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解剖室的咀嚼声

第八章神秘人

发表时间:2021-01-14 13:43:13

要用我的真挚与行动来爱心感化她,让她自愿原则地资金投入我的怀抱。”  昨天孙子强像一如既往,晚上自习结束了后,站在秋风瑟瑟的教学楼下等着他那个日思夜想——就连说梦话也会喊着她名字的“梦里情人会出现。林浩跟王鸿森、李卫三人站在离他十几米的地方远远超过的望着他形单今天孙子强像一如既往,晚自习结束后,站在秋风瑟瑟的教学楼下等着他那个日思夜想——就连说梦话也会喊着她名字的“梦中情人出现。林浩跟王鸿森、李卫三人站在离他十几米的地方远远的望着他形单影只,不由为他感到同情。。


推荐指数:★★★★★
>>《解剖室的咀嚼声》在线阅读>>

《第八章神秘人》精选:

  最近孙子强恋爱了,正与隔壁三班的班花进行着爱情马拉松,不过跑到现在也没有确定关系,但他乐此不疲。他常说,容易得到的东西都是廉价的,不容易得到的东西才是奢侈的。为此他每天晚上晚自习结束后都会跑到教学楼下“站成一尊风中的望妻石”。王鸿森常问他要不要助阵,——因为还有一个人也在追求班花,那人还常常恐吓他,叫他不要对班花有非份之想。——他总是挥挥手,一副很自信的样子说:“靠武力手段得来的爱情不幸福,我要用我的真诚与行动来感化她,让她自愿地投入我的怀抱。”

  今天孙子强像一如既往,晚自习结束后,站在秋风瑟瑟的教学楼下等着他那个日思夜想——就连说梦话也会喊着她名字的“梦中情人出现。林浩跟王鸿森、李卫三人站在离他十几米的地方远远的望着他形单影只,不由为他感到同情。

  “人家都说恋爱中的孩子是白痴,以前我一直持着否定的态度,但现在我相信了,孙子强就是典范。你们说他每天都站在教学楼下立成一尊风中‘望妻石’他不累吗?”王鸿森打破了三人的沉默,率先开口道。

  李卫深吸了一口气,说:“如果累了能换来爱情,那么还算值得,可这压根底就是他拿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人家还不领他的情。我看他这爱情八成没有结果。”

  “我说李卫啊李卫,我真怀疑你跟孙子强两人是不是从小一起长到大的‘青梅竹马’,不然有你这样把自己兄弟的爱情算的这么死的吗。”

  “我这说的不是事实吗,人家根本就不爱搭理他,只是他一相情愿。我可怜的子强,为什么暖烘烘的宿舍不呆,偏要这么执著在秋风瑟瑟的教学楼下等他那没有结果的爱情呢!”李卫注视着依旧立在教学楼下的孙子强,眼神里流露出同情地说道。

  “哟!心疼了?”王鸿森一脸坏笑地看着李卫说,“你们两该不会搞基吧?说,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李卫白了他一眼,说:“去你的,你才搞基呢!我只是为他这样做而感到不值。”

  一直没有说话的林浩接了一句:“说真的,我也为孙子强这样做感到不值。怎么说呢,爱情这东西虽然我也不懂那么多。但我知道爱情这东西需要你情我愿,双方如果有一方不喜欢对方,另一方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当然也有奇迹会出现,但这种机遇很渺茫,几乎在小数点后面。”

  “看不出来啊。我亲爱的爱情分析家,你能不能也帮兄弟我分析一下爱情的结果,兄弟我最近也恋爱了。恋爱对象是某某某。”王鸿森嬉皮笑脸地对林浩说道。

  林浩假装打了个哆嗦:“我说王鸿森,你恶不恶心啊。你千万不要喜欢上我,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可人家就是喜欢你嘛。”王鸿森的演技可不比专业演员差,不去当演员可真是屈才了。

  林浩见王鸿森演得怎么投入,实在不忍心叫停他,于是他用手挑起了王鸿森的下巴,来了个将计就计:“骚娘,瞧你那点儿姿色,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而且说起话来不比‘铜锣’差,简直‘无一可挑’。本大爷我不喜欢你,你被拒绝了。现在你是要偷偷躲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哭呢,还是跟对面那小哥一样(他指着孙子强)站在这里等成一尊‘望夫石’?”

  “大爷,能给小女子第三条路选吗?”王鸿森继续演道。

  “这位‘小女子’,大爷我乃是粗人一个,大字也不识几个,脑筋还时常转不过弯来。能打个比如吗?”

