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10)那是曾经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1

“是。”马钊打转儿方向盘,心有惴惴,敢多言。厉皓承转头望着窗外急速闪现出的暗影,眸色深邃难辩。车迅速停在公寓下面,厉皓承今天晚上喝了不少,下车后时脚步趔趄了一下,马钊忙厉皓承扭头望着窗外飞速闪过的暗影,眸色深沉难辨。。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10)那是曾经》精选:

“是。”马钊打转方向盘,心有惴惴,不敢多言。

厉皓承扭头望着窗外飞速闪过的暗影,眸色深沉难辨。

车很快停在公寓下面,厉皓承今晚喝了不少,下车时脚步踉跄了一下,马钊忙上前扶住他。

“厉总,我扶你上去。”

厉皓承摆摆手,“你回去吧。”

马钊欲言又止,终究只在心底叹息了一声离开。

家里黑漆漆的一片,他推开卧室的门,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她的身影。

曾几何时,这个家,无论多晚,总有一盏灯为他亮着,等着他,他只觉得厌烦。

如今她终于不再为他亮灯,他的心头有一角,却空落落的,说不出来的落寞。

早上白晓回到家,里头空寂的一片,熟门熟路的朝楼上卧室走去。

然而,尼古丁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客厅。

他居然回家了?

白晓顿住脚步,想起电话里那个女人暧昧的话,心像被一只无形大手攫住。

不等她说话,他率先开口,“夜不归宿的人还知道回家,厉太太,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

偌大的客厅,回荡着他微冷的讽刺声音,像一根细细的针,扎在她的皮肤上,扎进她的心里。

白晓站在沙发几步之遥的位置,微微睁大疲惫的双眼,看见厉皓承张唇呼出的圈圈白雾,在夜色中缭绕笼罩着他轮廓分明的脸,却依旧遮不住他眼底那抹冷意。

“比起你厉少,这个时候还回家,还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她冷静反击,“我以为你已经乐不思蜀了。”

“怎么?”厉皓承从沙发上起身,夹着烟一步步走近不错,将含住嘴里的烟喷在她的脸上,“厉太太这是吃醋?”

白晓被尼古丁呛得一阵轻咳,两道秀眉紧蹙,眸光冷然望着他说,“吃醋?呵,厉皓承,你是不是高估了自己在我这里的位置?”

一句话重重砸在厉皓承的心头上,他一手掐住她的下颌太高,低头俯近她,两人的脸在彼此眼中放大,清晰瞧见对方眼里的冷意。

厉皓承戏谑的眼神带着薄怒,紧绷的声线带着浓浓的轻蔑,“当初千方百计的嫁给我,不是为了我这个人,难道是为了我的钱?你白晓,你什么时候会缺钱?”

被一语戳中弱点,白晓的双手攥成拳。

是的,当初是她做梦都要嫁给他,是她爱得无法自拔,是她将两人一起捆绑在一起的。

嫁给他,是因为爱!他却用利剑将她的爱情坎成碎片。

“怎么不说话了?”见她抿唇不言,厉皓承心里生出痛快来,“无可争辩了?”

“呵……”白晓低低的笑了,眼睛弯成月牙,遮住了眼底深处的伤痕,“你也说,是当初!”

她抬手,轻轻抚上那张她爱慕了8年的俊脸,笑意迷离,清冷的嗓音在呼吸间缓缓漾开,“厉皓承,你听着,曾经的我,是爱你没错,但是!”

她顿住,话锋瞬间变得凌厉而决绝,“那仅仅是曾经!如今的我,早已不是曾经的白晓!”

厉皓承心头一紧,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他低头,覆盖住她的唇,亲昵的吻了一下,似情人低喃,“是吗?”

白晓的心陡然轻颤,一股寒意从脚底油然而生,甚至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她望着眼前这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发现自己从来就不曾了解过他。

她保持着灿烂似花的笑脸,压住喉间的酸涩,问他:“是不是,还很重要吗?”

她的话,令他一怔,猛然用力将她推开。

厉皓承居高临下睥睨着她,带着与生俱来的霸道,目光凛然,薄唇微掀,冷冷说道:“不重要!”

她脸上带着笑意:“那就好。”

“白晓你最好,记住今天所说的话,没准哪天,你就不在是厉太太了!”重话掷地有声,他转身摔门而去。

厉太太?呵,还真是好笑,这个位置什么时候真正属于她了?

白晓浑身发软的跌落在地,脸带着凄凉的笑,明明是炎夏,她却像是在寒冬。

……

翌日,白晓在夺命连环扣下渐渐醒来,这一睡就像是睡了一个世纪一样,她接起电话。

电话里范之晨咆哮着,“小白,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挂了。”

“没事我就挂了。”说着白晓就准备挂电话。

“哎……别急,你来趟画室有事找你。”

听见范之晨在电话里喊着,白晓就直接挂断电话,换了身衣服开车去画室。

白晓一身休闲装来到画室,淡薄的日光瞬间洒满一室,坐在沙发上,“最近没什么事吧?”

“老大,你今天的气色很不好,该不会是因为吃了烧烤吧?”赵甜儿见她一脸疲惫的脸,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我记得怀孕的人是不能吃烧烤和啤酒的,你没事吧?”

“啪!”白晓一巴掌拍在了赵甜儿的手上,“你那么闲,我派你去把李先生的那个项目拿下,如何?”

赵甜儿悻悻然,摸摸鼻子识趣的不再吭声。要知道,这位老大报复心理不是一般的强。

“对了欧洲回来的那一批名画回来了,记得告诉我。”

“好的。”

见她还杵在那,白晓抬头眯眼,“还有事?”

“老大,你该不会真的有了吧?”赵甜儿纠结了半天,盯着她的黑眼圈,心里好奇到要死!

白晓翻了个白眼,手指着门口,“出去!”

“啧,怀了孕的女人惹不起啊。”赵甜儿呲牙咧嘴的拉开门,一道挺拔的身影正站在门口,“范总!”

范之晨颔首微笑,“你去忙吧。”

“是!”

白晓坐在位置上伸手拂在额头上,“甜儿这丫头,一见你就规规矩矩的,在我面前,就是个疯丫头,到底他是谁的助手啊?”

“官大压人,你不知道?”范之晨笑了笑坐在沙发另一端。

“是,是。”

“有了?”

范之晨高深莫测的瞄了下她的小腹,白晓一愣,顿时哭笑不得,怎么都关心她的肚子了?

“没有!”白晓没好气的说,“你什么事用得着您给我夺命连环扣啊?”

“晚上有一场商业聚会,你作为我的女伴陪我参加。”温和的声音,又带着几分不容置喙的霸道。

白晓拧着眉,薄唇紧闭。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