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洛墨

第十章志不在此

发表时间:2021-01-14 13:43:13

“真搞不懂,你们抓我干什么,我是一个拖后腿的。”洛老头进冢要我和他一起,就连这个精英众多的盗墓团伙都要抓我,我啊造了孽了。  “所以你是周太子啊!”  开直升机的那个福态男子开玩笑的说着。  “太子不敢当,叫我周公子就也可以了,我叫周墨“你女朋友长得不错哦?”。


推荐指数:★★★★★
>>《洛墨》在线阅读>>

《第十章志不在此》精选:

  坐在直升机上,看着下面逐渐缩小的建筑,这是我第一次坐直升机,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你女朋友长得不错哦?”

  副驾驶上那个精瘦爱笑的男子转头调侃道,搞怪的表情,将逗比表现的淋漓尽致。

  “当然,我们学校校花。”骚看上去没有丝毫紧张,笑着说道,气氛也变得轻松了起来。

  “还是那什么河南省古文物协会主席的孙女。”那个之前在古冢里的男子开口说道,我则是一肚子的怨气,你特么的差点把我女神害死。

  “真搞不懂,你们抓我干什么,我就是一个拖后腿的。”洛老头进冢要我和他一起,就连这个精英众多的盗墓团伙都要抓我,我真是造了孽了。

  “因为你是周太子啊!”

  开直升机的那个富态男子开玩笑的说着。

  “太子不敢当,叫我周公子就可以了,我叫周墨。”

  骚也是接着我的话说了起来“我们都叫他傻蛋,你们可以叫我骚,这个是狗蛋。”

  骚拍着狗蛋的后脑勺说着,前面戴眼镜的男子也开口介绍。

  “他们叫我端,开飞机那个叫熊。”

  还没说完,开飞机那位虎背熊腰的就开始唬唬“你才开飞机呢!”

  端没有理他接着说道“熊旁边那个逗比,是猴;而这个你在冢里应该是见过了,虎子。”

  我感觉这气氛有点不对,我不应该是被绑架了么?怎么还是有说有笑跟一家人似得?

  狗蛋还是老样子扒着机窗向下望,而骚这种一面熟的人物正热和的和机舱里的那些人聊着,我没有怎么说话,因为我很乱。

  单单这一架直升机,我就感觉得到他们的目标应该不止这一个刘家冢。

  “现在带我们去哪里?”骚终于是绕到了正题上。

  “总部!”

  “你们一帮非法盗墓还有总部?”

  “小屁孩……”副驾驶上的逗比猴刚准备说哈,端就打断了,我和骚都注意到了这个端的智商应该不在骚之下。

  “干任何事总要有个规划,做到万无一失才有动手的资格。”

  “这句话我赞同。”

  我又听他们聊了半天,才感觉到飞机在缓缓降落,地面上郁郁葱葱的山脉溪流逐渐浮现了出来,群山围绕下的一个平原上几个临时搭建的非常隐蔽的营地也逐渐进入我的视线。

  直升机稳稳的降落在地上,我们纷纷下机。

  环境很优美,群山围绕,一条清澈的溪流贯穿平原,平原上草虽苦,但暗藏生机,整体环境让人看起来心旷神怡。活了十八年,我竟然不知道洛阳还有这么美的地方。

  平原之上,灰黄的迷彩的军营帐篷像一个个山丘蛰伏在平原上,和荒草连天的平原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本应该努力备战高考的我们现在却做着跟高考毫不相干的事情,虽说有些莫名其妙,但心里依旧有那么一点快感。

  骚表现的尤为明显,伸着胳膊,呼吸着山间的清新空气,根本没把自己当作被绑架来的人。

  而我则是没有骚那么豁达,我想象着现在洛若曦的情况,她一定十分担心我。

  “我们还能回去么?”我开口问着向营地走去的端。

  “会,但时间我也不知道。”端嘴角一抹笑意,他不过二十几岁,戴着眼镜看起来温润而雅,根本让人看不出来是盗墓的老手。

  “我们还能参加高考么?”狗蛋突然开口,这是他上飞机之后第一次开口。走在前面的猴、虎子和熊都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我们。

  话一出口,我和骚也是楞了一下,虽然我对高考寄托的希望不大,但骚和狗蛋都十分看重高考。

  “完成之后,我们可以让你们去任何一个大学,至于高考,要看你们能在六月七号之前回去不能了。”