  “比如跟你上宿舍。”

  “我靠!你这骚娘也太不知道羞耻了吧!都给人家拒绝了还要跟人回家,这要传出去叫本大爷以后怎么在江湖上混呐。”

  “哈哈哈!你们俩……你们俩演的实在太逗了。依我看,下次学校有什么娱乐节目,你们俩报名去演小品算了,保证爆笑全场。”李卫看着看着突然大笑了起来,说道。

  林浩也笑了笑,说:“我的灵感来自于王鸿森,是他赐予了我的演技。”

  “嘿嘿!过奖了,大爷。”王鸿森笑着说。

  “言归正传,咱们该回去了。总不能在这看着孙子强吧。”林浩说完正要和王鸿森跟李卫回宿舍,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一个身影从他眼睛掠过,消失在解剖楼的入口。那人进解剖楼了。

  林浩想了想:这么晚了还有谁会进入解剖室楼呢,难道他没有听过解剖楼的故事吗?他会不会就是那个传说中杀人于无形的变态杀人魔?还是哪个怀着好奇心的学生想进去一探究竟?想到这,林浩一机灵,对着同行的王鸿森跟李卫说:“我的笔记落在教室里了,你们先回去,我得辗转回去拿。”

  “这么晚了你拿笔记干嘛?难不成你回去还想复习吗?”王鸿森问。

  “是啊。”林浩说完没等王鸿森回答,调头就跑了。

  林浩在教学楼附近逗留了一下,等王鸿森他们走远了,他才朝解剖楼跑去。

  走道上虽很黑,但依稀可以看到刚才进来的那个人的轮廊。他站在解剖室门前,久久没有要推开门的意思。他似乎在想要不要进去,又似乎他发现了后面有人跟这他。

  正当林浩揣摩着他在想什么时,从前面传来了一声“嘎吱”的呻吟声。那人推开了门,然后走了进去。

  林浩连忙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解剖室的门没有关,敞开着。也不知道是那人太大意还是他已经知道后面有人跟着他,特意把门开着,等后面的人钻进来。但林浩也没有想到这一点。他靠在解剖室门旁的一块墙上心里起伏不定地思考了一下:“那人这么晚造访解剖室,会是来干吗呢?还是说他也是跟自己一样,怀着好奇而来的?他踌躇了几秒,最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决定进去一探究竟。

  为了不惊动那个人,他将鞋脱了下来。冰凉的地板顿时传到了他的身上。他不由打了个哆嗦,然后伏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走进了解剖室。

  解剖室里除了静与黑!剩下的就是那个熟悉的味道了——福尔马林交杂着消毒水味。然而让林浩感到恐慌的是静。明明就有人进来,为什么解剖里像在他还没进来之前仿佛没人造访过一样!林浩虽害怕,但他并没有要放弃。他沿着摆放有序的解剖台慢慢的走了过去。

  林浩把整个解剖都找了一遍,但并没有看找到刚才进来的那个人。他站直了身,心想道:“奇怪,刚刚明明就有一个人走进来了,怎么就不见了娜?难道那个不是人?不,我的上帝啊!我怎么会这么想呢?但事实那个人确实消失在解剖室里了。”

  林浩一脸沮丧地转身就要走了,就在这时,从他身后响起了一阵阵类似嚼食肉类的咀嚼声!

  那声音很近,林浩甚至敢肯定,那咀嚼声是在他身后不到一米处发出的。他不知道现在是要立刻跑出解剖室,还是回过头去一探究竟。就这样他站在原地足足思考了一分钟之久,最终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回过头一探究竟。

  他几乎以最快的速度回过了头,但那一刹那,他整个人定格住了。时间仿佛在那一刻疑固了。终于他的表情开始有些变化了,慢慢的扭曲了起来,嘴巴也在放大着。就在那千钧一发时,嘴巴突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解剖室的咀嚼声
解剖室的咀嚼声
广兴医学院。说起这所医学院,如果,很值得一提的是解刨室了。自1997年以来,就有七人匪夷所思殒命于解刨室里。据传,这些人的死相都完全相同:五官被扭曲,面目狰狞;胸膛被割开,心脏被未明“生物”慢慢咀嚼得支离破碎。此外除了一个幸免于难于难的学生,但自从那夜从解刨在这个秋风瑟瑟的午夜,医大的学生都酣睡在梦乡里了,只有梁伟一个人站在黑暗中,眼色里流露出恐慌、不解地望着一栋白色三层的解剖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