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前夫请排队

(11)被维护的不是她

发表时间:2021-01-14 15:32:11

白晓眉头拧得很厉害,“非去不可以?”范之晨沙哑的轻笑,“就当是帮我的忙,白女士可愿赏光?”白晓扬唇,“勉为其难。”……晚上下班后,白晓去了美妆造型,报名参加商业聚餐,安全的考虑礼……。


推荐指数:★★★★★
>>《前夫请排队》在线阅读>>

《(11)被维护的不是她》精选:

白晓眉头拧得厉害,“非去不可?”

范之晨低沉的轻笑,“就当是帮我的忙,白女士可愿赏脸?”

白晓扬唇,“勉为其难。”

……

下班后,白晓去了美妆造型,参加商业聚会,出于礼貌和需要,她必须改头换脸。

范之晨来接她的时候,见到换下休闲装的白晓站在落地镜前,眼底露出惊艳。

“走吧,我的女王。”伸出手,让她挽上。

这边的晚会还没有开始,大厅内已经是名流云集,觥筹交错间,白晓好像还看到了好几个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熟悉面孔。

这到底是一场怎样的晚会?对于白晓这个常年不怎么关注时尚圈的宅女来说,实在是一场视觉上的饕鬄盛宴。

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这个晚会还有很多个帅哥。

孔子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白晓爱一切美男,正太,以及绝色。

这也是为什么白晓喜欢上厉皓承的原因,当初就是因为他的外貌,所以她才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他的。

“小心你的口水把这里给淹了,再四处乱瞟,小心厉皓承把你眼睛扣下来钉墙上,让你天天看帅哥。”

范之晨的声音永远比六神花露水还提神,他的一句话就直接打破了白晓所有的幻想。

白晓白了他一眼,堆着假笑,陪着他与人打招呼,言谈举止之间,有说不出的优雅。

“范总好福气,手里有这么一位年轻貌美,又才华横溢的画师。”

范之晨与他们碰杯,未曾开口,白晓已抢先回应:“李先生谬赞了,白晓有今日,也是多亏了各位支持。”

“白小姐谦虚了。”

“看来为了防止被撬墙角,回头我得给白画师加薪才行。”

众人哈哈一笑。

“是厉少和白梓娜!”李先生太眼见看见他俩,霎时沸腾起来,仿佛见到了一颗巨大的钻石,扎堆推搡。

白梓娜盈盈一笑,眸光如含秋波,那温柔的小酒窝,绝对能迷倒一片男人。

白晓挽着范之晨的手无意识的用力,捏痛了范之晨而不自知。

“女王陛下,力道轻点,你这是要谋杀老板吗?”范之晨垂首靠近她耳际,带着几分笑意,眼角余光却是瞥向了厉皓承。

白晓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将堆砌在胸口的抑郁轻轻呼出,意识到自己失态,她抱歉的笑了笑,故作轻松的说:“你活该,谁让你坑我。”

“怎么你的老公要来,难道不知道?”范之晨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你是故意的!”白晓眼底蕴含着微微怒意,他明明就知道她和厉皓承的事,却老是用这些是来证明一下她的分量。

“别怕,跟着我就好。”范之晨轻拍她的手背。

有人不小心的撞到了白晓,没站稳朝范之晨扑过去。

范之晨伸手揽住她的腰肢站稳,白晓欲避开,他却柔声道:“他在看。”

白晓一动不动,隔着这么一段距离,仿佛燃烧的火炬焦热烤在她的身上。

她苦笑,“如果介意,他也不会等到现在。”

“是吗?”范之晨漫不经心的笑。

……

白梓娜主动挽着厉皓承的手迈步走到他们面前,外面一片和谐,这四人之间却火花四溅。

白晓挽着范之晨的手,上下打量着白梓娜,低低一笑道,“呵……厉总,您还真是不挑剔,先是陪酒女,现在是姐姐,竟然你那么风流要记得检查身体,以免带了脏东西给姐姐就不好了!”

现在除了几个熟悉的人以外,还没有人知道厉皓承已经结婚了,所以他的身边站的是谁都可以,就是不可能是她白晓。

逆光里,厉皓承的脸蓦地一沉,两人彼此眼神交锋。

厉皓承忽然弯腰靠近她的脸,眼眸迸发着寒光,唇角扬起一抹讥讽,用恰好让四人都可听见的森冷语调说,“既然嫌弃我脏,那你怎么又心甘情愿倒?”

白晓抿唇,觉得空气稀薄,呼吸苦难,她点头,笑得凉薄,“看来我是该去医院好好检查。”

抬眸看着厉皓承身边的白梓娜,“姐姐,你记得去检查检查,免得得了什么不治不好的怪病就不好了。”

厉皓承见她丝毫不动怒,顿觉得寡然无味,单手抄进裤兜。

这时一旁的白梓娜柔柔的出声:“妹妹的牙尖嘴利,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让人叹为观止。”

白晓眸光微冷,睨向白梓娜,“姐姐,我跟他说话的时候,你最好是不要插嘴,到时候别人知道了你的身份,以免尴尬!”

白梓娜笑脸顿僵,反倒是厉皓承出声维护:“白晓,凡事适可而止,才不会惹人厌,还有她是你姐,别忘了你的身份。”

冷冷的语调,毫无感情。

厉皓承说罢,携着白梓娜潇洒转身,仿佛与她不过是一陌生人。

白晓盯着那一对身影,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纵使她早有准备,他这般当众维护白梓娜的举止,还是伤到了她。

如果当初,她坚持举行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厉皓承明媒正娶的老婆是她白晓,那今天,他是否会顾及厉家和天昊集团的门面,让她站在他的身侧,哪怕只是作戏。

“就这样你就被打败了?”一直在她身边沉默看戏的范之晨唤回她游走的魂。

白晓搭在他臂弯的手狠狠掐住一块肉,用力一捏,瞪他,“如果不是你,我用得着被人这样羞辱?”

范之晨蹙眉轻笑,毫无脾气的说:“也不知道当初是谁说,为爱盲目一次的,我跟叶馨怎么都劝不住。怎么,现在是怪我?”

一时间白晓竟无法反驳,故意说着气话:“哼,下次再有这样的事,你还是让叶馨来吧。”

……

陪着范之晨一番虚与蛇委之后,他长臂虚虚扶着白晓的纤腰,将她带到甜品区,甚至体贴的挑选了她喜欢口味,送到她手里。

白晓目光坦荡的接过,眼睛的视线却是瞥着范之晨,眼底盈着清浅的笑意,“学长,我觉得你找我来演戏,简直就是自掘坟墓,我这等身姿容貌,人家半分都比不上啊!”

发现范之晨的视线越过她的脸,投在了她的身后,缓缓回过身,那清艳脱俗的女人,已然站在她的身后。

“之晨,白晓,好久不见。”女人浅露微笑。

前夫请排队
前夫请排队
白晓终于等到娶了厉皓承,我以为的幸福和快乐婚姻,竹篮子打水只但是是家人的被出卖,爱情的阴谋,更有甚者最后连她的肚子也不放过我!心灰意冷的白晓毅然决然后转身离开了,却在多年后再度与厉皓承再次相遇,推开门看着那个属于他们的房间里,一男一女在床上的画面,让白晓不经有些作呕。。…