,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你帮我们母子俩已经够多了。有些恩怨,该解决就解决,余生便为自己活一次吧。”

她不知道赵石曾经历过什么,却能猜到他的前半生必定有太多身不由已,那满身的伤疤就看得出来。

似是看出洛水神色间的认真之色,赵石沉默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才问道:“夫人接下来去哪里?”

“应该会去江南吧!”

得到准信的赵石躬身行礼,正色道:“待属下报得血海深仇,便前去报恩。”

男人说话声音铿锵有力,身体笔直如大白杨,眉眼满是认真。

赵石神情中一瞬间闪过的锋芒没有逃过洛水的眼,奇怪的是她并不吃惊,反倒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他,如利剑般坚韧,而不是之前那个精明干练的掌柜。

“好。”

洛水目送赵石离去,直到男人高大的背影消失。

“保重!”她轻声道,话音刚落就随飘落的梨花,归了土。

要说不舍,当然是有的,将近四年的相处不只是说说,那些无言的陪伴,一路走来,苦乐参半,回想起来让人心中五味杂陈。

当快穿大佬拿了女配剧本
当快穿大佬拿了女配剧本
【1v1甜文】为逃出去,洛水去小世界搜集气运,修复好灵魂。却没想起她在每个小世界都是凄惨女配,“……”洛水淡淡一笑,掀倒了剧本。这炮灰,谁想当就去当,嘛她不干了。而已这个男人怎么回事?自从遇上了他,她就莫名其妙躺赢了!披着人皮的清俊总裁,“对你,是几眼万年,是戒不了的瘾!”武力值爆表的帝王,瞥了眼午门还没干的血,神情冷厉,“皇后会错,错的当然是别人,竟敢指摘朕的皇后?朕会让你们明白花儿为什么这么红!”矜贵无双的玉面世子眉眼温柔如水,“我和你,也不是一时之间,不是一世!”……本想努力搞事业的洛水:“……”瞅了几眼每个山洞两旁暗红色的蜡烛影影绰绰,向参差的墙面上投下斑驳的暗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