  说完,我们跟在他们身后,向不远处的一个超大的营帐走去。

  营帐之中,气氛十分安静,只有一条长长的会议桌,和一个液晶屏幕。

  显然正在开会,我们进来之后,所有人都停下了讨论看着我们。

  我、骚和狗蛋惊讶的看着里面的众人,有的西装革履,有的穿着迷彩服,有的则是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下只穿着干练的黑色长袖,整个会议室里足有二十多个人。

  站在荧幕旁边的穿着西装的老头和蔼的看着我们,我心里越来越糊涂了,这是什么情况?完全不像一个贼窝,我猜骚和狗蛋跟我想的一样。

  正在我们摸不着头脑的时候,那个老头竟然朝着我们敬了一个军人礼“华北军区洛阳附属总司令李明!”

  紧接着坐席上的所有人都站起来向我、骚和狗蛋敬了一个礼。

  我傻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

  骚眼疾手快,立马学着老人的姿势回复了一个军人礼。

  我和狗蛋也紧跟着骚做了一个军人礼,但这并不代表我心里的疑问解除了。

  身后,端轻声的在我们背后嘀咕着“我先来点评骚之前的分析,一,这架海豚直升机并不是那个富商购买的五架中的一架,很遗憾你错了;二,你开过这架直升机就知道,这架直升机的优点就在于噪音很小,而且引擎散热性能极佳,所以你又错了;三,你说对了,我们的确在洛阳郊区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四,县城的军用雷达,我们一直都在用,五,我之前已经说过了,狗蛋应该只是围绕着飞机转了一圈。”

  我们三个同时咽了一口唾沫,我想骚的自尊心应该要受到打击了,因为在没有见到端之前,骚一直是我见过所有人中智商最高的。

  老头看着我们,做出了一个十分抱歉的表情“十分抱歉,这次行动太过突兀。不过时间紧迫,我们也不能再等了。希望你们能配合好我们的工作。”

  “我们为什么相信你们?”

  我直接说了出来,老头听了也没有生气,反倒是认真的看着我“你应该就是周墨吧?”

  “嗯。”

  老头将一个光碟放在荧屏下的插槽中“你看完就知道了。”

  视频开始,画面十分模糊,放大之后像素也不高,应该是用手机拍摄的。

  到了第十秒,依旧没有画面,直到第十一秒。

  画面上,我的老爸老妈神色匆忙。

  坐在一个电脑椅上,因为匆忙,影响摇摇晃晃。

  嘈杂的声音完全盖住了老爸老妈急促的声音,我根本没有办法听清。

  而身旁的狗蛋则用他变态的听觉,重复了一遍老爸老妈说的话“我们被囚禁在郑州一个地方,门和窗户都被封锁,得到的信息只有囚禁我们的是一个团伙,还有这个团伙有不为人知的阴谋,自从囚禁之后,食不思饭不香。”

  我已经疯了,老爸老妈不是副主席么?怎么会被囚禁?囚禁老爸老妈的是洛老头?那洛若曦?

  紧接着,又是一段影像。

  狗蛋休息了一下又接着说“周三的时候,朝着太阳的地方传来火车声,后来没多久,待了一会儿就没了。”

  狗蛋说的话视频同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转述的原因,逻辑感有些违和。

  被以为视频就此结束,但几秒之后又传出一句话,这次不需要狗蛋的转述,我听的很清楚“请保护好我们的孩子,他很重要。”

  这是老爸老妈最后一次给刑警大队发送的影像,看完,我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

  狗蛋有些悲伤的看着我,而骚则是埋头不语。

  身后的虎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抱歉,我接到任务就直接去刘家冢文物管理站应职,干完回来的时候我才看到这个。所以在冢里的事情,十分抱歉。”

  “那洛文。”

  老头看着我,脸上满是歉意“十八年前因为一个盗墓集团探索传说中的周朝武灵公墓,导致北邙山发生墓室坍塌事故,洛文的儿子被埋葬在墓室里,他现在不惜一切代价的去完成这个探索。而武灵公墓也正是洛阳文物考古研究所重点调查的项目,所以抱歉我们暂时不会逮捕他。”

  “那洛若曦,就是那次在冢里的那个女孩,会不会有危险?”

  “洛若曦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洛文也从来没有告诉过她的孙女,所以看得出来洛文并不打算让后代沾染盗墓这个东西。”

  听后,我刚有一点点放心,便又紧张了起来。我隐隐约约的想象到,洛若曦还是会跟着洛文去的,因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